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5/07/23 第 039 期
曹和平中國今年GDP增速“保七”是大概率事件

本期嘉賓039期2015年07月23日

曹和平

曹和平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

主持人

張吉龍:和訊網特稿記者,走訪光大、聯想等多家國內外頂級公司,參與達沃斯論壇、博鰲亞洲論壇等重大活動報道。

印度傳統人口紅利超過中國

到美國去看,只要是好的酒店、好的餐館、好的服務業基本上是印度人擁有和印度人運營的,這一塊我們國家嚴格來說不如印度。

中國工業4.0人才有優勢

如果進入工業4.0的話,教育水平低的話,你做工業4.0可能比你做工業3.0要困難得多。而印度的基礎教育,比如他在九年制以下教育,印度比我們要低得多得多,印度高校量和我們差不多,但總規模又比我們小。如果你認為每年畢業的大學生累計工業4.0合格人才的話,這一點上我們是要超過印度的。

四板市場要培養做市主體

地方資本市場要明白,一級資本市場上的主體三商是什麽?你要培養做市主體的構成,要不然你給你戴了個殼,你拿上這個帽子,老不做那個事兒,過兩年難怪人家一行三會把你給關了或者執照吊銷的。

就業市場依舊樂觀

原來我們GDP8%時新增就業崗位1000萬,去年10月份完成了1000萬,今年看來已經完成了1000萬。

Q

和訊網

曹老師您好!我的第一個問題是,今年中印之間經濟增長速度會出現逆轉,您認為這種逆轉會一直持續嗎?也就是說印度會持續地超過中國嗎?

A

曹和平

我個人覺得在2—3年期間內,印度的增長速度可能在絕大多數時候比我們增長速度要快,雖然是個拉鋸現象。為什麽會出現這樣呢?因為印度人均GDP相當於我們1/3還要弱一點,那是什麽情況?它增長非常小的份額,累計到它的增長速度上就會很快;我們增長非常大的份額,累計到我們的增長速度上就會很慢,因為我們的GDP現在是10萬億—11萬億之間,印度是2—3萬億之間。

第二,印度在擺脫了食品問題以後,它在基礎建設領域裏有個快速發展,而基礎建設是重資產,重產值,重融資,都會累到高速GDP增長上,所以未來一段時間,恐怕印度GDP連續幾個年份超過我們不奇怪。如果我們的經濟轉型從投資拉動和出口導向型經濟向需求拉動和創新驅動型經濟轉變完成以後,很可能我們在有一段時間裏的增長速度要超過印度。

Q

和訊網

我之前看到您在媒體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人力資源是目前經濟增長很重要的一個因素。您認為人力資源上面,印度相對中國未來會有優勢嗎?

A

曹和平

如果我們說傳統人口紅利的話,印度現在無疑比我們有優勢,在整體人口當中,年輕人的比重百分比大,你想落後密集,固定或制度收入低的那個人群,而且年齡又非常年輕,所以他帶來的成本或者通過其他教育帶來的高成本在印度這個人口結構下都比我們要小,這個人口紅利印度逐漸地超過我們。那在基礎建設、勞動密集、輕資產這些領域裏,印度都會比我們有優勢。

我們還要記住,印度人說的是英語,印度人在服務業領域裏是全世界最好的。到美國去看,只要是好的酒店、好的餐館、好的服務業基本上是印度人擁有和印度人運營的,這一塊我們國家嚴格來說不如印度。想想看,印度人加上英語的語言優勢,再加上它服務業的制度累積,再加上印度人有一個穩定的百分比在海外學成以後回到印度來做外包型廠商中間品服務,所以印度人力資源優勢我們相對是兩塊,這對我們來說還是形成比較大的挑戰。

Q

和訊網

未來工業會向工業4.0或智能化方向發展,您認為在工業4.0或智能化發展大背景下,人口優勢還會那麽明顯嗎?

A

曹和平

如果進入工業4.0的話,教育水平低的話,你做工業4.0可能比你做工業3.0要困難得多。而印度的基礎教育,比如他在九年制以下教育,印度比我們要低得多得多,印度高校量和我們差不多,但總規模又比我們小。如果你認為每年畢業的大學生累計工業4.0合格人才的話,這一點上我們是要超過印度的。

再看,工業4.0裏,它對資源的整合,尤其是對要素資源、資本資源、服務資源和能源基礎原材料資源綜合性整合時,人口的年齡智慧成分越多的話你越具有優勢,而中國在這一方面應該說是不輸印度的。

Q

和訊網

現在有一個很流行的說法,要全面地放開人口的增長,放開二胎這樣的說法,您認為中國是不是應該放開二胎呢?

A

曹和平

我認為放開二胎是封閉經濟模型的說法,現在人類資源的整體構成,老年人比重變大,兩個孩子養四個老人,要改變這種結構現象必須要放開二胎。但總量上看,我們是14億人,印度是11.5億人,我們還是全世界最大的,印度每年增長1.2億它還有20多年來趕上我們的人口數量。所以,我想中國現在放開二胎何嘗不再給我們7—8年或者8—15年再放開。是的,人口結構偏老但總量相當大啊,就算較小的年輕人份額在全世界也是最大的。所以,我個人覺著中國的人口在10億之下是合理,而不是在10億之上是合理的。現在再放開的話,我們人口原來想的最高時候是15.7億人,現在想要再放開,恐怕我們的上限可不只15.7億了。所以,我覺得我們現在人口壓力減小了,勞動報酬率提高了,人們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控制人口我個人覺著恐怕還不能松,但是不是絕對不放開二胎,也不是那麽嚴格。政策有寬松,但總量政策一定要嚴格,如果放在11億人以下,不僅貢獻了中國良性的環境和資源配置增長,而且可能對世界進行新的貢獻。所以,用不著和印度搶人口第一大國。

Q

和訊網

我看您之前在綠色金融方面也很有研究,綠色金融對我們現在來說有什麽重大的意義呢?

A

曹和平

我覺得綠色金融大家有一點誤解,是不是投入的環境裏就是綠色金融,投入到可持續發展裏就是綠色金融,這可能是我們第一層綠色金融概念或者日常人們理解的綠色金融。什麽叫綠色金融呢?就是這個投資下去以後,它的投資報酬率,對國民經濟體系結構造成環境的節約和優化的那種金融才叫綠色金融。那太抽象了,你說說這叫什麽嗎?有一個完全完善做事功能主體結構合理的資本一級市場,能源基礎資源一級市場,環境和要素一級市場,與對應的二級市場,聯動地那種一二級資本市場,那才叫綠色金融,而不是你真正投到環保那裏叫綠色金融。那是太表面了。

Q

和訊網

現在中國的綠色金融發展是一種什麽程度呢?或者它未來的發展空間在哪裏呢?

A

曹和平

現在好多個部門在談綠色金融,我在今年還被選為了中國環境科學學會綠色金融峰會的第一任主任,你看是剛剛開始。現在出現了多龍治水的現象,大家都在談綠色金融,但是我覺得以後可能會慢慢地進行整合,真正找到綠色金融的合理意義,而讓它為國民經濟體系做它最優的貢獻。

Q

和訊網

我想問個資本市場的問題,可能您對資本市場也很關註。您認為現在有新三板、戰略新興板在上海那邊在弄,您認為這種關系會不會形成一種競爭的關系?會形成資源浪嗎?

A

曹和平

其實新三板市場我們看它是個OTC市場,它不是OTC交易,不是一群銀行系、非銀行系、非銀行類金融機構互相在交易資本品,這種一對一的雙邊交易我們只是把它叫金融街或金融總部或廠商集聚。在新三板市場上,你只要能夠在雙邊交易上累出一個第三方市場平臺,像中關村新三板特別高興,它允許券商來做市,從競價制度變成詢價制度時,有可能把個區域性或全國性的資本市場,和草根經濟連起來。

OTC市場一定記著它是實連著,它是死把著。你想想試點不是一個,試點應該是很多個,所以長三角再出現一個類似於新三板OTC,把它叫做戰略新興我覺得這是政治經濟學考慮。兩個同時存在中國不為多,中國應該有東南西北中12—15家左右的OTC市場,全國性、大區性市場,在上面再累出資本市場來,恐怕比我們現在有兩個證券交易所,一個新三板市場在資本市場結構成群成體系上的意義要合理得多。

Q

和訊網

現在各省都有自己的四板市場,大家都說四板市場,也有很多,但四板市場交易很不活躍。您認為怎麽樣使四板市場和新三板一起形成聯動的效應呢?

A

曹和平

兩個原因。第一,一行三會要給地方四板市場放開管制,你給新三板和戰略新興什麽條件,有給人家什麽條件,不要有什麽親疏自分,就是政策要放開;第二,地方資本市場要明白,一級資本市場上的主體三商是什麽?你要培養做市主體的構成,要不然你給你戴了個殼,你拿上這個帽子,老不做那個事兒,過兩年難怪人家一行三會把你給關了或者執照吊銷的,所以,我認為兩方面都得要改進。

Q

和訊網

我最後一個問題是宏觀經濟方面的問題,今年增速出現的回調,現在又出現了股市劇烈下滑的狀態,您認為股市劇烈回調會對經濟造成什麽負面作用呢?我們未來怎麽樣克服這種負面效應呢?

A

曹和平

我們國家的股市起來現在上市的企業3000多家,就算你是戰略型的超大型集團下面有100家企業也是30萬個企業,和我們國家8000多個法人單位相比那還是個小數。我們國家的股票市場因為是從西方學過來的,和地方、草根性的資本市場關聯度不大,它像一個金融二元結構,累積在原來產業二元結構上一樣的金融結構。所以它上和它下,我認為對實體經濟的影響不像西方那種自成長起來的影響那麽大。但西方股票市場價值波動確實是財富重新洗牌的過程,通過流通過程造成國民經濟收入二次分配的效用是不合理的。所以,我覺得應該改進。

那麽資本市場的好壞對我們今年GDP成長速度怎麽樣,我個人覺得現在看來國民經濟提增長,像原來我們那麽擔心的,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長速度很難看的現象現在看來沒有了。如果在8月16號我們知道7月份的數字,9月16號和10月16號知道另外兩個數字的話,我個人都覺得,像現在這個數字這麽好的話,今年GDP“保7”是有可能的,而且現在看來這個可能性不會小於50%。

Q

和訊網

您認為今年“保7”有哪些因素確定我們可以“保7”呢?

A

曹和平

原來我們GDP8%時新增就業崗位1000萬,去年10月份完成了1000萬,今年看來已經完成了1000萬。這很奇怪,GDP沒增長速度就業怎麽就完成了,是不是“萬眾創新,大眾創業”造成的結果,我們先不說。但是這個完成的話,說明經濟當中有一種吸納勞動的經濟成分在裏面,這個判斷是可以存在的。

第二,我們發現經理人采購指數在過去連著三個月在上升,上個月國家經理人采購指數(物流采購聯合會指數)超過50,榮枯線過了50就說明經濟在擴張。匯豐連著三個月在增長,離50差0.3個點,下個月越過50看來還是有希望的。光這兩個先行數字,你沒有真正的實際數字,就是績效數字的話,這兩個數字不能成為體系,也許有誤差呢,結構變遷過程中也許有誤差呢?

但你會發現,6月份的物價CPI是1.4%,比上個月環比增長了0.2%,這是相當高的數字。環比增長0.2%一年下來可就是2.4%的增長率,當然不會是連續增長,換句話說一個季度的每個月再增長0.2%,那這個CPI的數字就會和物流采購聯合會的兩個數字成系列,那我們就敢說今年的經濟有“保7”的績效數字支持。

現在我們說50%,如果8月16號,馬上就到了,今天10號,一個星期8月16號說7月16號的物價CPI是多少呢?CPI如果再向高走,比1.4%高的話,那我認為“保7”就沒有問題了。

Q

和訊網

謝謝曹老師接受我們的采訪!

曹和平

今年有50%概率經濟增速保七

中國今年有50%概率經濟增速“保七”。[詳細]

曹和平

未來印度經濟增速領先中國

未來印度經濟增速領先中國。[詳細]

曹和平

印度4.0合格人才不及中國

印度4.0合格人才不及中國。[詳細]

曹和平

應考慮推遲放開二胎

應考慮推遲放開二胎 。[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經濟,經濟學人,對話,茅於軾,中國,中國經濟學人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