首任特首董建華:SARS是任內最悲痛回憶

2008年10月08日02:12  來源:

  談創傷:

  “SARS是任內最悲痛的回憶”

  1998年,就在董建華上任一年後,金融風暴猝然而至。接踵而至的SARS疫情更是雪上加霜,每憶及此,董建華語氣低沈,眼神中仍充滿著難以用筆墨形容的哀傷。

  記者:這10年是香港挑戰和機遇並存的10年,尤其是您在任的前7年,驚心動魄的挑戰接踵而來。

  董建華:當時的香港經濟在金融風暴的摧折下飄搖,利息不斷上升,樓價快速下跌,對普羅大眾造成極大影響,消費信心低沈,香港因而進入長時間的“通縮”。

  其後的SARS疫情,令情況變得更為嚴峻。SARS是我在任期間內心最悲痛的回憶。當時,每天看到報告,看到多少人受感染,多少人死亡,心裏的難過講不出來。身為香港的當家人,我的責任最大……

  記者:您當時心理壓力非常大吧?

  董建華:中央及時給了我支持。同年4月份,剛上任不久的國家主席胡錦濤南下廣東,在深圳會見我。他十分關心香港,更特別提出了許多有關SARS的問題。我至今仍很難忘,胡主席回到北京後繼續親自關心此事,從醫療設備到加強疫情溝通機制,都直接過問、了解。在他的指示下,在很短的時間內,我們需要的防護物資就都運來了。

  談復蘇:

  “2001年已在構思CEPA簽訂”

  除了難言的悲傷,回憶中也有讓董建華眼神清亮的情節。說到CEPA的簽訂和其後香港經濟的持續復蘇,當和記者談到香港走出低谷,已經連續15個季度錄得經濟增長時,他睜大雙眼,一臉興奮的表情。

  記者:讓經濟復蘇,CEPA的簽訂被認為是當時很重要的一步棋,幕後有什麽故事?

  董建華:實際上,我很早就開始把眼光投註到經濟正高速發展的內地。這是考慮全局後,恢復香港經濟的唯一路向。CEPA是在2003年6月簽署的,但其實早於2001年便已有這個構思,我當時向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及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镕基提出,得到了高度肯定。幸好,透過CEPA、個人遊等措施,香港經濟一步一步重上軌道。我看到,自2003年第3季度以來,香港經濟已經連續15個季度快速增長。這是最讓我開心的。(笑)

  核心提示:董建華,今日的全國政協副主席、香港前任特首。回首10年,他百感交集。面對香港市民對他的“好人”評價,他的心情最為復雜,堅持仍會做個好人埋頭苦幹。如今董建華依然每天伏案工作8小時,對人生則只有一個心願——盡快走遍神州大地的每個角落。

  談回歸:

  “受江澤民主席囑托鄭重介紹卓琳”

  對話中記者問到董建華10年中最難忘的瞬間,他不假思索地作答。1997年6月30日午夜的香港政權交接儀式,當五星紅旗伴隨著莊嚴的中國國歌冉冉升起,英國“米字旗”徐徐降下,董建華熱淚盈眶。

  記者:在那個儀式上,您可以說是主角。我不知道您的心情和別人有沒有什麽不同?

  董建華:那一刻我仰視著升起的國旗,心情激蕩。事隔多年了,這一幕我一點都沒有忘記過。作為特區成立後第一任行政長官,我更加真切地感受到自己肩負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使命的分量。

  記者:在回歸慶典上,我們記得一個細節,您特意鄭重介紹卓琳女士,引來全場掌聲。

  董建華:(笑)你們也記得那陣經久不息的掌聲?其實那不是“臨時起意”的,國家主席江澤民在慶典開始前對我特意做了囑托。

  我對卓琳的介紹中,寄托了港人對鄧公的無限敬意及追思,也是希望透過卓琳聊慰鄧公未竟的心願。當時我話音剛落,卓琳站起身來時,整個大廳掌聲雷動,實在難忘。那不是事先預演的場景,是發自與會者由衷的敬意,他們用雙手拍打出同一個訊息——鄧公,香港終於回歸,您老人家當可含笑九泉!這個片段,是整個回歸慶典中最動人的鏡頭,至今仍令人津津樂道。

【作者:邱瑞賢 竇豐昌 丘萍菲 張建華 來源:大洋網-廣州日報】 (責任編輯:董文)
熱點
推薦
我有話說  已有0條網友評論,點擊查看全部評論
  匿名發表
  
如果您還不是和訊註冊用戶,請先註冊
誰在說
理財產品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