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4/10/27 第 022 期
馮興元小產權房促進了城市發展

本期嘉賓023期2014年10月27日

馮興元

馮興元

現任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天則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學術委員;中國社科院中小銀行研究基地副秘書長;德國法蘭克福財經管理大學東西方文商研究中心研究員;九鼎公共事務研究所研究員;華人哈耶克學會成員;著有《西方現代思想叢書》主編;《秩序理論與經濟學叢書》主編和《西方經濟與社會科學精品叢書》等。

主持人

蘇東:和訊專欄作者,財經作家,媒體人,已出版 《了不起的中國人》、《房地產真相》兩本著作。

無小產權房就無大城市的發展

沒有小產權房,特大城市中就沒有農民工的居住地,而沒有大量農民工來到大城市,就沒有這些城市的發展。

城鎮化率太過保守

一些規劃說到2030年城鎮化率要達到60%,這個數字是很可笑的,如果廢除了戶籍制度,從每年城市化速度來看,到2030年可能城鎮化率要達到70%。

產業政策不需要

政府只是建立和維持一個競爭秩序,其他一概不需要,所謂的產業政策、反周期政策也不需要。

馮興元:無小產權房就無大城市的發展

北上廣深這些特大城市沒有小產權房,就沒有農民工的居住地;沒有這些農民工就沒有現在的發展。

Q

和訊網

我知道您對小產權房一直有很多研究,也做了很多工作,您對中國的小產權房現象是怎樣認識的?

A

馮興元

小產權房的現象很早就存在。比較早的時候是在深圳那邊。深圳作為中國開放的橋頭堡,它的發展是與小產權房的貢獻息息相關。沒有小產權房,就沒有現在的深圳。你看現在深圳的人口,本地人口也就300萬,外地人口估計要1000多萬,也就是本地人口的幾倍。而這些人中好多都買了深圳的小產權房,或者是租用了小產權房。或是單位租用,或是自己租用,可以說小產權房為深圳的經濟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

即便這樣,小產權房卻往往被理解為非法。但實際上小產權房是中央政府、各級地方政府,包括一直到村一級的組織、個人相互之間博弈的結果。比如說深圳要把一部分土地納入規劃,變成國有土地,有時候就跟一些村談判,就會說有一部分地讓你們自己去開發,可以變成酒店,也可以建樓房,以後你可以租出去,也可以自己經營,也可以賣掉,是有這樣私下口頭性的約定。

深圳、上海、北京、廣州這些特大城市沒有農民工就沒有現在的發展。沒有小產權房,就沒有這些農民工的居住地,而正是大量的農民工來到了大城市,才有了這些城市的發展。這是一個因果關系。如果去看經濟發展的話,小產權房還會繼續發揮重要的作用。事實上,小產權房在深圳已經把它基本合法化了,很多鄉鎮開發的小產權房,都可以提供一個資質上的證明,相當於一種認證,確認這塊集體土地、這棟房子產權已經歸你了。是律師提供的,來證明產權的轉讓已經發生了。

[詳細]

馮興元:特大城市排擠農民工是反人權

現在據說很多大城市都有盡量把低收入者、農民工,不需要的外地居住者擠出去的任務,那都是反人權的。

Q

和訊網

您說的多中心狀況,是不是也和如今提倡的城鎮化這樣一種方向不謀而合?

A

馮興元

我們的城鎮化,總體上還是一個單中心的架構,吸納農村人口,做大城市這一塊。但是政府又怕人全部到大城市來,所以開放戶口的時候,特大城市最後開放,小城鎮先開放。為的就是把人留在一個城鎮的建成區裏,而不是來到特大城市來。甚至希望盡量把低收入者、農民工,不需要的外地居住者擠出去。現在據說很多大城市都有這個任務,那都是反人權的。

政府是想限制,會用一些很粗暴、侵犯個人權益的方法,把一些人強制遣送走。如果是現在的這種威權體制,是會這樣做的,也能做到的。但如果從權利角度來講,不應該這麽做但是人口規模會不會由此而限制?不會,因為單中心結構,必然很多人喜歡到首都生活來,這裏的資源最多。而且畢竟像北京,全國的重要資源都投入在北京。不是北京市人民建北京,是全國人民建北京。

從行政角度去分散一點居住人口,尤其是跟國字頭有關的部門或者企業,那是可以做到的,達到這個目的,能夠稍微延緩一下城市的積聚化。北京這麽大的規模,有一些方面是不經濟的,比如說上班族,有時路上可能來回要花3到4個小時。但同時對於會議經濟,盡管路遠,但是因為要邀請到一定的人來聽,感興趣的人多,也值得你邀請的人來參加你的會議。有利有弊,不同的服務於產品,針對不同經濟的規模,超過這個規模以後就是規模不經濟。

[詳細]

馮興元:地方政府負債是黑匣子

中國政府加上企業部門負債占GDP加起來200%到217%,地方政府負債都是黑匣子。

Q

和訊網

我知道目前咱們國家地方政府的負債也比較嚴重,其實外國有很多媒體一直在報道這方面的事情。這方面您擔憂的地方在哪裏?

A

馮興元

地方政府負債有過報道,但都是黑匣子,從來不公布具體的結果。我寫過一篇英文文章,在哥本哈根商學院亞洲雜誌上發表,做了一個計算,中國的整個負債,中央加地方政府占GDP86%,實際上更高,因為我們計算是最小口徑計算,如果再加上中國的企業部門負債,有數據,大概是110%。這樣加起來,中國政府加上企業部門負債占GDP加起來200%到217%,甚至更高。

再去看中國的GDP跟M2的比例,就會發現中國的貨幣投入跟GDP創造非常不匹配,太多的貨幣投入去創造1個GDP,這是不正常的。現在地方政府負債非常嚴重,但是你去看看,還有一些規劃,說到2030年城鎮化率要達到60%,這個數字是很可笑的,因為如果人口戶籍徹底改變成統計功能、信息功能,本來現在就已經到53%的城鎮化率,其中大概17%屬於流動人口。如果廢除了戶籍制度,從96、97年以來的每年城市化速度來看,那麽到2030年可能城鎮化率要達到70%。這才是很正常的,60%是遠遠低估了。

新增的人口量非常大,如果以每個人大概30萬到50萬的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計算,中國大概要花270萬億的基礎設施投入。投入的錢哪裏來?現在看,2008年到現在,由於當初的4萬億政策,地方政府負債已經不堪負重。2009年江蘇的平臺公司負債總額已經是地方財政收入的12倍,很多地方的縣級市或其它城市,單靠財政收入已經還不掉債務了,這就是為什麽無論是建設部、發改委還是財政部,都非常重視PPT,就是公用事業民營化,建立公私合作夥伴,賣經營權、賣資產,就是為了控制債務,把債務還掉一點,也意味著城市政府要再大規模負債,有一定難度。

[詳細]

馮興元

宋莊畫家村判決較合理

中國土地方面法律不安全就在於農村土地是集體所有。[詳細]

馮興元

需減少住房方面的稅收

小產權房短時間內合法化再引入房產稅會引起崩盤。[詳細]

馮興元

規劃的城鎮化率數字可笑

政府財政情況恰恰說明需要市場力量去推動城鎮化。[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經濟,經濟學人,對話,茅於軾,中國,中國經濟學人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