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5/11/30 第 046 期
劉元春世界經濟明年或二次探底

本期嘉賓046期2015年11月30日

劉元春

劉元春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中國人民大學科研處處長、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世界經濟學會理事。主持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等多項課題。在《中國社會科學》等國內一流刊物上發表論文多篇,並在中國宏觀經濟分析與預測領域產生了廣泛影響。

龐淩子

龐淩子

龐淩子:和訊網特稿部記者,曾參與夏季達沃斯論壇、陸家嘴論壇等大型會議報道。

經濟陷入兩難境地 通縮和債務惡性循環加劇

“通縮-債務”的惡性循環效應持續增加,已成為中國經濟的最大“毒瘤”。要化解由此帶來的風險,需要在企業負債上做大文章,如果不對僵屍企業、 高債務企業以及過剩產能企業進行全面調整,中國經濟的底部將難以實現。[詳細]

供給側改革需配合需求政策 地方保護亟待打破

“供給側改革”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其核心在於取長補短,即供給和需求兩側的互相銜接與配合。供給側方面,其重要的一點在於增強整個市場的活力,這需要將結構性減稅轉向全面性減稅,還要在市場進入方面進行充分放開管制,特別是服務業的放松管制上。[詳細]

世界經濟明年或二次探底 新興市場動蕩超越以往

2016年世界經濟難以擺脫2015年的低迷狀態,並存在二次探底的可能,在新興市場去產能和資產負債表尚未真正開始的時候,其受到的衝擊可能將超越以往。而中國也將面臨世界貿易收縮帶和全球資本異動帶來的雙重衝擊。[詳細]

Q

和訊網

劉教授您好!首先第一個問題,您在很多地方都提到通縮與債務風險顯現,那麽這個風險應該從哪幾個方面去化解?貨幣和財政政策您覺得應該怎麽調整呢?

A

劉元春

第一,我們要在企業負擔上面做大文章,就是要在它的債務重組,債務減免上面要有所動作,不能讓它形成一個債務滾雪球的效應,導致出現從借新還舊過渡到借新還新,最後過渡到以賣資產來償還債務的惡性循環之中。

第二,我們必須要對於一些債務過高的企業進行一些清除,要對大量的“僵屍企業”全面地進行整頓,特別是要停止對這些企業進一步的資金投放,這是非常重要的,它是純量調整的關鍵。

第三,我們需要有一些積極的,需求側的政策定位,要對通脹預期進行全面地管控,防止大家形成一種通縮性的預期,這裏面的方法就有很多了。

第四,我們要在增量方面有所動作,使很多傳統行業通過增量調整有它很多的空間,從而使它這個投資收益的預期在未來有所調整,而不是持續地下滑。主要在這些方面。當然,這裏面簡單來說,我們的供給側管理、供給側改革要真正地啟動,需求側的管理要進一步地加快,這兩方面都需要。

Q

和訊網

近些日子習主席強調供給側改革,你剛才也提到了,那麽您認為具體應該從哪幾方面入手呢?

A

劉元春

供給側改革很重要的核心——取長補短。

過去我們供給側的改革實際上已經開始,也就是說我們主要在補短上面下了很多工夫,雙創、戰略性新興產業,對於公共服務業、基礎設施的投入在某種政府上都是我們在補足短板,在增加供給上面所做出的一些舉措。

第二,要取長。供給過剩,產能過剩的要大量地要進行去產能,要淘汰。這方面的政策我們雖然也想展開,但是又沒有實質見效。原因由於我們對於地方的保護,地方的這種“父愛主義精神”沒有通過改革來徹底地打破它。當然,我們對於國有企業的調整也沒有進行全方位的啟動。

所以,取長這塊我們中央一方面要加大力度,對地方保護主義進行全面改革,讓他正視到這樣的僵屍企業對經濟的整體負面作用。第二方面要配合以社會政策、福利政策來化解這些僵屍企業退出所帶來的地方政府的壓力。同時,我們還要強化頂層設計,國有企業的這種重組調整的方案需要國家進行總體性的考慮和前瞻性的考慮。這是很重要的。

第三,以簡政放權為主體,對於企業的負擔進行減輕。

第四,要將結構性的減稅轉向全面性的減稅,總體性的減稅,使得企業減稅收的負擔力度更大。從而使地方企業活力能夠進一步提升。

第五,供給側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增強整個市場的活力,微觀主體的活力,這需要我們在市場進入方面進行充分放開管制,從現在來看,集中體現在服務業的放松管制上面。因此,供給側的管理內容很多,方式很多,但是我們需要明確明年的重點,這個重點核心應該在存量調整上,短期以存量調整為主,中長期以增量和存量並重為主。

Q

和訊網

從全球來看,除了美國以外,其他大的經濟體增速都非常乏力,12月份美聯儲肯定要加息,您認為這個加息對全球特別是新興市場的衝擊有多大?

A

劉元春

我們有個很重要的判斷,這輪衝擊可能會超越以往的衝擊,特別是在新興經濟體去產能、資產負債表調整沒有真正開始的時候,這個衝擊會比較大。這帶來對中國的衝擊也會非常大。

Q

和訊網

我們如何去應對呢?

A

劉元春

我們很重要的是,要在資本監管上有所強化。同時,我們要對於一些外貿行業進行重點關註,但我們認為,目前我們主要還是在金融上做出一些對衝的舉措,實體經濟它今年會持續(下滑),但並不是一個壞事,但我們的政策定位要有持續寬松的,並且寬松的度要進一步加碼帶應對外部下滑的狀況。

劉元春

中國經濟陷入兩難境地

要在企業債務減免上面要有所動作,不能讓它形成一個債務滾雪球的效應。[詳細]

劉元春

供給側改革需配合需求政策

供給側改革的核心是取長補短。改革實際上已經開始。[詳細]

劉元春

世界經濟或二次探底

這輪衝擊可能會超越以往,在新興經濟體會比較大。[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經濟,經濟學人,對話,茅於軾,中國,中國經濟學人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