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景

  在G20倫敦峰會召開前的一周內,中國人民銀行網站上連續登載出三篇署名為央行行長周小川的文章。其中關於將IMF的特別提款權(SDR)發展為超主權儲備貨幣的倡議引發了激烈的討論。

 3月23日:改革貨幣體系 建超主權儲備貨幣
 3月24日:駁斥中國高儲蓄率致金融危機說
 3月26日:金融體系需安排更多逆周期監管

和訊調查
 1、您是否支持創設超主權儲備貨幣取代美元地位?
支持
不支持
不好說
 2、您認為G20倫敦峰會能否在改變國際貨幣體系方面達成共識?
不能
不好說
 3、從長期來看,您認為中國在美資產是否安全?
安全
不安全
不好說
  
激辯全球新儲備貨幣
央行行長周小川提議創造超主權儲備貨幣
  周小川建議通過創造一種與主權國家脫鉤、並能保持幣值長期穩定的國際儲備貨幣,超主權儲備貨幣不僅克服了主權信用貨幣的內在風險,也為調節全球流動性提供了可能。[詳細]
【最新支持】
   ·俄羅斯拋大膽主張:發行新全球儲備貨幣
   ·巴西認為中國提出國際儲備貨幣建議有效且恰當
   ·香港特首曾蔭權放話考慮港元與美元脫鉤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認為中國建議合理
   ·聯合國經濟學家呼籲建立新全球貨幣儲備系統
【分析】
  郭田勇:周小川建議會在一大批國家間得到支持
【背景】
  美聯儲“印鈔” 美元貶值影響我國美元資產安全
奧巴馬:美元依然堅挺 沒必要設新全球貨幣
  作為對周小川建議的回應,美國總統奧巴馬面對公眾時再次堅定了美元強勢的信念,稱美元眼下格外強勁。他稱,全球投資者將購入美元視為安全投資,而美國經濟則更為穩健。[詳細]
【最新支持】
  ·澳大利亞總理稱美元地位無可爭議
  ·歐盟回應周小川:目前只能維持貨幣體系現狀
  ·美聯儲前主席:中國買美元心甘情願 不要推卸責任
  ·伯南克批評中國創建新國際貨幣建議
【美財長態度有反復】
  【開始】蓋特納表示願探討國際儲備貨幣 美元匯率隨之“抽搐”
  【改變】蓋特納改口稱美元將長期保持全球儲備貨幣地位
【分析】
   G20峰會前的“貨幣戰爭” 美聯儲收購國債意圖何在
周小川一周連發三文
  文章一:《關於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思考》 時間:3月23日
觀點一:當前國際貨幣體系存內在缺陷
  此次金融危機的爆發並在全球範圍內迅速蔓延,反映出當前國際貨幣體系的內在缺陷和系統性風險
觀點二: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理想目標
   創造一種與主權國家脫鉤、並能保持幣值長期穩定的儲備貨幣,避免主權信用貨幣作為儲備貨幣.
觀點三:改革應從循序漸進尋求共贏
  改革應從大處著眼,小處著手,循序漸進,尋求共贏
觀點四、由IMF集中管理成員國部分儲備
  不僅有利於增強國際社會應對危機、維護國際貨幣金融體系穩定的能力,更是加強SDR作用的有力手段
  文章二:《關於儲蓄率問題的思考》 時間:3月24日
觀點一:東亞國家和產油國儲蓄率高原因多重
   包括:a.民族傳統 b.文化因素 c.家庭結構 d.人口結構和經濟增長階段。
觀點二:中國政府降低儲蓄率的意圖明確
  2005年以來中國將擴大內需、刺激消費作為基本國策,其綜合效果必然是降低儲蓄率,
觀點三:亞洲金融危機對東亞儲蓄率影響大
  東亞國家的高儲蓄率和外匯儲備,是對掠奪性投機的被動防範。
觀點四、解決儲蓄失衡問題需要綜合藥方
   高消費-低儲蓄的經濟增長模式難以持續,但當下非美國提升儲蓄率最佳時機,需同時平衡刺激消費和恢復經濟增長。
改革金融體系需安排更多逆周期機制
  文章三:《關於改變宏觀和微觀順周期性的進一步探討》 時間:3月26日
觀點一:全球金融體系過度依賴評級機構
  信用評級業由少數幾家大型機構主導,它們疊加在一起產生了強大的周期性力量。
觀點二:金融體系需安排更多逆周期機制
  目前市場結構蘊涵了一些值得關註的順周期性特征,在應對當前危機、改革金融體系時應予以解決。
觀點三:中國宏觀調控初見成效 有回暖跡象
   中國宏觀調控政策已初見成效,一些先行指標有回暖跡象,經濟增速過快下滑局面基本遏制。
觀點四、可授權調控單位以非常規手段應對危機
  各國政府和立法機關也可能考慮事先授權財政部和中央銀行在特定危機情形下采取非常規手段控制系統性風險。
人民幣兌美元走勢(截止2009-3-27日)
 
應對金融危機 人民幣區域化進程加速
 
2008年12月12日 與韓國央行簽署了規模為1800億元的雙邊互換框架協議
2009年1月20日 與香港金管局簽署了規模為2000億元的人民幣互換正式協議
2009年2月8日 與馬來西亞央行簽署了規模為800億元的雙邊本幣互換正式協議
2009年3月9日 央行行長助理郭慶平介紹,國務院已經確認,人民幣跨境結算中心將在香港進行試點。具體的試點方案和辦法目前還在研究,尚未出臺。
2009年3月11日 與白俄羅斯國家銀行簽署規模為200億元的雙邊本幣互換正式協議
2009年3月24日 與印度尼西亞央行簽署規模為1000億元的雙邊本幣互換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