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5/03/18 第 032 期
馮俏彬財稅體制改革是改革的基礎

本期嘉賓033期2015年03月18日

馮俏彬

馮俏彬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2005年畢業於財政部科研所,獲經濟學博士學位;2005-2006赴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做訪問學者;2007年獲第三屆黃達—蒙代爾經濟學獎;2012年獲第五屆全國財政科研優秀成果一等獎。主要從事公共財政、政府預算和應急財政方面的研究。

主持人

蘇東:和訊專欄作者,財經作家,媒體人,已出版 《了不起的中國人》、《房地產真相》兩本著作。

稅制改革排除對生產經營活動幹擾

去年以來營改增方面有很多進步,中央也出臺了一些減輕中小企業創新、創業方面稅費負擔的措施,都有減稅的效果。

我國稅費名目還是有點繁多

如果把費、基金,和其它一些政府收入與稅收加起來,它和GDP的比例我們叫做廣義的宏觀稅負,以2014年上半年的數據看,稅負水平達到了36%。

財稅體制改革是各項改革的基礎

好的財稅體制,就相當於管住了政府,在我們這樣一個長期以來政府居於無可置疑核心地位的國家,是非常重要的,是各項改革的基礎。

Q

和訊網

現在有一些專家認為,降息後的活水根本流不到實體經濟當中,而且經過一系列寬松的政策以後,中國經濟似乎有了“抗藥性”,刺激政策顯得很乏力,您怎麽看待這個問題?

A

馮俏彬

首先,所謂的活水不能流到實體裏面去,我覺得是有一點點誤區。對這個東西的理解,分幾個面去看。第一,實際上所有的資金,或者說所有的實體,看你怎麽去理解,比如說大家習以為常地就會說房地產是不是實體,特別是前一段大家都在提,整個的資金都到地產裏去,沒到實體裏面去,實際上很明顯這個看法是錯的,地產本身也是一個實體,這是一個問題。 第二,大家可能關註比較多的實體,我們過去的傳統產業,因為我們都清楚,實際上拿不到錢的人,才會說我們這缺錢或者幹嘛,但是實際上我們看另外一塊,比如新的行業,我們看PE基金,看這些新興行業,實際上他們拿到錢的速度,可融的程度是非常高的,他們可以一下給很高的估值,但是他們就不會說我有很多錢,這是一塊,這是實際上是在做的。 第三,可能大家比較關心的所謂的證券市場,大家覺得降息之後,整個資金到股市裏面去了,這是不是也是一個虛擬的,沒到實體裏面去,實際上很明顯我覺得也是錯的。為什麽這麽說?因為不管是直接融資,證券融資就是一個融資方式,銀行這塊是間接融資,我把錢存到銀行,然後銀行給到實體裏面去。如果說股票市場不斷擴張的話,包括證券市場,這兩年速度很快,實際上它也是到實體經濟裏面去,從這幾個面上看的話,也就是說錢出來的話一定會到有盈利能力的地方去,這樣來看,其實我們是不用擔心實體或者虛擬這塊的,是這樣去考慮問題。

Q

和訊網

您認為哪些行業會受益於寬松的貨幣政策?

A

馮俏彬

我覺得要分析政策的話,他本身就是一個延伸的問題,也就是說他很難去決定整個經濟趨勢,如果那樣整個經濟就沒有周期了,這樣看本身這個是有一些偏見的,目前這個政策的確不是像之前想的效果那麽好,這個好我覺得應該是客觀的。往後看復蘇的話,說白了,經濟什麽時候自身需求穩住,這個時候政策作用大家才會感受到比較明顯,因為去年年底托了一把,放了一些項目和資金出來,就會使整個經濟的下行是緩慢的,這也意味著整個經濟的觸底是延後的,這是看復蘇的問題。 至於哪些政策(涉及)受益的行業,如果說從這兩個渠道去看的話,實際選行業是比較好選的,因為首先我們要找就是有自身趨勢,自身趨勢在這,政策再來一個錦上添花,這種行業才是一個趨勢性的行業。比如我們現在關註比較多的,一是所謂新的消費亮點或者新的熱點,各種戶外旅遊、體育,算是一個層面。二是如果說有盈利的地方,昨天李總理的這個會也是這樣提,也是所謂“互聯網+”通過我們調研來看,這塊是變化非常快的一些行業,幾乎每一個行業都在受它的影響,這樣來看在邊緣性裏都會出來一些比較好的公司或者行業,這是我們選行業最主要的一個思路。

Q

和訊網

減稅,減輕社會的總體負擔,已經成為社會共同的呼籲,在這方面您覺得我們完成的目標了嗎?

A

馮俏彬

關於減稅的問題,社會關註度一直很高,也是我們上一屆政府和這一屆政府的工作重點。在這方面我們已經有了很多的進步,主要是體現在我們對中小企業在稅費上給予了非常明顯的減輕,社會各界的反映也很好。 但是總體而言,從減輕社會負擔這個角度,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Q

和訊網

A

馮俏彬

是這樣,在十八屆三中全會以後,中央就把稅制改革作為整個財稅體制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提出來。在這之後財政部門提出了一個稅制改革的核心表述,叫做六稅一費改革。這六稅當中,一是營改增,就是營業稅改增值稅的改革,二是消費稅、資源稅、環境稅、房地產稅、個人所得稅,另外就是清理不規範的稅收優惠,所以我們簡稱叫做六稅一費改革。 這六稅一費改革當中,總體看上去,營改增是有確確實實的減稅效應。財政部也做過測算,如果營改增做到位,在全國範圍內要減輕大概四千億左右的稅收。 去年以來,在營改增方面有很多進步,而且在中央也出臺了另外一些減輕中小企業創新創業方面的稅費負擔的措施,這方面都有減稅的效果。 但是從現在的六稅一費核心的改革來看,如果把這個事情全部做到位,實際上總體來講它的加稅效應還是要大於減稅的效應,這一點我們覺得應該向社會各界說清楚,而且要引起各方面的警覺。

Q

和訊網

是不是要在當前稅負總體穩定的前提下,再深化稅制的改革?

A

馮俏彬

現在稅制改革方向性非常清楚,主要就是從間接稅改為直接稅。 我們以前的稅制結構,我個人有過一些總結,就是主要分布在生產、經營活動的前端。 具體地說,我們假設一個社會的經濟活動是由四個相互聯系的組成部分組成的,就是我們通常所熟悉的生產、交換、分配、消費這四個環節。比如我們把生產和交換環節作為前端環節,消費和分配作為後端環節。如果這麽來看,在這之前我們的稅收主要是分布在生產和交換環節的,表現為我們流轉稅占比很高,間接稅占比也很高。 但是稅制改革未來發展方向來看,或者從一個國家構建現代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方面的要求來看,我們的稅制結構改革肯定要往後端延伸。就是在收入、消費、分配,還有財富方面要分布更多的稅種,它可以達到很多方面的功能。可以使我們的稅收,一是在收入分配方面發揮更大的調節功能,二是也確實可以減輕我們對生產交換環節,也就是生產經營活動的幹擾,可以使我們的稅收更加優化、更加中性,更加有利於大眾創業、萬眾創新。 這種稅制改革方向毫無疑問是非常正確的,就是由間接稅向直接稅的方向轉化。所以說,我一直表示,我們大的改革方向第一是正確的,第二是必須要深化堅持改革下去的。 我國稅費名目還是有點繁多。

Q

和訊網

大家知道,當前政府財政收入其實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稅收,還有一部分是各種稅費、基金等,有一些研究指我們當前總體的稅負其實並不是特別高,但是如果加上一些費和基金等,總體社會負擔就比較高了,是這樣嗎?

A

馮俏彬

這方面情況是這樣的,在稅收上有一個衡量社會負擔的指標,叫做宏觀稅負,這個宏觀稅負又分成大口徑、中口徑和小口徑。通常所說的以稅收來計算的社會負擔,它的計算公式就是稅收和GDP的比值,用這個比值來計算我們叫做小口徑,叫做狹義的宏觀稅負。這個稅負水平有多高呢?以2013年、2014年左右的數據,我們大概也就是在20%左右。 20%左右,無論是和世界上發達國家,還是和發展中國家相比,還是和我們自己的分配結構相比,這個比例都不算高。這是我們一個基本判斷,以稅收表現的負擔實際上是不高的,這也是我們有一些部門領導,還有一些專家向社會做解釋,說我們稅收負擔並不重,這一點我同意。 但是問題在於,作為老百姓這個角度來講,他在談到稅收負擔的時候,由於對政府的收入結構並不是太清楚,還是感覺比較高。這是因為,政府的收入當中,除了以稅收形式,取得一部分之外,還有其他的收入形式,具體表現在我們說的各種各樣的費,還有各種各樣的基金。 我們有一個專業名詞叫非稅收入,裏面包括的內容很多,但是大致以各種費和基金組成。如果把這兩塊加起來,把費、基金,還有其它的一些收入再加起來的話,這個比例我們叫做廣義的宏觀稅負。一計算下來,那麽我們以2014年上半年的數據來看,稅負水平就可以達到36%。 換句話說小口徑的宏觀稅負和大口徑的宏觀稅負之間有16%的差距,這個差距非常大。 為什麽普通的老百姓、企業,還有整個社會會認為政府的稅收負擔太重,原因就在這兒。原因不完全在於稅收,我們稅收當然也有很多的問題,但是更重要的原因還是在於我們政府收入結構本身是比較大的。有時候老是說名目比較繁多,是從這個原因上體現的。

Q

和訊網

36%的稅負在國際上看是不是就不算低的了?

A

馮俏彬

我們做過比較,如果以36%來算的話,無論是和OECD國家相比,還是同發達國家相比,還是同發展中國家相比,這個水平算中等略偏上一點,不算最高,但是也不低。這一點是要明確的。

Q

和訊網

如何能讓我們居民普遍的稅負感覺更輕一點,有沒有一些舉措和政策選擇?

A

馮俏彬

我想說的一個意思,首先,對於稅收大家要客觀的、理性的看待,實際上就是有人類社會開始,就是人組成成社會的時候就有稅收,所以稅收是非常古老的存在,換句話說有人類社會就有稅收,所以我們簡單地講降低稅收,或者不要稅收,這種想法都是不太理智的。 第二,我們當然希望稅收越少越少,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在這方面我們政府在一些方面是可以做工作的,讓大家減輕稅負的痛苦感。比如現在,一是對政府的整個費和基金要進行清理,特別是涉及到一些收費的問題上,一定要向老百姓講清楚收費的依據、收費的標準,以及收費的資金是怎麽使用的。這方面隨著我們公共服務的加強,實際上是涉及到了一個更大的命題,就是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的定價問題,到底多少錢合適。 在去年年末,新華社連發了十篇文章,問政府的錢去哪兒了?其中包括大家非常關心的停車費,還有高速公路收費,甚至還包括其他的費用等等,其實這裏面反映的都是問題,老百姓反映的問題,就是這些屬於公共服務收費的錢怎麽用的。而現在沒有人能夠把這個事情說得清楚。 所以第一步,我看有一些專家和老百姓對這個問題的要求,就是收入要納入預算,讓我們看到這個錢到底是怎麽回事。這還只是第一步,其實後面有更深層次的問題,一旦我知道了這個錢到底收了多少、用了多少之後,我下面接著問的問題,就是這個錢的收費標準是怎麽定出來的,應該有什麽樣的調整機制,應該有什麽樣的立項機制。這些更深層次、更復雜的問題漸漸就會被扯出水面。 所以,對於費、基金的問題,第一步是要對它進行清理,要做到家底有數。現在坦率來說這方面的情況很亂,還不能夠說我們對這個家底很清楚。 第二步才是對基金進行一些清理。大家也看到,去年以來政府回應減稅的呼聲其實主要是表現在降低稅費上面,這也是我們對這個問題的觀點,就是減稅不如減費、減基金,這是更具有現實性,而且從制度體系的建設上來講,也是具有可操作性的東西。 所以我覺得恐怕從費和基金的清理、規範,以及後期的監管上入手,這方面我個人認為還是有很大的空間可以作為的。

Q

和訊網

是不是可以在立法方面有一些作為?

A

馮俏彬

對,您這個問題提得特別好。比如,去年財政部隨著油價下降,當時連續三次發文提高了燃油稅,社會各界對此反映很大。包括我還有其它一些專家,對這個問題的看法,也是認為這實際上是一個稅收的立法權問題。 財政部在提高燃油稅問題上,在現在的法規體系下來說,並不涉嫌違規,當然也談不上違法,它也是在授權的基礎上把這個事情做出來的。 但是問題在於,正如全國人大新聞發言人傅瑩女士講的那樣,隨著我們國家經濟社會的發展,包括稅收在內的立法權要逐漸的拿到政府之外的另外一個部門來確定。這是更根本性的問題了,稅收立法權要收歸人大。 如果我們能做到這一點,凡是政府要加稅,或者新增稅收,涉及到稅收方面的變動,換句話說就是要增加社會負擔的舉措,都要得到人大的同意。而在人大的制度框架下就有一整套的程序來討論這個問題,這樣它會獲得更多的合法性。現在這個問題看起來也是比較急迫的問題。 財稅體制改革是各項改革的基礎。

Q

和訊網

我們當前面臨好幾項比較迫切的改革,財稅體制改革只是一個方面,您感覺它在我們的總體改革當中處於什麽樣的地位,會給我們的社會帶來什麽?

A

馮俏彬

這個太重要了。你一定註意到,克強總理的很多講話中都提到,財稅改革相當於新一輪全面深化改革的開堂鑼鼓,是整個改革的先鋒。所以在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決定當中,把國家的財稅體制上升到國家治理的基礎和基本保證。原因就是因為財稅體制改革規範的就是政府和社會的關系,政府和市場的關系。 換句話說,有一個好的財稅體制,就相當於管住了政府,就規範了政府。這一點對於我們這樣一個發展中的中國,對我們這樣一個長期以來政府居於無可置疑核心地位和主導地位的中國社會來講,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這方面的改革才是基礎,是其它改革能不能夠成功的基本保障。

Q

和訊網

其實各個政府部門都有這樣的想法,希望自己的權力更大,掌握更多權力,這可能就是造成各種費、基金難以解決的根本原因,能不能做一些推進的工作?

A

馮俏彬

這個問題是比較大的問題,說大了它是一個政治體制的問題,就是怎麽樣對政府賦權,怎麽樣對政府行使權利進行監督,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覺得在2049年,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實現的時候,我覺得在這個問題上有望慢慢破題。 但是從現在來看,政府自身通過加強管理,通過公開信息,通過有意識的引入開門改革這樣一些事情,還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使這個問題在不出大的風險的狀態下,軌道上的,我覺得還是可以做到。

Q

和訊網

就是總體的政府收入,應該納入一個可監督的通道裏面。

A

馮俏彬

對,透明、公開,可以看到,我們叫它可視化。 首先讓我們知道政府怎麽花錢、怎麽收錢,先讓大家看到,看到以後,其中的一些不合規、不合法的就擺不上臺面,就會被發現、會被質疑,相關的就會有所規範。所以我們在現階段可以看到的其實主要還是在公開透明,然後走向規範。 至於構建一個大的政治框架還是比較遠的命題。

馮俏彬

我國宏觀稅負不低

以2014年上半年的數據來看,稅負就可以達到36%。[詳細]

馮俏彬

財稅體制改革是基礎

去年以來,營改增方面有很多進步,都有減稅的效果。[詳細]

馮俏彬

各種費基金要納入預算監督

收費標準是怎麽定出來的,應該有什麽樣的調整機制。[詳細]

馮俏彬

去年有一些減稅措施

去年以來,營改增方面有很多進步,有減稅的效果。[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經濟,經濟學人,對話,茅於軾,中國,中國經濟學人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