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5/12/24 第 048 期
王小魯貨幣政策須回歸中性

本期嘉賓048期2015年12月24日

王小魯

王小魯

中國改革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曾兩次獲孫冶方經濟科學論文獎,研究領域包括中國經濟體制改革與發展、收入分配、市場化改革等。

龐淩子

主持人

龐淩子:和訊網特稿部記者,《和訊雞毛信》品牌欄目負責人,曾參與制作2016年和訊白皮書。

國有資本補充社保或成降成本突破口

在產業領域由市場來決定資源配置,政府支出多用於改善公共服務和社會保障,特別要解決2億多新城鎮居民的社會保障和公共服務的問題,這方面的支出可以促進消費回升。其次,要減輕企業稅費負擔,尤其是過高的社保繳費負擔,加大國有資本補充社保基金的力度,使企業有能力進行市場經營活動。

公平競爭是供給側改革前提

供給問題主要源於市場競爭不充分,政府人為的給部分行業或企業提供優惠,造成資源配置效率下降。因此,創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是供給側改革的關鍵。

貨幣過度寬松暗藏金融風險 政策須回歸中性

中國目前M2增長率超過13%,高出名義GDP7個百分點,貨幣供應實際上已過度寬松。長期采取寬松貨幣政策刺激經濟,必然造成結構失衡,如果這種情況不改變,將帶來巨大金融風險,不但經濟增長得不到保障,反而會造成斷崖式下滑,因此貨幣政策應盡快回歸中性。

Q

和訊網

王老師您好,近年來中國經濟下滑非常明顯,今年三季度GDP增速也首次破7,有人預計明年可能全年GDP增速會降到6.5%或者更低,您認為增速下滑主要原因是什麽?

A

王小魯

現在經濟增長率下滑,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結構問題,是結構失衡,就是我們過去一些年中間儲蓄大幅度增長,投資大幅度增長,但是消費需求相對增長緩慢,因此消費率越來越低,儲備率和投資率越來越高。這就帶來了一個結果,產業的生產能力擴張了,但是市場沒有相應擴張,因此就造成產能過剩,很多東西賣不出去。在這種情況下,當然經濟增長就不可能有強勁的動力,必然面臨增長疲軟。所以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在我看來,關鍵在於調整結構,光靠傳統的刺激政策來保增長,恐怕是保不了增長的,而且可能會帶來更嚴重的結構問題。

Q

和訊網

具體來說結構應該如何去調整?

A

王小魯

調整結構,我想首先要看到一個現象,就是過去十幾年中間,我們的消費占GDP的比例下降了十幾個百分點,儲蓄率和投資率上升了十幾個百分點,現在我們的儲蓄和投資幾乎占了GDP的一半,這麽高的儲蓄和投資,不光世界上其他國家沒有,我們國家歷史上也沒有過,我們80年代、90年代也不是這樣的,現在的儲蓄率和投資率確實太高了,在這種情況下,必然有大量的產業存在產能過剩,不能有效地開工,東西賣不出去,所以這種情況,我認為要調整結構,消費和儲蓄,消費和投資,這對矛盾解決是關鍵問題。

怎麽樣來調整消費率和投資率、儲蓄率呢?我認為首先政府要做的是改善政府的支出結構,政府首先要在公共服務、社會保障等等這些方面擔負更多的職責,同時減少不必要的政府投資,不采取刺激性的貨幣政策,因為刺激性的貨幣政策,實際上按照凱恩斯主義的理論它也僅僅是短期政策,長期持續地采取刺激性的政策,必然帶來相反的結果,必然造成結構上的失衡,所以貨幣政策應該回歸中性,我們現在的M2增長率13%多,比名義GDP增長率高了7個百分點,實際上貨幣供應現在就已經是過度寬松了,所以我認為這方面的問題需要盡快調整。

另一方面,減輕企業的稅費負擔,可能是一個重要的方面,特別是企業現在社保繳費的負擔很重,這麽高的社保繳費,對很多企業來講是很難承受的,怎麽樣改善企業的經營狀況,我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入手點,可以通過政府的主動調整,來減輕企業的社保繳費負擔,比如說現在提出來用國有資本來補充社保基金的不足,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辦法,但是在補充的同時,還要減輕企業的社保繳費負擔,讓企業能夠有能力來進行從事市場上的經營活動,減輕企業的過於沈重的負擔,我想這方面的調整和改革恐怕也是很重要的。

Q

和訊網

現在2015年馬上要結束了,回顧這一年,我們經濟下滑非常明顯,我們經歷了資本市場的大動蕩,政府也出臺了很多政策措施,來應對這些問題,比如說央行大放水,財政政策也是非常積極,包括一些國企改革的推進,您如何評價今年這些政策呢?您剛才說貨幣政策可能不能那麽寬松,您覺得央行大放水是不是有一些問題呢?

A

王小魯

如果按照傳統的貨幣經濟學理論講,貨幣供應量的增長不應該快於經濟增長,我們國家有一些特殊的情況,我們處在一個經濟轉型的時期,也處在一個資源配置,過去在很長時期內,資源配置由政府配置向市場配置資源轉換的過程,它相應地會產生額外的貨幣需求,比如說土地市場形成,資本市場的形成,它都會對流動性會有額外的需求,比如說在某種程度上,貨幣供應的增長高於經濟增長,這是在我們當前的條件下是成立的。但是不能過高,我們過去有一個經驗判斷說如果經濟增長是10%的話,貨幣供應12%、13%應該是正常的,高兩三個百分點是正常的。現在是什麽情況?現在都用名義增長來計算的話,M2的增長超過13%,但是名義的GDP增長率只有百份之六點幾,兩者差了七個百分點,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已經是貨幣供應過度寬松了,我認為這個政策是需要調整的。如果現在經濟增長是10%,你保持13%的貨幣供應增長恐怕還有道理,在6%的條件下,繼續不斷地保持13%以上的貨幣供應增長,那必然造成巨大的金融風險,下一輪如果這種情況不改變的話,那麽未來我想恐怕會帶來重大的金融風險。不但經濟增長得不到保障,反而可能會造成重大的,斷崖式的經濟增長的斷裂,這些情況,我認為是有可能發生的。但是前提是要恢復中性的貨幣政策,我認為這個是非常重要的,我們的杠桿率一直在快速上升,現在需要轉變這種情況,要降低杠桿率,而不是繼續提高杠桿率。

Q

和訊網

明年是十三五規劃的開局之年,意義重大,您認為明年國內經濟走勢會怎麽樣,是繼續下行探底還是企穩回升?最大風險在哪裏?

A

王小魯

由於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經濟增長方面面臨增長率下行的問題,是過去長期積累下來的結構性衝突造成的,你不能期望這個問題在短期內迅速解決,明年經濟增長繼續下行,在我看來是必然的,還會繼續下行,未來兩三年,恐怕日子可能還是比較難過,這種情況,我認為是必然要發生的,也不可能人為地用刺激政策來改變,所以關鍵是要有一個更合理的心態對待這樣的經濟形勢,怎麽樣做?我認為要把穩增長放後,要把調結構和促改革放在前面,只有推動了體制改革,解決了結構性的問題,才能夠保持未來的經濟增長。

王小魯

政府投資過熱致結構失衡

市場沒有相應擴張,因此造成很多東西賣不出去。[詳細]

王小魯

公平競爭是供給側改革前提

要實現公平競爭,企業在同一起跑線上公平競爭。[詳細]

王小魯

過度寬松暗藏金融風險

保持13%以上的貨幣增長,必然造成巨大金融風險。[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關註中國經濟學人

經濟,經濟學人,對話,茅於軾,中國,中國經濟學人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