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5/06/30 第 037 期
邵宇每次股市下降都是外資建倉的好時機

本期嘉賓037期2015年06月30日

邵宇

邵宇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主持人

張吉龍:和訊網特稿記者,走訪光大、聯想等多家國內外頂級公司,參與達沃斯論壇、博鰲亞洲論壇等重大活動報道。

短端流動性已充足 輪到財政政策發力

現在問題在於短端的流動性已經比較富裕了,為什麽經濟還相對比較弱。我認為關鍵在於花錢這一端,實體經濟真實的需求或投資並沒有相應地上行。既然是這樣一種情況,因為貨幣政策已經做出了自己這樣的努力,換到財政政策應該有所表現了。

A股已經跌到外資抄底心理價格

海外投資者的心態是比較矛盾的,他考慮到價格比較高,所以跌了10%—13%的水平他覺得這個價格可能比較舒服,會進來買一些比較權重的板塊或新興產業投資機會。

全球化4.0已經開始

我們在全力做人民幣國際化、資本帳戶開放,以及去做“一帶一路”,通過亞投行對海外進行投資,這正是全球化4.0一個重要的標誌和全新格局。所以,我們認為全球化4.0正在開始。

Q

和訊網

邵老師,現在不少學者認為我們現在寬松政策正在從貨幣政策轉向財政政策,您是否同意這樣的看法,這種轉變對我們的經濟和資本市場有什麽影響?

A

邵宇

很長時間我們都試圖對經濟做一些托底的操作,包括相對積極的貨幣或財政政策,總體經過上一次的降準大家已經觀察到了銀行的流動性還是比較充沛的,現在問題在於短端的流動性已經比較富裕了,為什麽經濟還相對比較弱。我認為關鍵在於花錢這一端,實體經濟真實的需求或投資並沒有相應地上行。既然是這樣一種情況,因為貨幣政策已經做出了自己這樣的努力,換到財政政策應該有所表現了。所以,我是認同這種觀點的,財政政策應當更加積極。 總體來說,拉動經濟增長需要大量投資,財政政策更積極的話可以啟動那些誌在長遠的一些重要基礎設施建設。這些重要的投資項目在“十三五”規劃裏可能都有,或者它只是啟動時機的問題,考慮到現在經濟比較弱,流動性又比較寬松,盡快驅動這樣的財政政策正是非常好的選項。 如果這樣的情況發生,會對經濟和資本市場產生什麽樣的影響呢? 首先,流動性不可能在邊際上特別寬裕,大家就要挑選真正實體經濟增長或投資所在,或者把一般估值提升轉向更為精確的投資、消費或者需求重點領域。如果財政政策更加積極,就意味著重點區域的基礎設施建設,可能他有更多的投資,比如京津冀和長江經濟帶甚至“一帶一路”,它就會形成項目投放的高潮,這就意味著對資本市場,你不能片面地撒網,只能去挑一些重要或重點地區進行相應的投資。 同時,因為財政政策如果變得更加積極的話,對以前原材料的需求都會帶來一定的影響。比如大宗產品價格會有一定復蘇,電力、能源等等這樣一些投資機會也會因為這樣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被市場所認識到。

Q

和訊網

剛才這種政策的轉變,市場對於下半年降息的可能性爭論很大,昨天渣打銀行就發布一些報告,下半年不可能降息了,您是否同意這種觀點?或者您認為下半年降息的可能性有多大?

A

邵宇

我認為我們的貨幣政策一直都是相機決策的,上一次存款準備金的調校它對我們的流動性已經產生非常大的供應方面的影響,在那樣的降準過程中可以看到流動性是比較充裕的。作為央行他肯定要評估一下,我現在已經投放這麽多流動性是否對我經濟產生了正面的影響,這需要一個評估的過程,但至少從數量指標看起來,現在短期並不需要大量投放流動性。真正要做的事情是把短端流動性驅趕到實體經濟裏去。所以,央行在做一些扭曲炒作,也是OT的潮流,通過回購收縮一部分短端資金,同時通過其他方式給資金以長期的供應,這樣有助於貨幣政策的實現。 會不會有新一輪的降準降息,我們認為三季度整個都是觀察期,至少持續兩個月甚至一個季度,是不是會有大幅度的降準降息取決於外在流動性變化,如果美聯儲持續地加息,特別是第一次加息在9月份發生的話大家就會形成資本外流的印象,因為中國的貨幣供應主要是來自於外匯儲備的,外匯占款,如果持續外資流出就會需要我們補充基礎貨幣,包括通過降低準備金來提高乘數的動作。所以,某種意義上,只要外部流動性發生系統性變化,降準和降息,特別是降準在下半年應該還是可以期待的,只不過它會發生在兩個月甚至再晚一點的時候。

Q

和訊網

現在談一下基本市場。在A股大跌時滬股通大幅度上升,有一些外資的抄底行為,您怎麽看這種抄底行為,以及它對資本市場的影響?

A

邵宇

我覺得外資,大家都說它是理性投資者,理性投資者經常會問一個問題,你們的經濟實體面這麽差,資本市場又這麽熱,這裏頭的背離是什麽樣的原因?我們的判斷也很簡單,取決於你怎麽看中國經濟發展前景,如果你把中國視為老牌藍籌股,GDP的下降就意味著每股盈利EPS下降,自然它的估值就沒有吸引力。如果你把中國視為新興經濟體,正在通過“互聯網+”或系統制度變化提升自己的估值,變成真正新的經濟體,這樣的估值我認為並不貴。 對海外投資者的心態是比較矛盾的,他考慮到價格比較高,所以跌了10%—13%的水平他覺得這個價格可能比較舒服,會進來買一些比較權重的板塊或新興產業投資機會。所以,只要中國經濟能確定增長的底線,比如就6.5%—7%之間這些錢還會回來,因為中國是比較大的增長來源,對外資來說每次價格下降都是建倉中國比較好的機會。

Q

和訊網

在此之前,您認為中國人民幣匯率在長期是貶值的趨勢,近日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中美對話中表示人民幣的估值合理,您怎麽看待他的說法?

A

邵宇

就現在來看,我們覺得人民幣現在確實估值相對合理的,包括IMF也承認人民幣沒有明顯的高估和低估。我們談到一個貶值覺得是個趨勢,因為美元走強按照歷史經驗來說它都要持續5—6年,整個美元走向周期可能才剛剛開始。所以,我們覺得在這樣的周期中,人民幣還是有下降的空間。此外,你可以意識到,中國經濟正在歷經比較困難的狀態,在這個狀態裏頭,如果我們能對匯率做出一定的貶值,使得我們的出口競爭力加強,使得對中國經濟特別是外需提升還是有比較明確的幫助。 回顧我們整個發展周期,在1997年—2002年東南亞金融危機那輪周期裏中國一分錢沒有貶,其他競爭對手貶了很多,自然而然中國人民幣就升值了很多,我們現在中國人民幣如果貶到5%—10%,也就是比其他競爭對手貶的幅度沒那麽高的話,不管人民幣資產還是人民幣本身都應當說是比較好的投資標的。

Q

和訊網

這個問題您之前談過,全球化的3.0和4.0,3.0我們知道,4.0您能不能解釋一下?

A

邵宇

其實3.0還是4.0都是全球利益格局重新的分配,在生產方面它是有三個世界的結構,有資源提供的國家,生產性的國家,消費性的國家。在4.0裏能不能變成這樣的格局,中國從純粹的制造過變成消費型國家,通過自己的內需,特別是正在崛起巨大的中產階層的內需作為全球需求新的來源。 第二,中國能不能使得自己這個需求擴展到整個亞歐不發達經濟體和地區,比如現在的“一帶一路”,我們確實有點錢,但能拉動旁邊的兄弟們一塊兒收入增長並且開發到新的市場,我們覺得這都是新的需求的來源。某種意義上來說,從純粹的生產國向消費國做一轉換。在投資和貨幣方面,以前整個3.0的循環模式,中國賣了很多便宜的產品,從美國拿到綠色的紙鈔,紙鈔在不斷貶值的,未來我們希望人民幣能夠變成儲備貨幣的一種,不需要用別的國家貨幣作為自己貨幣發行的基礎,同時我們也想把人民幣推向全球。 推向全球就意味著我們整個資產負債表有個系統變化,我們也可以從全球拿到廉價的資金做投資和消費,也就是說我們在全球利益交換格局有個翻天覆地的變化。所以,我們在全力做人民幣國際化、資本帳戶開放,以及去做“一帶一路”,通過亞投行對海外進行投資,這正是全球化4.0一個重要的標誌和全新格局。所以,我們認為全球化4.0正在開始,我們可以大膽地假設,小心地驗證。

Q

和訊網

您剛才說全球化4.0,您認為全球化4.0是由中國驅動的嗎?

A

邵宇

還不能這麽說,我們現在還是雙輪驅動,畢竟美國它整個3.0裏達成的利益結構要完全推導出來是需要非常長時間的。包括人民幣崛起成為主流貨幣,我們認為,即便你經濟總量再在未來三到五年內超過美國,它的貨幣上位需要的時間可能會更長。所以,總體而言,我們覺得在4.0一開始初期構架中可能更多是雙輪驅動,就是美國需求減弱了,中國需求和亞太一體化需求把它能夠提升上來,同時為整個世界的繁榮和需求提供全新的動力。

Q

和訊網

謝謝邵老師!

邵宇

邵宇:短端流動性已比較充沛

短端流動性已比較充沛,輪到財政政策發力。[詳細]

邵宇

降準降息取決於流動性的變化

邵宇:下半年降準降息取決於外部流動性的變化。[詳細]

邵宇

外資視中國為藍籌股

外資視中國為藍籌股,下跌是其建倉機會。[詳細]

邵宇

邵宇:人民幣匯率還有下降的空間

邵宇:人民幣匯率還有下降的空間[詳細]

邵宇

邵宇:全球化4.0將由中美雙輪驅動

全球化4.0將由中美雙輪驅動。[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經濟,經濟學人,對話,茅於軾,中國,中國經濟學人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