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4/11/27 第 023 期
海聞政府少管要發揮市場作用

本期嘉賓024期2014年11月27日

海聞

海聞

1952年出生。現任北京大學校務委員會副主任、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院長。曾任北京大學副校長兼北京大學深圳研究生院院長,經濟學教授,西方經濟學專業博士生導師(國際貿易方向)。主要學術領域為國際經濟學,發展經濟學。兼任中國經濟學年會秘書長、中國國際經濟技術合作促進會常務理事會常務理事、全國外經貿研究成果獎評審委員會委員等職務,是中國經濟學年會理事會理事長,也是北京2008年奧運會申辦委員會經濟問題專家。

主持人

蘇東:和訊專欄作者,財經作家,媒體人,已出版 《了不起的中國人》、《房地產真相》兩本著作。

市場作用更重要

相對財政政策、貨幣政策的調整,我覺得更需要的還是要讓市場來發揮作用。

改革必須更加深入

8%的增長能不能達到,取決於一系列改革能不能深入。如果不深入,那麽城市化就會放慢,農業現代化不可能盡快實現,服務業也不可能很好得到發展。

北京上海不能再辦新高校

現在已經不讓北京上海再辦新的高校了,土地控制住,要辦高校,可以到其他地方辦。同時允許民間大力辦學校。

我對中國經濟樂觀

我對經濟的樂觀,實際上是對中國經濟潛力的樂觀,這個一定要分清楚,潛力和最終的結果可能會有區別的。

Q

和訊網

當前經濟下滑的壓力比較大,尤其是我們接觸一些企業,他們對經濟的信心非常低。當前的經濟形勢確實比較嚴峻嗎?

A

海聞

應該講看對哪個行業了。對制造業來講,確實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所以,你說企業信心、壓力,還要分哪些企業哪些壓力。一方面我們的制造業是在持續下降,這是毫無疑問,甚至會低於整個GDP下降的速度,這也是正常的。

另外,我們的服務業實際上還在上升,我們還有一些行業的增長甚至超過10%。當我們關註經濟的時候不是光關註制造業,當然,制造業確實是到了一個轉型升級的時候了。

Q

和訊網

服務業當中,其實也比較嚴峻了,比如我們有些餐飲業務,我知道他們也是很困難,包括俏江南這樣的。

A

海聞

服務業有幾個原因。首先,我們不要把服務業簡單都看成餐飲業、旅遊業,服務業有生活服務還有生產服務,像金融、法律、通訊也都是服務業,這些行業應該講現在還是比較好的。

餐飲業的下降,我認為有一些具體的原因,一方面整個經濟不景氣人們的消費可能會有一些下降,對餐飲業當然會有一些影響。還有我們現在的反腐,我認為對餐飲業是有影響的,尤其是一些高檔的。我認為也是一個正常的調整,因為本來就不正常,所以,現在需要一些整頓,通過調整短暫的一些困難是可以理解的,也可以說是正常,當然它從數據上是下滑,但我認為從長期來看是正常。

還有過去我們因為某些特殊的情況,使得我們所謂的奢侈品和高檔的服務業有一點過度發展,現在是一種回調,從長期來看我認為也是一種正常的情況。

現在還有部分地區比較悲觀,但並不是全部。有些行業現在還是比較正常,甚至還出現了比較高速的增長,但有些地區,像現在沿海地區會困難一些,中部地區現在總的來講應該更好一些。

所以,悲觀總體來講,是心態上要調整,像原來那麽容易發展,那麽容易賺錢的時代肯定是過去了,不能說老想著高速增長,百分之二十幾。從這個角度講要調下來是對的。另外,我覺得我們處在一個經濟調整期中。實際上在中國基本上十年左右會有一次經濟調整,比如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經濟有一段不景氣,九十年代末,本世紀初經濟也有一段不景氣,通貨緊縮。

這一次,2008年全球經濟調整,只不過那時候我們剛剛要調整,但是後來就開始了一個四萬億的強刺激的計劃,使得它又起來了。實際上我認為現在的經濟調整從長趨勢來看是每十年左右的一個調整的一部分,所以,短期悲觀應該很正常,而且這種悲觀,我覺得肯定會過幾年就要有一次。但是你要長期來看,我覺得不應該悲觀,因為中國總的來講經濟還處在一個起飛階段,所以,還有很多的機遇,潛力還是非常大。

Q

和訊網

感覺您對中國的經濟的確還是非常樂觀,這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剛剛出臺的一個報告,我估計您也知道,把中國列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是一致的,您對那個新聞怎麽看?

A

海聞

中國作為第一大經濟體應該不是什麽令人驚訝或者特別興奮的事了,因為中國一旦走上起飛的道路,走上經濟發展的快速道,成為第一就是很自然的事情。實際上,因為中國是人口最多的國家,從這個角度上來講,中國經濟就應該是世界上最大的,不大反而是我們落後的表現。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表的可能是進行調整過的,實際上中國的經濟現在還談不上世界最大,即使中國的經濟和美國一樣大,也並不是一個什麽值得特別驕傲的事情,只是說明了我們的人均GDP達到了美國人的1/5而已,因為它的人口是我們的1/5。

我對經濟的樂觀,實際上是對中國經濟潛力的樂觀,這個一定要分清楚,潛力和最終的結果可能會有區別的。也就是說經濟學家分析問題的時候首先分析可能性,我們講這個可能性,中國未來十年的經濟增速仍然會在8%左右。有些人就比較悲觀了,我們講“經濟新常態”,現在一些機構的研究分析,認為我們經濟的新常態應是5%-6%,我認為這個太低了,如果我們從每年增速百分之十幾一下子掉到5%、6%是會出問題的。而如果經濟速度逐漸下降,從原來10%左右,未來十年8%左右,再過十年可能6%左右,這樣一個下降速度是比較正常的。所以,新常態沒有那麽低,不會到6%左右,這是我的分析,存在一個8%左右的潛力。

但是有沒有可能到6%呢?不是說沒有可能,這取決於政府的很多做法,也取決於國際形勢,你要是打仗了,打仗當然對GDP倒沒有太大影響,但是確實是,比如說不改革或者沒有很好的發揮,那麽這個潛力就不能發揮出來。 [詳細]

改革深入中國經濟才能發展

國有企業改革要加快,還有財政稅收體制改革要加快,要成為一個杠桿。財政稅收體制是一個調解經濟的杠桿,不要僅僅看成是一個收錢工具,這是一系列的我們叫做促進市場發展的改革。

Q

和訊網

您剛才說,對經濟形勢的這樣一種樂觀,我們未來財政貨幣政策是不是也需要一些調整呢?

A

海聞

財政政策、貨幣政策的調整,其實我覺得更重要的還是要讓市場發揮作用。這一屆政府目前我還是比較贊成他們的做法,就是說寧可盡量讓市場去調整,即使企業困難,更多希望通過民間的金融改革,而不是通過加上量。

其實李克強總理也講了,要把存量用好,我們現在民間的資本和貨幣是不少的,為什麽企業缺錢,不是說現在要去給更多的錢,而是要把現有的錢能夠用得更好。這裏面就涉及到一個金融方面的改革問題,使得市場上很多民間的資本能夠流入到企業裏面去。所以,我覺得至少從目前7%點幾的經濟增長來講,沒有必要一定要再出臺什麽強刺激的政策。

Q

和訊網

在改革方面,您認為還需要出臺一些什麽樣的改革舉措,或者我們還需要在哪些領域加大改革的力度?

A

海聞

我覺得尤其是三個方面的改革。第一,促進市場的改革,包括政府少管,盡量讓市場去發揮作用。主要不是政府去指導什麽東西,對市場經濟的問題政府越少管越好。第二,政府要管什麽呢?管市場管不了的問題,比如窮人的問題——窮人的住房,窮人的醫療,窮人的教育,環境的問題,外部性的問題。另外,國有企業改革要加快,還有財政稅收體制改革要加快,要成為一個杠桿。財政稅收體制是一個調解經濟的杠桿,不要僅僅看成是一個收錢工具,這是一系列的我們叫做促進市場發展的改革。

還有一類是促進城鎮化的改革,比如戶籍制度進一步放開,城市化率的提高包括農村土地制度的改革,讓農民更能夠將勞動力釋放出來。我們一方面說城市裏面現在有些地方勞動力短缺了,但實際上我們農村還有大量的剩余勞動力還沒有被釋放出來。想想看,現在我們還有百分之四十幾的人口在生產10%的GDP,毫無疑問農村勞動力是剩余的,為什麽不出來?很多制度的原因,這個要改革。

還有就是要註重對社會發展,像教育、醫療、文化這都是產業,不僅僅是社會服務,對這些服務業的改革放松非常重要。所以,我們8%左右的增長能不能達到,能不能充分發揮潛力,取決於我們一系列的改革。如果改革不深入,那麽城市化就會放慢,農業現代不可能盡快實現,這些服務業就不可能很好的得到發展。

比如,醫療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服務業,當你生活水平提高到一定程度以後,人們大量的花費都會集中在醫療行業裏,但我們醫療行業現在依然是嚴重滯後的。

Q

和訊網

說到醫療,我聽到一個案例,就是有一家企業想進入醫療領域,結果好幾年辦證都沒有辦下來,是一家民營醫院,這是不是就有很大的問題?

A

海聞

我們不是說醫療行業不要批準,比如政府要管的是資質問題,當總體當今政府管得還是太多。不光是辦民營醫院的問題,還有要解放醫生的問題。醫生能不能通過市場的機制得到更正當的回報,那就是要允許開辦更多的私人診所。到現在為止我們有牙醫診所和中醫診所,但西醫的診所現在還是被控制非常嚴。最近我看北京醫療系統有所改革和放松。

所以我認為醫療改革的核心是解放醫生,把醫生的生產力解放出來,然後有更多的人願意去學醫,這時候我們的醫療行業才能得到很大的發展。不是光民營醫院的問題。但對醫生有沒有資格辦診所,可以在醫療行業裏有一個嚴格的資格審查,比如要上過醫學院,要考過執照,必須有多少住院醫師的經歷。這個應該是行業的,而不是由政府來給你執照,應由這個行業的人來評論你有沒有資格開診所,要從這個角度來把關。

Q

和訊網

除醫療產業外,其實我們的老齡健康產業也是非常大的產業。

A

海聞

健康產業是非常大的產業,一個國家當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以後,首先是解決溫飽,就是最初是以農業為主。然後是物質生活,輕工業,耐用消費品,差不多了,物質生活滿足了,你哪怕有錢,還會天天去買汽車買衣服嗎?到了一定時候,大量的錢就都是花在健康上面,越到一定程度花在健康上面的錢越多,這樣一個產業就越來越重要。

Q

和訊網

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放松管制是不是能讓這個行業健康發展的最重要的途徑。

A

海聞

放松政府的管制,加強行業自己的自律,不是說不要管制,因為行醫的人有沒有資格,不能亂七八糟的人都去行醫,但這個資格給誰,誰來管?首先把有資格的人先放開,另外要管住那些沒資格的人。不能把醫療行業又變成一個暴利行業,誰都去搞醫院,誰都利用這個賺錢。

但是不能因噎廢食,不能因為醫療行業敏感,政府就不讓動,你讓懂得人去管。總的來說,我們現在還不是說泛濫,我們現在最重要的還是缺醫少藥,總的來講我們的醫療行業現在是屬於不發達的。

Q

和訊網

尤其在一些大城市,感覺每次去醫院都是很痛苦的一種經歷。

A

海聞

那當然,小城市更是這樣,小城市連好醫院都沒有。

所以,機制要調到什麽程度呢,要能讓最優秀的人願意學醫,你看現在最優秀的人都去學金融,的去考公務員,這不正常。當然在目前階段學金融收入很高,但至少在發達國家裏面,最優秀的人是去學醫的,我們將來能不能制造一個環境,讓最優秀的人去學醫,因為人的健康是最最重要的事情,所以,醫生必須是社會裏面最聰明、最能幹的一批人。所以,怎麽能夠通過各種政策的調整,使得真正可以帶來中國醫療行業發展,又是一個很重要的增長點。

Q

和訊網

想詢問一下,您對新常態有怎樣的觀點和看法,現在對新常態有很多的爭論?

A

海聞

我覺得所謂新常態是讓大家比較現實的看待中國經濟的增長,不要老停留在過去的理念裏,覺得我們7%不正常了。這是一個觀念的調整。

為什麽要提出新常態呢?因為大家覺得現在增速在7%,政府怎麽還不趕緊出臺刺激政策?如果這是不正常的情況,政府的確應該出臺刺激政策,但如果你認為速度還屬於正常範圍內,那麽政府就沒有必要額外出臺刺激政策。所以,我想為什麽提出新常態是讓大家有一種新的觀念的轉變,能夠認同我們目前一位數的增長,6%、7%、8%也是正常的。當然波動肯定不是每一年是一樣的,可能某一年8%、有一年7.5%,我們一定要打破原來經濟必須是政府規定多少就是多少的這種想法,我覺得政府將來可以定一個預期,而不是說我們的目標,說目標7.5就一定要達到7.5%,而它可能會變成7.2%,但也有可能達到8.5%。

所以,將來要理解我們的經濟增長:第一,不會像原來那樣兩位數的增長,這是不太可能了。第二,經濟增長的波動是一種常態。如果我要講新常態,如果從經濟學家理解的話,第一,經濟增長速度會從原來的10%逐漸變成稍微低一點,7%也好、8%也好,這是不同的看法,這是一個,從這個角度看我們是正常的。第二,一定要理解波動是正常的,不要一波動馬上就出臺政策了。
[詳細]

不要在北京上海新辦高校了

將來要徹底解決這種問題,我覺得需要有一種比較平衡的發展,比如你讓其他地方的高等教育都發展起來,不光是北京有那麽好的學校,其他地方都有好學校,你讓其他地方的醫療資源,好醫院也不能集中在北京上海,這時候北京上海的房價就不會比別人高那麽多,所以這是一個長期的調整的過程。

Q

和訊網

房地產方面的問題大家認為也是造成中國經濟衰弱的原因之一,現在國家也開始取消了一些限購限貸的政策,您認為會不會也對經濟未來的發展有一些幫助呢?

A

海聞

現在有些城市取消限購,肯定不會說讓房地產更加低迷,我們先否定,說因為出臺政策了房地產更低迷。肯定讓一些願意購買房子的人還會繼續買,大家必須理解對房地產的需求是兩類。一類是投資,投資不會因為放松以後進去,因為它覺得現在像早年那麽投房產能夠賺很多錢的預期現在幾乎沒了,也就是說現在放低限購,要增加大堆的房地產投機投資的人不會很多。但有些人還是想買房子,他有錢就想擴大居住,改善居住條件,這種情況下我覺得絕對會增加購買。還有一些人這個城市買了,另外一個城市也想再買個房子,我想放松絕對是好的,應該放松。限購本身就不是一個市場化的東西,對房子的限購早晚就應該放開,讓它回歸市場。

我覺得當時的限購本身就是臨時性的措施,現在既然房價漲不那麽厲害了,放開是對的。但你說放開以後,房價一下又起來了,我覺得不會了,再像原來那麽起來不會了,因為投資者現在心裏有數,而且投資者現在都還在關心房產稅會不會出,房產稅一出,現在進去不是找死嗎?所以,從另一個角度講,我相信放寬會對現在房地產低迷的市場有好的信號,但是指望著或者你擔心房價又起來了,我認為是不太可能的。

Q

和訊網

除了擔心房價會又起來,其實還有一種觀點認為房價會降低一半以上?

A

海聞

不可能,房價和股市不一樣,股市上上下下很快,因為本身它是投資投機的成分占大部分,房子是你要住的。現在沒有房子的人期望房價掉一半,但房價真要掉20%以後,這個社會是利益集團組成的,真的房價要掉一半的話,有房的人又要開始對政府形成壓力了。

房子是兩類聲音,房價再掉的話,原來買房的這些人開始要上街去了。現在就有這種情況,新開盤比原來開盤低了,原來的客戶就不滿意了,所以,最好的情況是房價穩定,我們考慮一個經濟的穩定和政治的穩定的角度來講,房價穩定是最好的結果,既不會大漲,也不可能大掉,要現在大掉的話社會又要出問題了。所以,我不相信房價大跌,不相信房價掉一半,那都是聳人聽聞的事情。

Q

和訊網

確實有些經濟學家有些這樣比較聳人聽聞的說法。

A

海聞

媒體更加聳人聽聞。當然確實也有人這麽分析的,也是很嚴肅的經濟學家。拿東京八十年代的房價做一個比較,東京房產泡沫上去了後來掉了一半。

我說必須要按照時代和國情不同來進行區別的,我們也是這麽上去,但我們不會這麽下來,因為我們和他們的情況不一樣。東京完全就是一個資產,並沒有增加人口,並沒有增加住房的需求,只是一種預期,一種資產泡沫,因為房子是兩重性,一個是不動產,一個是居住生活,我們現在很多人買房子還是為了居住,你看看少數有錢人是去投資,但大多數人買房子還是為了居住。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不會說房子買了馬上又賣掉,不是一個純粹的資產。

Q

和訊網

不過大家看到北京、上海這幾座城市的房價特別特別高。

A

海聞

你要看房價不光北京、上海高,我最近看一個材料,北京上海在全球比還不算最高,上海排大概第19位,要和國際最高房價比的話還不到人家的一半,所以,這是供求關系。

我說這個話,估計北京上海人要罵我了。其實,造成北京上海房價高有很多的原因,有中國特殊的原因。特殊的原因是你把大部分好的資源都集中在北京上海,學校的資源、醫療資源,所以全國人都到北京去買房子,都到上海去買房子,即使沒有戶口也買個房子在那裏住著,因為養老問題,老了以後看病方便,孩子上學的問題等等。

將來要徹底解決這種問題,我覺得需要有一種比較平衡的發展,比如你讓其他地方的高等教育都發展起來,不光是北京有那麽好的學校,其他地方都有好學校,你讓其他地方的醫療資源,好醫院也不能集中在北京上海,這時候北京上海的房價就不會比別人高那麽多,所以這是一個長期的調整的過程。

Q

和訊網

但是有一點,像北京上海,尤其是國家部委的一些院校特別的多,這似乎很難改變。

A

海聞

這個不是不能改變,就看國家有多大決心去改變。

比如,你現在讓北京上海不要再辦新學校了,土地控制住,說你要辦學校,到其他地方辦,比如到河南去辦。另外,政府還要開放辦教育,政府允許廣東、河南或者其他的地方允許民間大力辦學校,速度就可以起來。這些地方不是沒錢,像廣東經濟那麽發達,可學校那麽少,為什麽?政策不允許它辦太多的學校,哪怕我北京上海的學校不動,但在別的地方長起來,差距也在縮小。所以,一定要讓中國的整體上越來越平衡,而不是說只有北京上海那麽發達,其他地方落後,那麽當然它房價就高。

Q

和訊網

聽您這樣一說,就感覺為什麽這些地方不行,其實還是和國家過於嚴格的一種管制造成的。

A

海聞

我們現在的政府還是中央集權的很多思路,我說難聽點就是還有很多封建殘余。他們把大量的精力放在京城,上海有大量的歷史原因它經濟比較發達,但是其他的好東西都在北京,這也說明我們的市場經濟不夠發達,真正市場經濟不是以政治中心為中心的,你看華盛頓的經濟並不是全美國最好的,華盛頓的學校也並不是全美國最好的學校,其他國家也一樣,當你市場經濟發達了,包括教育也要放開,醫療也要放開,當教育醫療不再成為政府控制的東西時,我相信全國的發展就會更加平衡。[詳細]

海聞

應讓市場發揮更大作用

我覺得更重要的還是要讓市場發揮作用。[詳細]

海聞

不要在北京上海新辦高校了

讓其他地方高等教育都發展起來,不光是北京好學校。[詳細]

海聞

改革深入中國經濟才能發展

改革不深入,城市化就會放慢,農業現代化難實現。[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經濟,經濟學人,對話,茅於軾,中國,中國經濟學人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