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5/04/27 第 007 期
謝亞軒經濟失速下滑是最大風險

本期嘉賓06期2015年03月24日

謝亞軒

謝亞軒

招商證券研究發展中心宏觀經濟研究主管,董事,兼任招商證券(香港)有限公司研究部聯席主管,負責國內宏觀經濟研究和海外宏觀經濟研究,擁有7年應用宏觀經濟研究經驗和管理研究團隊的經驗。曾獲2013年新財富最佳分析師宏觀經濟第六名和2014年新財富最佳分析師宏觀經濟第七名。

主持人

許禎:和訊網特稿記者,曾走進70余家上市公司進行調研,並參與2014年夏季達沃斯論壇等報道,重點關註二級市場。

謝亞軒:預計年內對稱降息1次 降準1~2次

預計央行年內會對稱降息一次,但很有可能這次降息會配合利率市場化改革的完成,也就是存款利率上限的放開,同時,年內還將會有一到兩次降準,累計再降0.5到1個點。

人民幣匯率接近均衡水平 美聯儲加息影響已體現

人民幣匯率已接近均衡水平,今年會在6到6.3的區間波動。美聯儲加息對人民幣構成挑戰,但加息的預期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已經體現,所以,當美聯儲第一次加息時,人民幣匯率不會明顯波動。

央行註資政策性銀行遭誤讀 不能等同於定向QE

央行始終需要一個投放基礎貨幣的對價,在這種情況下,註資也好,或者是購買相應的債券也好,均是投放基礎貨幣的一種常規方式,不需要過度解讀。

經濟失速下滑是目前最大風險 儲備政策應考慮使用

經濟失速下滑是目前最大的風險,因為這會導致反饋效應,比如財政收入出現明顯下滑,同時就業會出現更明顯的問題。如果有政策儲備的話,都應該在這時候考慮使用。

Q

和訊網

各位和訊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最新一期《中國分析師》,今天來到我們演播室的是招商證券宏觀研究主管謝亞軒博士。

Q

和訊網

一季度GDP同比增長7%,創下6年來的新低,目前經濟存在非常大的一個下行壓力,經濟的最大的風險在哪裏?

A

謝亞軒

確實經濟增速是十年來的新低,凸顯了經濟下行的壓力是比較大的,而且我們從最近包括克強總理等等領導調研和他的表態來看,他也明確表達了對經濟下行的這種擔憂,我覺得從結果的角度來說,經濟目前最大的風險就是失速下滑,下行的速度超出你的預計,因為經濟失速的下滑,一方面可能會導致這種反饋效應,比如說財政收入可能會出現比較明顯的下降,它會制約我們進一步采取積極財政政策來穩定經濟的能力。另一方面,經濟失速下滑,就業會出現更明顯的問題。這對經濟本身、對社會穩定都會有影響,所以,我覺得如果從結果的角度來看,最大的風險就是經濟的失速下滑。

Q

和訊網

您覺得我們需要哪些措施來應對短期經濟下行的壓力?

A

謝亞軒

如果應對短期經濟下行的壓力,還是要不得不采取一些逆周期的穩定的政策措施,不管是財政政策還是貨幣政策,包括一些產業層面的政策,如果是有儲備的話,都應該在這時候考慮使用。

Q

和訊網

您我們知道之前貨幣政策使用的比較多,我們的財政政策是否有一些儲備,現在已經釋放出來多少?未來還會有哪些財政政策實施?

A

謝亞軒

財政政策今年較之以往算是比較積極的,因為財政赤字規模有擴大,而且從實際撥付角度看,財政支出的力度較往年也會大一些,所以,財政存款的盡快撥付以及財政支持的基建項目落實,應該說是財政比較積極的支持經濟的一個重要方面。另外,還應該要體現在稅收的改革上,我們一般認為營改增今年要進一步擴大範圍,營改增應該說能夠通過改善服務業的稅收負擔,整體上來說對穩定就業和穩定經濟有幫助。

Q

和訊網

您是如何看待二季度乃至全年經濟走勢?

A

謝亞軒

從現在的預期來看,全年經濟我們預計會穩定在7以上,但這個增速不會太高,因為畢竟還是有些困難。二季度來看從環比角度,應該比一季度有改善,所以,一季度是7.0,現在我們預計二季度會在7.1左右,和全年的增速差不多。

Q

和訊網

在經濟下行的壓力下,市場對於政策放松的預期空前的強化和一致,上周末央行宣布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力度之大已經超越了市場預期。您覺得未來市場貨幣政策方面會有哪些新的措施?

A

謝亞軒

貨幣政策一直是市場關註的焦點,政策放松的方向大家沒有太大的歧義。因為確實經濟下行壓力大,貨幣政策在穩健的這種大的前提下更為積極地操作。所以,二季度看,我們現在預計降息的可能性還是有的,再對稱降息一次,但很有可能這次降息會配合利率市場化改革的完成,也就是存款利率上限的放開。 降準剛剛做了一次,而且是降了一個點,所以,我覺得降準二季度應該不需要再做另一次了,但是三四季度應該還有一到兩次降準,我認為年內來看再降0.5到1個點就夠了,除非經濟下行壓力沒有得到緩解。除了降準降息這種政策操作之外,央行其實在公開市場操作也會比較積極。

Q

和訊網

央行兩個月來首次暫停公開市場操作,您覺得原因是什麽?

A

謝亞軒

暫停公開市場操作,其實公開市場操作逆回購也是向市場註入流動性,降準也是松綁基礎貨幣,所以,其實他們的目的是一樣的,一定程度上可以說,公開市場操作和降準之間是有替代性的,所以,既然做的一個點的超預期的準備金率的下調,那確實暫時不需要公開市場來進一步註入流動性了。但是,比如說只是暫停,並且沒有做反向的操作,很明顯政策的方向是一致的。其實未來還是公開市場操作和準備金的調整,更長的來看,這兩個是互相結合的,一個更短一點,一個更長一點。

Q

和訊網

您覺得央行的這些政策對實體經濟的效果有哪些?

A

謝亞軒

貨幣政策很大程度上更多解決流動性問題,它最終有一個傳導到實體經濟中的問題,就是如何傳導。所以,正常來說貨幣政策的操作,比如說降準和公開市場操作,最直接的還是體現在銀行間的流動性寬裕和利率的下降,如果這個傳導渠道通暢的話,它會通過不管是各種有價證券還是信貸利率下降的角度傳遞到實體經濟中去,這是大致的一個傳導路徑。

Q

和訊網

下面我們聊一聊人民幣國際化的問題,目前人民幣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SDR的評估正在有序進行,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也會在年內實現,您覺得這些對人民幣國際化會有哪些影響?

A

謝亞軒

人民幣國際化,我們希望人民幣被更多的國際認識或其他國家的個人和企業所持有使用,那麽這就遇到一個問題,一個是它怎麽能夠獲得,除了貿易項下的渠道獲得,資本項下從現在的角度來說,資本項下的渠道可能更為通暢或者是更容易獲得,只要我們的可兌換程度提升,所以,可以說資本項目可兌換是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重要的條件,充分條件,加入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SDR無疑是對人民幣國際貨幣地位的承認,我覺得是承認,因為特別提款權也是要求,一方面是貿易上的實體經濟的大國,另外是貨幣可以更自由地使用。所以,我覺得人民幣自由兌換也是在向這個方向邁進,這兩個條件結合起來,會使得人民幣國際化的這種進程能夠更順利地往前推行。

Q

和訊網

這對“一帶一路”和亞投行的建設會有哪些影響?

A

謝亞軒

“一帶一路”除了我們協助其他國家做一些基礎設施建設之外,確實也有一個資金的問題,就是用什麽樣的資金來進行建設,這個資金只要能夠在我們和參與國之間,大家能夠公認接受就可以,就能夠獲得相應的實體資源就可以,所以,人民幣國際化也是會對“一帶一路”的推進以及亞投行未來的資金來源、運用都會提供可靠的幫助。

Q

和訊網

老師您預測一下,今年加入特別提款權(SDR)的概率大概會是多少?

A

謝亞軒

我覺得按照現在的標準來看,其實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是在積極推進的,我們已經是無可厚非的貿易大國,在全球貿易中的重要性是非常之高的,所以,從一個正常的角度來說,中國加入特別提款權的可能性應該是很大的。

Q

和訊網

之前市場上有對人民幣匯率貶值的擔憂,包括降準以後會稍微有一些影響,不過近期人民幣匯率又持續的小幅攀升,已經說回到年初的水平,您怎麽看待全年的人民幣匯率呢?

A

謝亞軒

年初大致是6.2,現在是6.19,所以其實是比年初還略微高了一點點,我覺得整體來看,人民幣從多個維度來判斷,可能已經接近均衡水平了,接近均衡水平的一個市場表現就應該是在一個區間內波動,如果有比較大的內外部衝擊,它短時間內會偏離這個區間,但整體在一個區間內波動,我們也是采取了過去幾年的經驗,給出了人民幣匯率6到6.3的這樣一個區間,我大體認為今年人民幣匯率會在這個區間範圍波動。

Q

和訊網

美國可能在年內加息,這對人民幣會有什麽樣的影響?

A

謝亞軒

沒錯,美國美聯儲的加息是今年市場關註的一個要點,美聯儲加息可能至少會通過利差的角度,以及美元幣值的角度對人民幣產生影響。我也認為去年四季度到今年“兩會”前後,人民幣匯率承壓很大程度上和美元指數的快速走強有關系。所以,我們如果認為美聯儲加息會導致美元匯率或者美元指數的快速上升,可能對人民幣是一個挑戰。但是匯率也是一個比較復雜的問題,就是說美元指數我們認為它會長調,也就是還沒有加息,只是有加息預期,美元指數就充分反映了這樣一個預期,也許到真正加息的時候,可能美元指數又會延續,可能會進入一個階段的弱勢,當塵埃落定之後。所以,也就是說美聯儲的加息,第一次加息和美元指數之間的關系,也許我們在之前已經看到了市場匯率可能會跑到前面,所以,其實還是需要再去評估,說它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已經體現,所以,整體我不認為第一次加息會明顯改變剛才我們做的這種區間波動的判斷。

Q

和訊網

美聯儲加息對資本的流向會有哪些影響?

A

謝亞軒

美聯儲的加息確實會改變內外的利差,所以,可能導致一方面邊際上有一些個人和企業會增加持有美元的資產,也有一些原來介入的美元債務因為擔心利率上升,可能要歸還。所以,在加息預期比較強的時候,會導致資金流入的減少和流出的增加,但這個其實過去半年是一個很好的實驗,已經發生過了,我們看整體的流出規模還算是可控的,這其實應該視作一個經濟主體的正常調整,比如說美國要加息,大家還要再借美元債,那倒是一個很可怕的現象,還債降低杠桿率反而是一個積極的降低風險的做法。

Q

和訊網

另外一個問題,央行和財政部目前註資政策性銀行,使貸款能力大幅度提升,您覺得央行註資政策性銀行是定向QE嗎?

A

謝亞軒

定向QE這個叫法可能比較容易吸引眼球,但規範來說QE是有嚴格定義的。客觀的角度來說,央行需要向經濟中註入基礎貨幣,這個註入基礎貨幣的方式,比如在發達國家往往是用購買國債的方式,也就是說它總要獲得資產增加基礎貨幣的負債。過去來說,我們是用增加外匯資產的方式來供應基礎貨幣的,現在看流入流出比較均衡,用增加外匯資產來投放基礎貨幣的方式做不到,所以,未來其實央行始終需要一個投放基礎貨幣的對價,所以,這種情況下,註資也好,或者是購買相應的債券也好,我覺得都是投放基礎貨幣的一種常規方式,其實不需要過度解讀。 但是,政策性銀行,我覺得確實在新的形勢下,它發揮的作用可能較過去經濟周期上行的期間可能要更大,所以,可能更多的還應該是政策銀行本身職能的豐富和變化上,而不是央行貨幣政策操作層面。

Q

和訊網

老師,最近我有一個數據,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增速未來五年可能會保持10%以上的增速,您覺得這一方面是因為什麽會保持這樣一個強大的動力?

A

謝亞軒

謝亞軒:一方面是中國過去因為人民幣有一個升值的預期,所以,個人和企業都不願意更多的持有人民幣的美元資產,更多願意持有人民幣資產,其實對外直接投資相當於我們主動增持外國或者外幣計價的這種股權、控制權的資產,那麽在人民幣基本接近均衡的前提下,首先匯率因素不再制約大家去增持境外資產了,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在國內產業發展的角度,可能也到了一個怎樣充分利用兩個市場,不管是原材料市場還是終端產品市場的這樣一個階段,顯然我們知道突破貿易壁壘的很重要的一個方式就是直接投資。 第三,過去我們是引進來利用先進技術,其實更規範的做法,當實力達到一定程度用並購方式來獲取先進技術和生產經驗,這也是經濟發展階段的一個必然結果。所以,它是過去我們的對外資產結構以外匯儲備為主的這種方式的修正,未來相當於我們對外資產的結構會更加豐富,除了外匯儲備,我們可能有企業的股權,還有居民持有境外股票的權益甚至房產權益,在這個前提下,我們的對外資產結構會比較豐富,這個其實也是換一種說法,也是我們講藏匯於民的結果。

Q

和訊網

我再補充一個問題,房地產新政的問題,近期房地產新政出臺以後,房地產市場有回暖的現象,您怎麽看待房地產市場全年的預期呢?

A

謝亞軒

房地產市場松綁的政策應該說是大勢所趨,這個松綁很大程度上還是希望化解存量,同時釋放剛性需求,還沒有到鼓勵所謂投機需求的時候。釋放剛性需求,其實也是說更大的得到改善,比如說在經濟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住得更大一點,或者更方便一些。所以,這些房地產政策的推行之後,我預計年內應該會看到成交量特別是一些一線城市成交量的回升和價格的企穩,這應該是比較明顯會出現的信號。

Q

和訊網

那這對整個今年經濟發展會有什麽樣的影響?

A

謝亞軒

至少房地產市場的企穩和回暖,對經濟是正面的影響,因為它通過不管是稅收還是財富效應的角度,對消費、對整個經濟都會有一個幫助,只是說可能之前的周期的角度看,房地產銷量的回升會很快帶來房地產投資的企穩回升,也許這一輪這方面的傳導不像過去那麽順暢,或者不像過去那麽有效,但是至少好過房地產市場進一步的萎縮和價格進一步下滑。

謝亞軒

GDP增速不會太高

GDP增速不會太高,預計二季度為7.1% 。[詳細]

謝亞軒

年內可能對稱降息1次

年內可能對稱降息1次 降準1~2次 。 [詳細]

謝亞軒

美聯儲加息人民幣迎挑戰

美聯儲加息人民幣迎挑戰,但匯率不會明顯波動 。[詳細]

謝亞軒

央行註資政策銀行無需過度解讀

央行、財政部註資政策性銀行無需過度解讀。[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註中國分析師!

關註中國分析師

關註中國分析師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