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4/11/28 第 024 期
李揚4萬億強刺激是做了傻事

本期嘉賓025期2014年11月28日

李揚

李揚

現任中國社科院黨組成員、副院長。中國社會科學院首批學部委員。研究員,博士生導師。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委員。中國博士後科學基金會副理事長。第三任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2011年被評為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中國金融學會副會長。中國財政學會副會長等社會職務。曾五次獲得“孫冶方經濟科學獎”著作獎和論文獎。已出版專著、譯著23部,發表論文400余篇,主編大型金融工具書6部。

主持人

蘇東:和訊專欄作者,財經作家,媒體人,已出版 《了不起的中國人》、《房地產真相》兩本著作。

我們的很多投資是浪費的

比如今天修一條路明天把它挖掉;埋上管子,後天蓋上,大後天又挖開。這投資都是沒有留下財富的投資。

創新的主體必須是企業

中國現在已經不再缺錢,缺的是一種體制和機制。創新的主體一定必須是企業,而不應是科學家,這一思路必須轉變。

中國的經濟不需要刺激。

為什麽要刺激呢,為什麽說7%的增長就不好,非要搞到7.5%或者8%,應適應經濟增長速度的變化,因為這一變化是提高質量、提高效益的變化。

Q

和訊網

我們知道當前經濟面臨比較大的下行壓力,學界和企業界對此也有很多的爭論,您認為這樣的情況確實存在嗎?

A

李揚

情況很復雜,我覺得討論還得有一個依憑好一點,現在這個依憑逐漸出現,叫做“新常態”。

我覺得用“新常態”這個概念來討論當下形勢可能比較好一些,我們認為是中國經濟進入了新常態,從國際環境來說全球都進入了新常態,大家都知道在這次危機之前有長達二十幾年很高的全球的增長,國際經濟學界把這段時間叫做“大穩定”時期,而且認為是在資本主義300年中沒有出現過的,相對那個時期全球以及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都在下降。

所以,下行壓力應該在這個框架下加以解。只講下行就是數據了,現在重要的是說下行的根據是什麽,主要有哪些因素使得它下行,再有這樣一個下行對於我們整個經濟的健康狀況。我用的是健康狀況,因為衡量我們經濟並不只是GDP,還包括其他一些因素。比如說沒有水份的增長,能夠為老百姓提供更多福祉的經濟增長,這都是經濟健康的表現,再寬一點是能夠帶來社會安定的增長。

我說的意思是,過去我們增長很高,三十幾年裏年平均增長9.8%,但那時候我們經濟增長主要是靠投資。投資增長了以後,因為投資下去以後馬上產生了GDP,我們看GDP就增長了,但是我們首先要問一個問題,投資是不是形成了財富呢?

大家都一定知道有很多投資浪費了,什麽也沒有留下來,或者我們有很多的投資是疊加的投資,今天修一條路明天把它挖掉埋上管子,後天蓋上,大後天又挖開……但事實上,這種投資是沒有留下財富的投資。

其實在中國的情況下還要進一步問,即便留下了財富和生產能力的投資,這種生產能力能不能充分利用呢?換言之大家是不是形成了過剩生產能力,如果是過剩生產能力,你看工廠都蓋得非常好,但不能開工,那麽這種投資也是水份。所以,如果說我們能夠把這樣一些不能夠形成財富,不能夠形成生產能力的,以及形成了生產能力之後變成過剩生產能力的這樣一些水份剔除,我們的經濟肯定更加健康。

目前看我們經濟增長速度下到今年有可能是7.3%,明年學界普遍看法可能還要再下一點7.1%、7.0%,這種下降從需求看就是投資下降造成的,如果這種投資是把那些無效投資和形成過剩生產能力的投資給剔除的話,那麽其實這個經濟狀況是健康的。所以,我們覺得對於目前這樣一個經濟增長速度下滑,應該持有這樣一個全面態度。這個態度我們恐怕應當是確認它在下滑,但這個下滑是我們新的增長階段走向更加健康、更加可持續的一個經濟增長階段的下滑,應當迅速的適應這種新常態。

Q

和訊網

我也采訪過一些經濟學家,他們有這樣一種觀點,就是認為我們的經濟增長速度可以再放慢一點,像您剛才說的7%以下甚至到5%、6%,認為這樣一種速度下的增長可能是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一種常態,而且是很正常的,也是中國經濟很健康的一種狀態,您對這樣的觀點怎麽看?

A

李揚

這說得太籠統了,不能一下子下到5%、6%,這誰也受不了,應該是平滑下移的過程,從8%多、7%多、6%多這樣下來,而且這是二、三十年下來的情況。所以,經濟學我求的不是絕對高或者絕對低的水平,追求的是平滑,不要暴漲暴跌。所以,我們現在在引導一個平滑的下移的過程,不是一下到5%、6%,那誰也受不了。

我不知道是什麽經濟學家說的。所以,我們必須要考慮到實際的增長,是這樣一個平滑下移的過程。因為我也註意到很多人說5%、6%。這種是拍腦袋的比較多,很多人用的是簡單的類比法,看發達經濟體曾經經歷過這樣的過程,到那個時候它的增長速度就下來了,人均的收入到什麽水平的時候它就一定要減半,這頂多是我們研究的入手之處,我們要做的是結合中國的導致經濟增長的因素,人的因素、地的因素、科學技術進步的因素、勞動生產力的因素,這樣一些因素決定經濟增長速度發生的變化。

Q

和訊網

有些人說中國經濟增長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們的改革非常深入,那麽我們下一步是不是也要加大一些改革和開放的力度?

A

李揚

改革開放其實是創造了經濟增長的環境,但你說改革開放就變成了經濟增長的因素,就不完全,至少是很難量化的事情。

開放,比如我們政策上對外開放,或者我們體制上加入WTO,現在在搞TPP、自由貿易區,這都是一些新的改革開放的措施,這些措施要想成為增長,還要變成我們剛才說的那些要素的變化。

經濟增長是分層次的,你剛才說的改革,改革就是一些體制變化,體制變化無非就是讓一些要素能夠通過這種方式來組合,通過這種方式來發揮作用,而不是那樣,無非是這樣。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說,改革和開放應當說是至關重要的,正是因為如此,我們十八屆三中全會又再次吹響了改革的號角。有人說又是改革元年,其實不應當是元年,而是又一個新階段。它會為我們解放生產力提供巨大的一些力量。但這樣一些體制機制的變化,以及國際關系的變化,如何變成我們的經濟增長速度還要經過剛才說的那樣一些要素以及他們構成方式的分析才行。

Q

和訊網

我看到您特別重視創新對經濟增長的效果,那麽怎樣能把創新這個要素植入到經濟的發展中呢?

A

李揚

創新是這樣。我們說到要素結構,經濟增長從要素上來說,第一個是要素投入,第二個是資本形成,第三個是科技進步。勞動投入很簡單了,這是一個人口結構變化的結果,資本投入是投資,科技進步是一個範圍籠統的很廣的概念,當然關鍵是要有創新,只有創新才有科技進步,科技進步形成了以後才會對經濟增長發揮正向的作用,這個關系應該是很清楚的。

現在我們要素投入裏勞動投入其實是增長速度下降,資本形成的速度也在下降,所以我們要保持一個其實已經比過去低,但還是相對高水平的增長主要要依靠科技進步,於是創新就有了比以往更加重要的意義。

創新這個事是一個社會過程,曾經我們覺得創新,大家沒錢,於是中央財政撥錢,地方財政撥錢,機構籌錢,現在已經過了這個階段,錢已經到了全國不缺的程度,但缺的是一種體制機制。但體制機制很復雜,要點,首先恐怕創新的主體,大家要註意我們講的是經濟,主體一定是企業,不是科學家,這點是應當轉變的。以前我們一說創新就說院士,院士的最高目標是得諾貝爾獎,我們現在的創新是要有產值,諾貝爾獎的成果到產值中間的鏈條非常多,我們其實是從低鏈條。

我舉個例子,現在中國在世界上最好的企業是華為,這是大家公認的。但是,華為當年在國內上市是被否定的,我是當時的小組成員,否定的原因是有一幫院士說它沒有創新,它的標準是什麽?

從科學上來說,華為的技術確實沒有達到諾貝爾獎獲得者的那種創新,當時就說我們是搞經濟,他的這套東西的應用是不是能夠創造很多的產值,是這樣的問題。所以,最後逼著華為到海外去籌資和發展,現在我們把它當成國家的驕傲,其實大家都忘了當時這個國家是拒絕了它,可見我們創新的環境是很差的。這是一個因素,就是說要強調企業中心,經濟活動是中心。

第二,我們要有一套金融體系,這個金融體系要能支持創新。以銀行間接融資為主的體系是不支持創新的,支持創新就是投資銀行,創業投資基金,各種各樣的PE等等。投資銀行是幹什麽的,就是要找好企業的,他們通過他們的專業水準,特別是金融的眼光來發現哪些有經濟價值,這就對比剛才說到的,院士看到的是諾貝爾獎,投資銀行家看的是能不能創造產值,今天一元明天能不能變成兩元,看的是這個東西,需要風險投資家,風險投資家更以此為己任,就要在一百個裏面找出那幾個好的來,它的功能就是這樣,PE也都是這樣。所以,中國需要從金融上要發展這一套直接融資體系,這樣的話我們金融體系就要有較大的調整。

Q

和訊網

您剛才談到金融體系的發展,是不是也像您剛才說的與生產服務業有關系呢?

A

李揚

發展金融業,現代金融業就是現代服務業的構成部分,這肯定也是重要的。服務業,其實服務這個詞也是有點問題的,給人感覺好像是制造業、農業,既能食還能衣,服務業不是,這個觀點要轉變過來。我剛才說的,在美國上世紀的發展,沒有美國投資銀行業和風險投資業的發展,哪有什麽互聯網啊,這些東西至少沒有今天這個規模,哪有微機這些東西,哪有電子計算機這樣的發展,至少不可能這麽快。你想互聯網發展的時候,大家都記得是美國在本世紀初納斯達克狂泄,從2000多點泄到1000多點,大家都在笑話,說金融業怎麽這樣子,但沒有看到就是因為這樣做,整個IT業才成為社會發展的基礎。因為你要是想四平八穩的大家去投資、論證、綜試慢慢去發展就很慢了,就需要大規模很多的錢,而且都已經過分的錢去發展起來,所以,我經常說塵埃落定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堅實的基礎,實體經濟基礎。金融業就是這樣的,今天泡沫,明天那樣,你要做金融神經要健全一點,你要知道會賺錢,但要知道也會賠錢,你會跳樓,但這個行業就是以這種方式來發現實體經濟的發展方向,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所以這一點我們一定要看得清楚,以前我專門有過論證,所謂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方式問題,它不可能

用很平滑、很平穩的,一點不出風險的方式來服務,如果是那樣的話,我要金融業幹嗎呢?

Q

和訊網

現在我國的金融服務業尤其是風險投資業,它的發展是不是還面臨一些問題呢?

A

李揚

面臨的問題還是比較大的。現在可能就深圳有一點規模和有一點苗頭,其他恐怕都不行,包括中關村也還是有很多可以進一步完善的地方,我們進一步改善吧。

Q

和訊網

近期有報道指出,資金一直是凈流出中國的這樣一種狀態。

A

李揚

不能看新聞,要看統計數據。還有近期,從哪一段到哪一段,比如一年裏有流出有流入,你截了流出這一段讓我說怎麽說啊。今年我們外匯儲備又創記錄的一個水平,你說我們是流出還是流入啊。

現在關鍵資金的問題,大的概念可以這樣說,我們改革開放初期因為中國是落後國家,我們需要資金,所以那個時候我們希望大量的引進外資。其實到1994年從資金的需求量上來說我們已經不需要國外的資金,因為國內的儲蓄足以支撐,但是我們還需要和國際交流,因為我們流出的和它流入的可能資金的性質不太一樣,有的是股權性的,有的是債權性的,使用資金的人不一樣,背後的團隊不一樣,也許國別不一樣,這樣我們就有一個結構性調整的問題。你現在只能說中國最近幾年來加大了資金的雙向流動,也就是說我們在資金層面上更多的融入了全球的資源配置過程,這會使得我們提高效率。

Q

和訊網

我知道李總理最近一段時間在說我們今年的經濟增長可以保持在7.5%左右,您認為完成這樣一個目標的風險點在什麽地方呢?

A

李揚

今年到這會兒了,到第三季度完了以後,大家比較有把握的看法是今年大概實現7.3%到7.4%,李總理也說過是7.5%左右這樣一種情況,而且大家預計明年可能比今年還會略低一點,而且這個就是說各個部門都覺得略低一點,這樣的壓力小一點,壓力小一點我們就不會幹傻事,自己搞個東西,然後壓力很大就會幹傻事,就會所謂強刺激,強刺激我們最近的一個教訓就是4萬億的強刺激,應當說現在看起來是個傻事。

我們自己不要把增長的壓力搞得太大,讓我們有一個好的心態,從容的從事結構調整,我這裏再次強調,從九點幾假定降到七,降得是水份,很多人認為增長速度下來是個壞事,在我們看來是個好事,一定要把這個觀點扭轉過來,因為是一些水份。我幹嗎要投資投下去以後什麽都不是還要去收拾它呢?我蓋出一個鋼鐵廠然後把它炸掉,我這樣做幹什麽?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有很多收入,有很多人就業。但最後你還要讓人失業,我幹嗎要走這樣一個迂回呢。我認識到現在這塊已經過剩了,我不要再做它好不好呢,其實我們現在做的就是這樣一個事情。

所以,我再說一下,我們經濟增長速度下降實際上是中國經濟走向良性可持續的一個表現,絕對不能認為這是中國經濟不好了,下滑了,更不能像外國那些人唱衰了,不行了,其實要看清楚,中國這樣就更行了。

Q

和訊網

在當前的這樣一種經濟形勢下,貨幣和財政政策方面是不是也需要有一些調整呢?

A

李揚

調整肯定是必要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目前我們這樣一種格局是適應於舊常態的,新常態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各自的態勢、手段和他們之間的配合需要探討,現在都在探討之中。

Q

和訊網

有一些觀點認為,我們的經濟需要一些比較有力度的刺激方式,您對這樣一種觀點怎麽看?

A

李揚

制度變化不需要刺激。我剛才已經說得很清楚了,為什麽要刺激呢,背後就是說7不好,搞到7.5%或者8%好,我已經說了7%就挺好,幹嗎要刺激呢?所以你引到我這個思路上來,很多的結論是順理成章的。如果你希望把經濟增長搞到8%、搞到9%,說實話我們國家是有這個能力,增長速度搞到9%肯定是可以的,但後面肯定是產能過剩,一大堆下崗,又搞得環境汙染。不應當走這條路了。如果不需要把經濟速度從7%搞到9%,那麽就不要你說的那些刺激了,幹嗎去刺激它呢,平和的去做就行了。所以,這個說法都是有問題的。

我覺得正確的說法是我們整個要適應經濟增長速度這樣一個變化,而且這個變化是提高質量、提高效益的變化,從提高質量、提高效益這方面入手,從這方面著眼來改變我們的財政政策、貨幣政策。

李揚

應讓市場發揮更大作用

我覺得更重要的還是要讓市場發揮作用。[詳細]

李揚

不要在北京上海新辦高校了

讓其他地方高等教育都發展起來,不光是北京好學校。[詳細]

李揚

改革深入中國經濟才能發展

改革不深入,城市化就會放慢,農業現代化難實現。[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經濟,經濟學人,對話,茅於軾,中國,中國經濟學人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