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池子論”引市場熱烈猜想

2010年11月11日10:40  來源:上海商報  作者:張淑賢  

  央行行長周小川日前提出了一個新穎的觀點:將通過總量調控對衝熱錢,把短期投機性資金放進一個“池子”,等撤退時將其從“池”裏放出,從而避免衝擊實體經濟。但是,周小川並未對他設想的“池子”詳加說明。到底什麽樣的“池子”適合於鎖定熱錢?這成為本周市場各界競相猜測的謎語。

  池子為股市或期市不靠譜

  在“池子論”誕生初期,市場普遍認為這個“池子”就是股市。“相對於房地產和農產品市場,目前將熱錢圈在股市中的安全性系數比較高。”國元證券(000728,股吧)首席策略分析師康洪濤日前接受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這是由於目前樓市正遭遇二次調控,不允許熱錢大規模進駐,而農產品價格已經衝上了天,通脹壓力非同一般。”

  然而,市場對此隨即便提出質疑,“海外熱錢的性質,一定是投機的,來得快去得也快,境內市場能經得起這樣的衝擊嗎?”申銀萬國研究所首席分析師桂浩明如此表示,“股市的大幅度波動,同樣對實體經濟會帶來衝擊,而且這個衝擊還不小。”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金融學教授孫立堅在接受商報記者采訪時直言,“把池子比作股市根本不靠譜,熱錢撤退後必然留下滿目瘡痍。”

  東方證券報告也指出,我國的股票市場與中國的實體經濟是相通的,大規模的外來資本進出A股,本身就會對中國的宏觀調控政策產生顯著的幹擾,並影響我國宏觀經濟的穩定運行。

  該券商同時指出,特別是熱錢集中撤出A股時,股市的暴跌可能會極大地傷害廣大中小投資者的利益,造成大量的民間財富毀滅,這與黨的十七大提出的保護居民的財產性收入、擴大內需的理念是背道而馳的,“所以A股不太可能是央行所選定的池子,因為它不具備風平浪靜的特征,不太會成為一個理性、有倫理的政策選項。”

  人民幣匯率理財產品望入選

  相比較“池子”為股市的不靠譜,市場則認為,“池子”為人民幣理財產品的猜測或有些準頭。“銀行業還有一張牌,那就是設計出以人民幣利率為基準的金融衍生品,時間可為一兩個月。”國元證券分析師康洪濤對商報記者表示,“熱錢主要是為了博取人民幣升值和利差,只要產品設計能滿足這兩個要求,不排除能將大部分熱錢圈住。”

  據業內專家測算,人民幣兌美元一年升值預期為3%-5%,與目前一年期存款利率2.5%相加,如果再算上明年有可能繼續加息50個基點,預期的無風險收益可達5.5%-8%,這對於熱錢而言已是相當不錯的收益。

  康洪濤進一步分析指出,由於人民幣匯率理財產品具有期限,“到期後熱錢就讓其兌換成美元離開,從這個角度看,人民幣匯率理財產品顯然符合了周小川池子論中對熱錢的可控性。”

  東方證券研究報告也指出,“池子”應該是類似於中國的商業銀行向海外投資者發行的人民幣理財產品類的理財計劃或信托類產品,可以投資於存款類產品,也可以投資於國債、企業債或者是商業票據類的產品。實際上,央行今年上半年已經在香港等市場發行過類似的理財產品。

  東方證券報告還指出,“池子”的提法可能預示著我國在不久的將來會有限度地開放資本項目下的可自由兌換,“預示著中國的外匯管理政策可能逐步由堵向疏轉變。”

  或為將熱錢圈在公開市場

  一位不願公開身份的券商固定收益人士接受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池子”最大可能是公開市場操作,“在人民幣公開市場操作,央行其實在外匯市場也有個公開操作,即是讓國有大行在外匯市場上買賣美元,借以達到回籠或投放的目的。”

  該固定收益分析人士告訴商報記者,一旦熱錢大規模流入,央行便可以在國內的人民幣公開市場回籠人民幣資金,同時指示國有銀行在外匯市場買入美元,“這就是左手出右手進的道理。”

  從歷史經驗看,公開市場操作回籠的資金量基本上與當月的外匯占款規模相當,隨著入境熱錢規模的擴大,央行公開市場回籠貨幣力度或將加碼。

  “除了在公開市場上回籠資金之外,央行也可以通過存款準備金率和定向央票回籠人民幣資金。”這位固定收益分析師對商報記者表示,“總而言之央行是要將熱錢圈在公開市場上,進而達到收放自主的目的。”

  熱錢也可引向銀行間市場

  話音未落,昨日傍晚時分,央行緊急宣布,自11月16日起,上調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這較此前市場傳聞的僅部分銀行被實施差別存款準備金率範圍有所擴大。“此舉或從側面驗證,熱錢流入速度有所加快。”分析人士對商報記者表示。

  據香港媒體報道,目前大約6500億港元的熱錢囤積香港,正伺機進入內地,著名國際炒家索羅斯在港成立的基金公司已獲香港投資牌照,資金規模可能接近100億美元,而其投資的標的不僅僅在香港,更是背後幅員遼闊的中國內地。

  復旦大學金融學教授孫立堅則表示,不排除央行將熱錢堵截在銀行間市場,“我國銀行間市場資金量非常大,即便熱錢湧入也不能掀起較大的風浪,就如同美國的國債市場,它是永遠不害怕熱錢湧入的。”

  統計顯示,今年前9個月,銀行間市場債券發行量就達7.9萬億元,其中僅9月份發行量就達9206億元,當月僅22個交易日共發生結算15.82萬億元,而截至9月底,銀行間市場債券托管規模就高達20.02萬億元。

  “銀行間市場不但資金規模大,動輒幾千億元的熱錢進來料對銀行間市場不會造成較大的衝擊。”市場分析人士稱,“即便出現了一些問題,銀行間市場參與者均是商業銀行等機構,央行也可以動用窗口指導等進行控制。”

  “池子論”或僅為亮明監管態度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金融學教授孫立堅日前對商報記者表示,“周小川的蓄水池論不一定是可操作的做法,或許僅是亮明一個態度,即外管局加強監管的代名詞。”在孫立堅看來,我國管理層目前的態度是,熱錢進來是可以的,但外管局肯定要知道來龍去脈,“異常交易資金外管局早就在監控之中了”。

  “池子論似乎在告誡熱錢的主人,來吧,我們已做好監管的準備。”一位不願公開身份的業內人士對商報記者表示,“從這個角度上理解,周小川所謂的"造一個池子套住熱錢"或並非真的指一個池子,而是一個比喻。”

  東方證券報告也指出,由於“池子”的說法是周小川在我國重啟加息後的講話,市場也可以理解為周小川行長在暗示中國未來將會有連續加息,熱錢可能會有比較可觀的套利空間,央行需要為可能的跨境資本套利未雨綢繆。

  “央行希望將熱錢流入和流出的條款和時間進行約定,進而達到專款專用的目的。”國元證券分析師康洪濤對商報記者表示,“但熱錢的特點之一就是它是國際貨幣,是儲備貨幣,即便設定了池子,那麽熱錢是否會到池子裏來呢?”

  這也是個現實的問題。即便央行設置的池子再完美,熱錢的趨利性是否會促使其繞道而行,轉而投身於股市乃至期市以謀取更大的利益?“這個是必然的,熱錢又沒有貼上標簽,雖然央行、外管局多重齊下堵截熱錢,但仍不排除有相當一部分熱錢披著華麗的外衣最終逃避監管。”一位券商人士對商報記者表示,“因此要想完全堵截住熱錢根本是不可能的。”

  更有一位業內分析人士對商報記者直言,“周小川僅是表個態而已,市場不要當真,或許連周小川自己也不太清楚池子是一項措施還是一組措施。”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責任編輯:蘇俊)
我有話說已有0位網友發言看看大家都說了啥
自動登錄
用戶名: 密碼:

正在驗證用戶信息...
推廣
熱點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
免費手機資訊客戶端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