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5/02/06 第 029 期
祝寶良中國經濟增長要靠改革

本期嘉賓030期2015年02月06日

祝保良

祝保良

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主任、研究員。主持多個數量經濟模型研制和應用工作,在我國物價改革、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經濟預測監測、宏觀經濟調控政策效果評估、中長期經濟發展等工作,都發揮了重要作用。出版《中國宏觀經濟運行定量分析》等專著三本,合著多部。多次參加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年度計劃、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五年規劃研究工作,連續多年參加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報告的起草。

主持人

蘇東:和訊專欄作者,財經作家,媒體人,已出版 《了不起的中國人》、《房地產真相》兩本著作。

行政審批下放激發市場活力

行政管理體制的改革,包括行政審批權下放,上市制度改革,辦企業不用事先繳納註冊資本金等,激發了市場活力的。

今後經濟增長需靠技術進步

隨著人口撫養比上升,儲蓄率下降,依靠大規模投資已不現實。今後長期增長動力就要靠技術進步,靠勞動力素質提升,靠投資效益,而要做到就要靠改革。

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利好中國

原油鐵礦石價格下跌,對中國有好處,不能把它說成是壞處。已經把利潤轉移給中國了,但為什麽企業還虧損,是因為改革太慢,現在國企改革等推得比較慢。

Q

和訊網

對於去年中國的經濟走勢,有什麽樣的具體評價呢?目標完成得還好嗎?

A

祝保良

祝寶良:我對2014年的經濟評價,我覺得還是叫穩中求進。所謂的穩,第一是經濟增長速度是穩的,比如說GDP的增長速度,估計全年應該在7.3%到7.4%。季度之間的差別也非常小,工業基本算穩定。

A

祝保良

從三大需求上看,外貿統計數據看只有6.1%的增長。但是去掉2013年一到四月份外貿虛假的成分,商務部算過2014年的出口增長為8.7%。我們當時認為是8.5到9之間,也完成了原來的預期目標。投資的增長速度可能會稍微慢一點,但是慢下來的速度,也是當時跟發改委16%的增長速度一致。所以,經濟增長是比較穩的。主要的經濟增長的指標,GDP,投資,外貿這些有預期目標的,基本上實現了。第二個比較穩定的是就業。去年通過改革,包括服務業的發展上升,就業增長速度比預期好,也算是一個穩定的指標。第三個是物價,平均下來,CPI是2%,PPI,也就是工業品出廠價格指數下降了1.9%,CPI下降的幅度,2013年的同期是2.6,幅度下來了。看物價,我認為也還是比較穩定。但是從2014年9月份以後,由於國際上的大宗產品,主要是原油價格跟鐵礦石價格進一步下跌,PPI的下跌幅度加大了。一兩個月以後,我們的CPI的降幅,增長的速度也放緩了。

A

祝保良

在社會上引起一個很大的爭論,是不是進入通貨緊縮。我不太同意通貨緊縮這個判斷,只是物價在下跌。很大的因素除了國內的產能過剩以外,國際上的價格變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們都有一些量化的測算。我個人認為,總體上說物價還是比較穩的,物價穩還有一個指標,就是房地產的價格。房地產價在2014年年初,逐漸回落以後,9月30號出臺了把限購,限貸的一些政策,取消的一些行政性的手段。房地產的調控恢復到一個常態。整個房價去年也是基本穩定的。從經濟增長、就業、物價這幾個指標看,我認為是穩的。

A

祝保良

除穩之外還有進,進在哪兒呢?主要是有這麽幾個方面。第一是結構,經濟結構調整還是有進展的。表現在四個方面。一是產業結構。這幾年服務業的比重一直在上升,從2012年服務業超過了制造業以後,比重一直在上升。對就業的帶動作用也很大。從PMI可以看得出來,制造業部門的就業是下降的。而服務業部分的就業是上升的。很多人也只看到了制造業的就業在收縮,沒看到服務業比重在上升。所以大家對就業數字有疑問。我個人覺得,這是產業結構調整的一方面。第二,從制造業本身,我們看到也在調整。這個調整就是,原來產能過剩的行業,盡管出去得很慢,淘汰、兼並破產慢,但是發展速度是下來了。鋼鐵、煤炭這些產能比較過剩的下來了。而一些新的有需求的產業在上升。

A

祝保良

包括醫藥,一些裝備制造,航天航空的一些新興行業,還有一些環保產業,他們的增長速度是快的。所以,產業結構實際上在調整,只不過這些新的產業占整個工業的比重不大,只有不到5%左右。對整個經濟的支撐作用太小,不像前面我們看到的煤炭,鋼鐵,化工,有色占的比重那麽大,他們稍微一降,你就看到在下降了。這是第二個結構調整。 第三,是需求結構,因為投資在下降,增長速度在放緩。 出口如果去掉一些不可比的因素,增長速度還是不錯的。消費增長穩定,整個發展速度回落,消費穩定的情況下,消費的貢獻就上升了。中國進入新常態以後,儲蓄率增長速度在放緩,人口結構在變化,消費的比重在上升。這一調整,並不僅僅是我們政策的調整,可能還是基本面的一些變化帶來的結構在調整。所以從結構調整上,我認為還是有一定的進展的。這一結構調整,有基本面的變化造成的,有市場壓力造成的,也由於一些政策調整造成的,改革性政策。 另外,改革也可圈可點。這屆政府執政以來,2012年以後,特別是三中全會開完以後,我覺得在改革上還是有比較大的一些動作。

A

祝保良

真正發揮成效的改革,我看到的是兩個。一是關於行政管理體制的改革。行政管理體制的改革,當然包括行政審批權下放,上市制度改革,辦企業不用事先繳納註冊資本金等等,這些改革成效是比較大的,還是激發了一些市場活力的。統計下來,我記得2013年有500多萬家企業,2014年好象就批準了一千萬家企業。當然企業註冊完了以後,是不是在大量投資,是不是在運營,還不好說。但是不管怎麽樣,是有這些創業的人在這裏面,還是有一定的投資和拉動作用的。還有是價格的改革,像投融資體制的改革,我覺得這是在革政府的命,政府自己在改革,把一些行政權力下放。這塊是有成效的,也是很不容易的。

A

祝保良

第二是財稅制度改革,營改增。營業稅改成增值稅,到今年,我估計全部推開了。實事求是說,對服務業的發展有非常大的貢獻。有兩個作用,第一個是把服務業從制造業裏面分離出來了。過去服務業沒有優惠政策,稅收是營業稅。制造業部門是收增值稅的,很多服務業被混到制造業裏面,為了享受增值稅。改成增值稅以後,就沒必要了。分離出來有什麽好處呢?專業化了。只要是專業化,效率就高,這是肯定的。第二塊,也確實促進了服務業本身的發展。新興服務業也起來了,新興的一些業態等等。比如互聯網,像阿裏巴巴類似的服務業,就創造出來很多服務業的發展機會。當然,還有其他很多的改革,但是我個人感覺到,還沒發揮出作用出來。像大家最關註的,國企改革,金融的一些改革,整個大財稅制度的改革。農村的改革,包括土地制度的改革。這些改革,我覺得很艱難,推行的速度也沒有大家預期的那麽高。如果再進一步推,還是會發生更大的作用,但是不管怎麽樣,改革還是有進展的。所以,我覺得從這幾個層面,從經濟增長,產業結構改革幾個方面來看,去年的經濟,相對說還是不錯的。所有的經濟指標,基本上都完成了,應該說完成得還是不錯的。

A

祝保良

今後經濟增長需靠技術進步。

Q

和訊網

您對去年的經濟做了一個非常全面的闡述,大家都很關心今年的經濟會出現一種什麽情況?

A

祝保良

祝寶良:對今年的經濟增長,我想有那麽幾個大的問題,或者國際環境,是要考慮的。 從國內看,幾大問題都沒有完全得到解決。第一是關於產能過剩的問題,遲遲沒有出清。和美國相比就差得很遠。美國經過這麽三五年的調整,已經出清了。而我們一些產能過剩的行業,還沒有出清,表現在PPI連續三年的下跌,而且下跌的趨勢還沒有結束。這是一個問題,影響到了我們對制造業的一些投資,也影響到我們資金的使用效率,這是一個大問題。 第二大問題,國家現在正在著手解決的,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債務處置。去年國務院43號文件對這個問題做了規範。但是規範過程中,我們覺得可能有一些基礎設施融資問題,會受到一定的影響。怎麽保障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我們也看到有一定的問題。 第三是房地產,房地產到底怎麽走?調整多長時間?影響了我們房地產的一些投資。 第四問題,在前三個問題都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的時候,我們發現,一方面價格在往回走,另一方面又看到企業的融資成本居高不下,這種結構性的矛盾。雖然中央去年解決了一年的融資成本過高的問題,但還沒有看出什麽太大成效。另外,我們在過程中也看到,有一些風險,包括財政的,包括金融的一些風險也在積累,這些問題都沒有解決。 從短期看,我覺得還有兩個問題。第一就是國際市場的變化,和美國加息。美國現在看起來確實經濟不錯,比我們預期的要好,什麽時候加息。然後,對國際資本市場帶來什麽樣的一些影響,對中國還有一定的不確定性。

A

祝保良

第二,實際上有一個非常短期的因素就是庫存。從2013年的七八月份,中國的工業產成品庫存就在上漲。一直漲到2014年八月份,上升是非常快的。去年八月份,產成品庫存增量大概接近三倍了,2.9倍。從去年八月份開始以後,庫存增速在放緩,但是庫存量還是很大。它對短期的經濟增長,造成一定的影響。特別是對今年上半年經濟增速會有一定的影響。即使影響0.1、0.2個點,從目前看下來,也還是比較大的一個事情。在這個大背景下,經濟下行的壓力還是很大的。 當然,還有一個好處,油價下跌,鐵礦石的下跌,把國際上一大部分的利潤轉移到中國來。我自己算了一下,像去年一年,按照鐵礦石跟原油價格下跌的幅度,往中國轉移過來的利潤應該有4500多億。相當於我們整個工業增加值的2%。理論上說,國際大宗產品下跌是利好中國經濟的,壓低了價格,增加了你的利潤,降低了生產成本。通過降低生產成本以後,使得收入的購買力增加,也可以壓低利率,使投資增加。

A

祝保良

本來是對中國非常利好,但是我們看到,由於國內產能過剩的這些問題,反而企業的經營出現了很大困難。回到我前面講的,國際上利好的因素,好象在中國經濟裏面並沒有明顯地表現出來。這一問題也影響著今年的經濟增長。速度肯定是要往回落一落,我個人覺得。要落,又要把經濟穩定住,核心就是短期之內怎麽穩定投資的問題。穩定投資的核心是怎麽穩定房地產,穩定基礎設施建設。

Q

和訊網

其實您說了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之前,房地產一直是中國經濟增長的引擎,現在房地產貌似已經不會擔當這樣的引擎作用。那麽,您認為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應該在哪些方面?

A

祝保良

祝寶良:經濟增長的動力,我覺得是兩個含義,一是從中長期看,看生產要素。經濟長期增長的動力,是說生產要素發生了什麽樣的變化。應該往什麽方向變化發展。這是最近總書記提出來的“新常態”裏面很重要的一個內容,就提到,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由過去的要素驅動要往創新驅動來轉變。核心是說,過去依靠低價勞動力,人口紅利。如今勞動人口已經開始下降了。 第二,靠通過引進國外的技術,國內大規模的投資。隨著人口撫養比的上升,儲蓄率在下降了,大規模的投資也不行了。剩下的長期的動力就要靠技術進步了,靠勞動力素質的提升,靠投資的效益了。從長期看,我們的經濟增長動力就放在這兒。就是要通過改革,營造創新創業的環境,人才適應的環境。 不要去幹涉他的投資,這樣他的效率就會高。這是我們的根本動力,改革也是再往這個目的在發展。但是短期看,穩定經濟增長,靠什麽?

A

祝保良

主要就看三架馬車了。看出口,看消費,看投資。剛才也解釋了,世界經濟,大家普遍判斷,現在主要是靠美國經濟在拉動,除了中國以外。盡管世界經濟增速,在慢慢地復蘇,但是靠出口,短期內也出不去那麽多。 不是要放棄出口,而是說出口的市場就那麽大。2014年的出口增長只完成了6.1%,今年的目標,我認為也就是8%這麽一個提法了。消費增長一般來說穩定,這兩年居民的收入增長快於GDP增長,消費增長應該還是可以的。但是讓它大規模的增長還是很難的。所以,短期穩定經濟增長的核心就放在了投資上。

A

祝保良

投資方面,制造業產能是嚴重過剩,不能再投了,只能投到新興產業上去。傳統產業不能再投了,而且還要兼並,走出去,破產,降資本存量的。這樣一來,實際上剩下的兩塊投資,就是房地產,跟基礎設施建設。一旦房地產投資慢,必須靠基礎設施建設來承擔。 但基礎設施投資建設,主要靠地方政府的融資平臺,或者政府性債務。我們43號文件在處置這個問題。在處置的過程中,就有可能影響到資金來源跟投資。所以,這個就比較慎重。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不管從哪個來的,核心反正在財政政策上。讓財政政策積極一點,目的是來支撐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 過去打壓房地產的一些行政手段,去年9月31號已經全部取消了,我認為還可以繼續取消,讓它回歸到市場決定房地產價格。這可以通過我們對穩健的貨幣政策,通過一些實際融資成本的下降上,來保障房地產的投資需求,不至於急劇調整——還是要調,但是要緩慢地調,這樣可能短期才能穩定經濟。

A

祝保良

所以,從短期看,我認為經濟增長的動力,就放到了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和房地產上了。背後就是我們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更加有力度,文件的貨幣政策,也要松緊適度。這就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的短期宏觀調控的目標。

A

祝保良

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利好中國。

Q

和訊網

去年對經濟大家是有很多悲觀言論的。而在今年,逐漸地大家樂觀的情緒多了起來。您認為悲觀和樂觀的情緒,各自都有道理嗎?未來經濟增長,樂觀的情緒,隨著谷底走向慢慢復蘇的情況是不是會逐漸多一些?

A

祝保良

祝寶良:現在對中國經濟,悲觀的判斷,是由於中國有很多結構性問題沒解決,特別是產能過剩始終沒有出清。這之前,經濟是起不來的。只有出清了,再有需求,大家就開始增加投資,增加就業,經濟就開始回升了。我們看到在美國已經出現這個情況了。從2013年開始,QE退還要加息了,因為市場出清了。但是歐洲,看日本,始終沒解決這個問題,出清不了,過剩產能消化不掉,新的產業沒出來。 中國實際上也面臨這麽一個問題沒解決。所以,中國經濟還再繼續探底的過程當中。這時就出來另外一種言論了。既然經濟在下行,就有通貨緊縮的風險。甚至有人說中國已經出現通貨緊縮了。而出現通貨緊縮,有人說是需求不足造成的,應該進行大規模擴張,把經濟拉上去。

A

祝保良

這就引起第二個爭論。中國到底出沒出現通貨緊縮了?有通貨緊縮的風險?還是根本沒有通貨緊縮,而是結構性問題?這引起了學術界的爭論。這個爭論,影響了政策,也影響了對未來經濟的判斷。實際上核心問題,目前看起來,我認為就這兩大問題。 所以,我第一個判斷,我覺得這一背景之下,經濟還在繼續往下探,探到什麽時候?就看改革速度快不快?能不能把過剩的產能很快淘汰掉。同時,也看看世界經濟的發展,中國的一些對外經濟政策的變化,包括“一帶一路”,能不能結合到一塊,使得市場很快地出清。一旦出清了,底部就探到了,從周期的角度上說,就應該上升了。

A

祝保良

當然前面鋪墊過一個,從中長期看,還是生產要素能支撐多高。如果經濟開始出清了,那麽當時的速度也是潛在的增長速度了,可能統計下來的速度不高,甚至還在降。但是我認為那個時候經濟就開始上升了。上升反應出來一些企業投資效益在改善。因為沒有過剩的產能放在那兒,企業的利潤在上升。整個基本面是改善的。 第二是通貨緊縮的判斷。如果大家認為通貨緊縮,確實是需求不足,那有人認為就要拉升。我個人不太同意這種看法,我認為很大原因還是結構性的,產能過剩造成的市場不能出清帶來的問題造成。短期PPI繼續下跌,是因為外部大宗初級產品下跌引起來的。

A

祝保良

當然有人說,國際上大宗初級產品價格下跌,就是因為中國需求不好造成。實際上我們看,中國的需求變動,有所下降。但是經濟增長基本上在7到8中間,已經穩了四年了,從2012年開始,就穩在這個水平上。為什麽近期大宗初級產品價格暴跌?我認為主要是供給原因造成的,並不是需求原因。因為國際上前些年的大規模投資,跟中國一樣,也沒有出清。同時,還有個別國家,為了地緣政治的利益,不肯限產,OPEC等。 影響中國最大的,一是鐵礦石價格大幅度回落,二是原油。 我們都算過,大宗初級產品價格,特別是原油跟鐵礦石價格下跌,就使中國的PPI下跌,按照2000年當時中國的結構估計,下跌了1.7個百分點。考慮到最近的結構變動,我們後來修正了這個結果,估計也得有1.2個百分點。所以說,下跌主要是外部的供給性衝擊造成的,是對中國有好處的,不能把它說成是壞處。已經把利潤轉移給中國了,但轉移給那麽多利潤,企業還虧損,那什麽原因?是改革太慢了,現在整個國企改革全部停在那兒不動。另外,金融改革,包括財稅改革都推不動,造成這些問題。不能賴在通貨緊縮上。

A

祝保良

對中國經濟,我認為不要悲觀。只要我們快點改革,讓市場加快一點出清。當然,我們不希望像市場經濟國家那樣大規模出清,因為在中國做不到。我們可能是有控制的,穩中求進的總基調,慢慢地出清。 但是確實,存在的這些問題,解決起來也是比較難。我持這麽一種看法,把經濟增長未來一段時間能穩定在6.5到7之間就是非常好的一個速度,也是很快出清的速度。

祝保良

改革激發了市場活力

祝保良:改革激發市場活力。[詳細]

祝保良

中國的產能沒能得到出清

美國經濟經過三五年的調整,已經出清了。[詳細]

祝保良

今後增長必須靠質量

祝保良:今後增長必靠質量。[詳細]

祝保良

原油鐵礦石下跌對中國有好處

俄因為改革太慢,現在國企改革等推得比較慢。[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經濟,經濟學人,對話,茅於軾,中國,中國經濟學人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