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4/3/24 第 006 期
陳誌武最大風險在政府幹預

本期嘉賓006期2014年03月24日

劉紀鵬

陳誌武

微博 博客

華人著名經濟學家、耶魯大學終身教授。曾獲得過墨頓米勒獎學金。他的專業領域為股票、債券、期貨和期權市場以及宏觀經濟。陳誌武出身中國一個普通的農家,對中國的經濟轉軌有切身感受。他在美國接受經濟學教育,接受過嚴格的經濟學訓練。他認為,中國的諸多問題,都和違背市場規律有關。[詳細]

主持人

蘇東:和訊專欄作者,財經作家,媒體人,已出版 《了不起的中國人》、《房地產真相》兩本著作。

三中全會決議不要淪為空話

“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一旦被政府官員一而再、再而三違背,慢慢就會讓它變成一個掛在墻上、寫在書裏的一個文章、口號,但在實際中很難發揮太多作用。

政府權力擴張衝動總是很強

如果權力體制不進行根本性的調整,不改革,讓政府權力受到根本性的制約,那麽真正的經濟改革會很難。因為政府權力擴張的衝動總是很強很強。

18億畝紅線是很過時觀念

18億畝耕地紅線,本身是一個很過時的觀念。其實關於糧食安全的問題,因為農業技術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改變使得每畝耕地的產量可以有巨大上升。

金融解決現代人最重要問題

我們會發現在現代社會,不管是技術創新、還是創業、還是個人的生老病殘、方方面面的這些需求都需要金融的支持。

Q

和訊網

以前讀您的著作,感覺對金融對經濟的促進作用說得比較多,您認為金融在經濟方面會起到什麽樣的作用呢?

A

陳誌武

在現代社會,現代經濟裏,沒有金融是沒辦法運作的。 與現代經濟對應的是傳統經濟。傳統的經濟就是自然經濟,當然我說的是中國,在中國的語境下。原來大家都是自己種糧食,自己蓋房子,自己做衣服。而在這種生活、工作狀態之下,可能對金融的需求就不會太多。

但現代社會發生了很大變化,一是勞動分工大大加強了,不同地區、不同人甚至不同國家之間,通過時間上、空間上進行互補性的價值交換,來安排每一個人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風險事件的方方面面,這樣不管是生老病殘,退休,還是發生什麽意外事件的時候,個人面對的這些風險就可以在很多不同人之間跨地區、跨越國家來進行配置。這就是現代金融所要解決的一些根本的問題。

另一方面,也是大家在中國談得比較多的,企業融資的需要。企業家,那些有能力創業的人,有能力去做基礎創新的人,但這些人不一定有那麽多的錢。與他同時,另外一些人也許沒有能力去創業,或者沒有時間去創業,但他們有很多資金,這樣一來在創業者和有資金的一方怎樣進行更好的配置,更好的交換,也是金融市場所要解決的一些核心問題。 [詳細]

體系最大風險在政府幹預

整個中國今天,金融市場上從信托產品到理財產品,甚至於到股票市場,整個風險定價體系完全錯亂,資產定價、債券定價、證券定價都被扭曲了以後,使得中國的金融市場在整個社會的資源配置中間,所應該起到的作用就沒辦法發揮。

Q

和訊網

既然金融如此的重要,那麽在金融支持方面,中國目前還存在著一些什麽樣的問題?感覺中國的金融能起到您所希望的讓創業者從更多渠道獲得資金作用嗎?

A

陳誌武

在中國,金融交易一個最大的問題,或者金融市場發展到今天中國金融體系面臨的銀行的風險,一個最根本問題的根源就是在政府和市場的邊界非常模糊,政府行政幹預太多了。這造成了很多問題。比如說,目前大家最關註的一些理財產品、信托產品發生問題的時候,這些金融機構就會在政府的強制下,壓力下去兜底,必須去實現所謂的剛性兌付。而這樣一來,就造成本來有風險的信托產品、理財產品在定價上面,沒反映出來。

風險是不是能夠準確被市場定價,關鍵就在於政府幹預得多和少。但現在政府強行要求金融機構兜底的這個大環境下,以及我們的這些要求,造成投資者根本就沒有太多的激勵和太多的意願,真正把不同的投資產品風險都恰當地評估,要求恰當地定價。

一個很典型的後果就是金融資源,往很多本不該得到配置的地方政府項目、國有企業項目去配置。之所以這些理財產品、信托產品融到了資金,很多都投到不該投的地方,就是因為金融市場對風險的定價完全被扭曲。之所以這些風險定價是錯位了,被扭曲了,就是因為政府要求這些剛性兌付、剛性兜底帶來的這種所謂的道德風險,造成在投資者市場,參與者沒有太多的激勵,真正的去準確評估風險,要求相應的定價。[詳細]

政府權力擴張衝動危害大

政府去幹預市場的衝動,每天、時時刻刻都會有。因此如果沒有相應的、正規的制度機構,體制機構去對政府不斷想要擴張的權力之手進行一定約束、制約的話,那麽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願望就很難成為現實。

Q

和訊網

您說的也是很多人感覺到的,這次十八屆三中全會決議說讓市場起決定性作用,當時大家都非常的振奮,但後來發生了很多具體的事情,就讓人感覺市場所起的作用其實還是很小。比如說前段時間,國土資源部又重申了關於十八億畝耕地保護紅線政策方面的種種一些措施,很多人評論說,這不是市場化的解決方式。

A

陳誌武

這就是為什麽十八大之前很多學者,包括吳敬璉老師,不斷呼籲下一步中國要進行市場化改革、經濟改革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就是要對權力體制進行根本性的體制改革。

如果權力體制不進行根本性的調整,不進行改革,讓政府的權力受到根本性的制約,那麽真正的經濟改革接下來會很難。因為政府在行政過程中間,權力擴張的衝動總是很強很強,對市場的定價、市場的資源配置,總是希望幹預。

這些衝動每天在每個地方都可以看到,政府去幹預市場的衝動,每天、時時刻刻都會有。因此如果沒有相應的、正規的制度機構,體制機構去對政府不斷想要擴張的權力之手進行一定約束、制約的話,那麽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願望就很難成為現實。[詳細]

陳誌武

金融體系最大風險在政府幹預

政府的幹預導致了整個風險定價體系完全錯亂。[詳細]

陳誌武

擔心三中全會決定成空談

市場本質就是要買賣雙方都可以進行自由選擇。[詳細]

陳誌武

耕地紅線是過時觀念

在中國,農民的政治權利和政治影響力是最少的。[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經濟,經濟學人,對話,茅於軾,中國,中國經濟學人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