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5/09/21 第 042 期
朱寧資本市場改革不能因股市巨震停下

本期嘉賓041期2015年09月21日

朱寧

朱寧

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副院長、金融學教授、耶魯大學國際金融中心研究員,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及加州大學擔任金融學特聘教授,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金融學副教授(終身教職),行為金融、投資、公司財務、亞洲金融市場等方面專家。

主持人

張吉龍:和訊網特稿記者,互聯網金融專欄作家、《中國經濟學人》及《中國分析師》主持人,參與達沃斯論壇、博鰲亞洲論壇等重大活動報道。

經濟泡沫形成的條件

四個泡沫形成的必要條件。一是一定要有創新的科技和新的經濟,二是一定有一個非常寬松的貨幣政策,三是一定有政府的支持,四是一定有缺乏經驗的投資者。從這四個方面我覺得日本當時和中國目前都具有形成泡沫的必要條件。

如何理解地方債剛性兌付

我們看到整個地方債務無論從它的規模、從它對地方經濟增長的速度和對整個金融穩定的影響來講,都是決定性的,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可以理解政府仍然采取置換的方式,一方面是進一步保證債券的安全,另一方面通過允許政府發行這種自收自負的債務,能夠逐漸的通過時間換空間,保證這種債務能夠得到合理控制。

中國如何防範金融危機

我個人認為有兩方面,一方面仍然要防範金融風險,可能對於整個資本項下的流動仍然要有一定的控制,對於人民幣的匯率仍然要有一定的控制,對於整個中國企業國際國外的投資行為要有一定的建議和管制,我覺得這個仍然從防範金融風險來講是必須的。

股市大跌影響非常大

有些專家認為由於股市規模占整個GDP比例只有40-50%,所以,比很多發達國家的水平要低,所以認為股市大跌對實體經濟沒有什麽影響,我個人不同意這種看法。我認為這次市場的大波動對實體經濟產生了非常大和非常深遠的影響。

Q

和訊網

朱老師您好,歡迎您做客我們今天的中國經濟學人訪談。朱老師,第一個問題是對於今年具體的經濟走勢來說,我們如果具體到GDP數字來說,您認為會比年初預計更悲觀還是樂觀呢,是否會跌破7這個關鍵關口呢?

A

朱寧

我個人覺得從目前這段時間整個全球經濟環境形勢和中國資本市場的變化來講,我肯定對於中國經濟增長速度的預期比年初時要更悲觀一些,是不是會突破7,我個人覺得從統計數據上很可能不會。但大家都感覺到整個經濟的這種現實和統計數據之間的差距也變得越來越大,所以,這一點究竟是不是破七,除了新聞價值來講它並沒有特別重要的意義,更重要的是我們看到整個中國經濟轉型是否能夠順利完成,或者中國現在6%、7%的增長速度是否能夠持續下去,這種經濟增長的質量和可持續性可能比整個經濟增長速度更重要。所以,這一點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現在資本市場是不是可以企穩,金融風險是否可以防範。更重要的經濟增長點還在於我們是不是有一種創業創新的新的經濟增長點,同時國內的內需是不是能夠在短期內,對於整個經濟三駕馬車另外兩駕馬車的出口和投資的相對走弱,能夠給予相對的支持,這一點還是值得大家進一步關註的。

Q

和訊網

8月份PMI數據已經出來了,數據也不是很樂觀,您怎麽評價四季度和明年的經濟形勢呢?

A

朱寧

這段時間整個中國的數據都非常讓人擔憂,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方面我們必須看到在整個美聯儲量化寬松退出的大的國際環境下,整個全球新興市場都受到負面的影響,這一點並不是中國特立獨行的一個挑戰或者問題。 與此同時,中國又面臨整個經濟轉型的陣痛期,同時,中國最近一段時間資本市場出現大規模的波動,對實體經濟也會產生一些負面影響。這幾個因素疊加在一起,我們看到中國這段時間,無論是外貿數據、PMI數據和整個經濟增長的數據都讓人比較擔憂。但我個人覺得隨著全球形勢逐漸走穩,隨著國內新的增長點逐漸形成和整個經濟轉型的完成,我覺得可能從中長期來講,中國的經濟還是在主要經濟體裏是比較有吸引力或者比較有亮點的,這一點我不是過分的悲觀,我覺得短期確實我們面臨一段陣痛或者艱難的調整,但從中長期來講,我對中國經濟還是持有信心的。

Q

和訊網

您剛才說了中國的經濟,您更看重咱們轉型的情況,您怎麽評價今年我們已經進行了一部分的轉型呢?

A

朱寧

我個人覺得整個轉型最核心的一點,或者新常態最核心的一點,其實仍然是像咱們十八屆三中全會所說的,讓市場能夠發揮資源配置上的決定性作用,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們看到很多改變的方向和改變的行為,無論是國企合並或者資本市場的一些創新,其實從整個理念上來講,我們從真正能夠讓市場發揮資源配置上的決定性作用還存在一定的距離。甚至看到前一段時間,股市下跌裏面的這種救市活動,就是這種應對短期股市大跌的這種決定我覺得是非常正確的,但在整個過程中,它采取的手段是否遵循了市場的規律,它的這種做法是否能夠長期的在資本市場持續下去,這些也都值得大家進一步反思和探討,我覺得怎麽能夠在應對金融風險的同時,能夠進一步的保證資本市場自身運行的規律和原則,我個人覺得是非常重要的。 回到國有企業改革,我覺得國有企業改革對整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