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直播|財道|論壇
 
滾動 金融資本 國內經濟 產業經濟 經濟史話
時事 公司新聞 國際經濟 生活消費 財經評論
 
專題 新聞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訪談
話題  和訊預測  法律法規  封面  數據
 
公益 讀書 商學院 部委 理財產品
天氣 藏品 奢侈品 日歷 理財培訓

李稻葵:改革措施在金融市場上要謹慎 有錯就改

  • 字號
2016-01-09 11:05:34 來源:和訊網 

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李稻葵
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李稻葵

    和訊網消息2016年1月9日,由中國證券市場研究設計中心(SEEC)與和訊網聯合主辦的“改革新動力”財經中國2015年會第十三屆財經風雲榜在北京召開。年會圍繞“改革新動力”的會議主題。和訊網全程直播。

  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發表演講,他表示現在申請制、備案制、審批制是有問題的,但是要從審批制轉到完全放開的註冊制,可能還需要一個過程。所以穩金融不能過分的、大膽的、在沒有經過仔細實驗的基礎上推出政策。

  以下為演講實錄:

  李稻葵:尊敬的章知方董事長,各位來賓,大家上午好!非常高興連續第三年參加和訊的年會,每次我都非常有收獲。今年的情況又有所不同,今年是在整個金融和匯率有所波動的大背景下召開的,主辦方用心良苦,把人民幣走向放在第一個單元來討論,主要是考慮到題目的重要性而不是我個人的重要性,非常高興有機會跟大家交流這方面的想法。

  要談這個話題必須把視野稍微放開一點,就是這一輪中國經濟的調整,到底是怎麽樣基本的態勢?我個人的觀點,這一輪經濟調整有點類似於17年前,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之後,1998年那個時段中國經濟所面臨的一些重大問題和挑戰。那個時段,在座的很多領導,包括稅務總局前領導許局長,他們是記憶猶新的。那一輪經濟的挑戰,如果說跟今天比較的話,在實體經濟的調整方面,比今天的困難多得多。反過來講,今天我們在實體經濟的挑戰、難題,比之於那個時候有利條件多很多。比如說,今天財政上雖然有一定的赤字,去年是2.3%,最後稍微突破一點,今年有可能是3%的財政赤字,但是實事求是的講,各級財政,或者是主要的財政部門,包括一些事業單位都是有相當存底的,有相當沈澱的資金。如果嚴格按照國際算法來算的話,我們國家不應該算作有財政赤字,這是我個人的觀點,不知道許局長同不同意,所以財政並不像1999年時候那麽困難。

  還有商業銀行,雖然不良率在上升,個別銀行突破了2%,比之於1999年而言,商業銀行整個經營情況應該說是天壤之別。商業銀行總體上是盈利的,而且已經上市了,按照比較規範的方式在進行風險的管控。

  國有企業、大型企業,雖然現在整體上經營的不如兩年前好,但是還有大量的國有企業是盈利的,包括幾大運營商,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和國有銀行都是盈利的,所以跟1999年當時的情況比好得多。當時的確是虧損,許局長那時候你要向國有企業收稅是非常困難的,不僅是國有企業虧損,連稅都收不上來,稅+利都是負的,而今天至少稅+利是正的。

  最後一條,在就業市場上,登記失業率、統計失業率今天都非常低,4%左右。那時候大量的國有企業職工是下崗的,所以在實體經濟方面的調整,我個人認為我們應該是有充分的信心的。中央提出五個要點,去庫存、去產能、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這五件事我覺得執行起來應該有信心能夠完成,因為我們有歷史的經驗,我們有1999年那次調整的寶貴經驗。今天的任務,坦率的講比1999年那次容易。

  但是這一輪經濟結構調整、轉型和1999年有一個重大的不同,或者說有一個獨特的挑戰。挑戰是什麽?金融。今日的金融比1999年的金融規模更大,資產總規模從股市到債券到貨幣存量,能夠占到GDP的4倍,光是M2就接近2倍。參與的民眾數量遠遠比1999年多,先不說農村,單說常住城市人口,52%的城鎮人口參與了買理財產品,他們大部分都有自己的存款存到各種各樣的銀行,大量的居民都買了股票,大量的居民都買了基金,還有相當一部分居民買了P2P,互聯網金融產品。而且這一部分人,對匯率的敏感度遠遠高過以前。

  1999年匯率是在貶值,但是影響面主要是進出口行業,現在金融業緊緊盯著匯率。再比如今天金融波動的影響面也比1999年大多了,1999年股票市場剛剛出來七、八年,那時候股市對社會的影響遠遠不如今天,今天股市稍微一波動,各種財經媒體頭條就要報道了。還有重要的一條,今天的金融在國際上引發的關註度,在國際上引發的反饋程度遠遠超過1999年。坦率的講,讓我們自己從事財經分析、財經媒體的從業人員講,我們自己都大吃一驚。

  去年6月15日,星期一開始巨幅下跌的時候,國際上的股市,從歐洲到美國到日本,都跟著我們下降。我們沒有想到,我們居然有這麽大的影響力。去年8月11日人民幣推行匯改,三個交易日降了3%,在國際上引發一片恐慌。很多在國際上長期關註中國經濟的朋友們,認為中國經濟沒有大問題,這些朋友們在華爾街失去了他們的公信力,說你們搞不懂中國經濟,中國經濟現在有問題了。國際上有一個非常流行的看法,華爾街的看法,非常坦率的告訴大家,說你們中國經濟政策制定者以前是非常能幹的,指哪兒打哪兒,精準調控,我們非常佩服。但是好像最近這半年以來,你們在金融領域搞不定了,搞不定金融的問題了,你看你們股市大幅度波動,忽上忽下,搞了這麽多杠桿。今年年初又搞了熔斷機制,你們剛推一個試驗,三、四個交易日又倒回來了,好像搞不定了,這件事對中國來說是有重要意義的。

  現在的情況跟1999年不一樣了,當然了,相同的一點是美元在升值,美國貨幣政策在收縮。新興市場國家他們金融經濟出現問題,這點是一樣的。為什麽說跟1999年比?當時美國經濟很好,還是互聯網泡沫期間,還沒有完全破裂,全球新興市場國家出現了金融動蕩,尤其是東南亞國家,這一點是一樣的,所以今天我想跟大家交流的是該怎麽辦。

  首先我個人的一個體會是,中央提出這五件事,可能它的基礎要加一條,要完成這五個調整,今年2016年關鍵是穩金融。穩金融恐怕是今年的重點,盡管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裏沒有明確提出,它提出要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但這件事恐怕是2016年的工作重點。1月4日剛一開盤就給我們上了一課,到底怎麽穩金融?我們一起探討,展望一下怎麽樣穩金融。

  穩金融的重要性我不用重復了,在座的各位應該有認同感。怎麽穩金融?無非是兩件事:

  第一件事,我們自己的金融市場要認認真真的,非常謹慎的調控好、管理好,比如說像熔斷機制這種機制。坦率的講,當時並沒有壓倒性意見認為熔斷機制不好,所以經過這四個交易日的試驗,我們把它暫停了,這也是大家共同學習的過程。咱們都是事後諸葛亮,也許有個別專家早就說了熔斷機制不好。既然有問題,馬上糾錯,這個態度是好的。所以其他一些金融改革的措施,恐怕也要學這個。

  比如說註冊制,如果註冊制出來大量新股上市了,假如又出現問題了,恐怕還要有所調整。所以我認為不能指望註冊制推出之後,IPO風起雲湧,一天上幾十個,這恐怕不現實。的確現在申請制、備案制、審批制是有問題的,但是要從審批制轉到完全放開的註冊制,可能還需要一個過程。所以穩金融,不能過分的,大膽的,在沒有經過仔細實驗的基礎上推出政策。

  熔斷機制為什麽在中國不成功?我個人的觀點是熔斷機制主要阻擊的是程序交易。如果你編好了程序,甲股票跌,乙股票也要賣,這時候就要有一個熔斷機制,一旦跌過一個點,就人為幹預,就熔斷,這是對的,這是美國“黑色星期一”發生之後,提出的熔斷機制,為了讓大夥冷靜下來。但是今天大家對經濟形勢看法非常有分歧,股票不交易了,微信上還交流觀點啊,突出的觀點,簡單的觀點容易勝出。什麽觀點簡單,什麽觀點突出,什麽觀點容易吸引人?坦率的講,比較悲觀的觀點,認為中國經濟還要下滑的觀點,此時此刻容易勝出。

  熔斷機制股票不交易了,觀點在交易,一下形成觀點共識,形成了正反饋,熔斷機制再打開還會繼續跌。所以在這個情況下,市場不交易反而引起恐慌。有時候幹脆交易,交易用錢PK,你認為中國經濟調整沒戲,我認為煤炭還可以重組,用錢PK,這個時刻比用觀點,用語言PK可能更理性、更穩定一點,這就是我認為這一輪熔斷機制不成功的重要因素。

  再追問一下,為什麽1月4日會出現下降?為什麽去年12月31號不下降呢?就是因為放假期間沒有交易,大家搞觀點的PK。觀點的市場跟金融的市場是不一樣的,觀點的市場沒有金融市場那麽理性。這一PK,PK出一個比較悲觀的,比較忐忑的結果。為什麽國外的金融市場是秋天出問題,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倒臺,金融危機正式爆發。1987年10月17日黑色星期一,8月15日美元扛不住了,為什麽是秋天?秋天大夥兒都在放假,老總們一放假腦子不停,觀點不停,觀點PK,所以造成了多事之秋。我反復講,金融領域秋天是最難熬的,就是這個問題。

  所以第一件事是要穩定金融,各種改革措施在金融市場上要謹慎,要試錯,有錯就改。同時對於一些明顯的金融風險,比如說P2P的一些產品,在可控的範圍內逐步逐步的暴露出來,把泡沫中間的“氣”逐步撒掉,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就是匯率,匯率對我們有重大的影響,現在是境外市場在唱空中國經濟。離岸人民幣市場匯率比咱們低,最高的時候比我們匯率低300基點,人民銀行最近到了100個基點。國外有一個邏輯,國外人認為中國經濟比統計數字更糟,他們認為中國政府會通過匯率貶值的方式救經濟,因此他們就在境外市場上炒作人民幣必須貶值,形成了一年多的這麽一個格局。

  如果你認為境外的是代表市場了,你境內也要貶,境內如果貶了以後,就像去年年底老百姓看到貶了,今年會不會貶的低過7呢?是不是要把人民幣換成美元呢?我身邊很多朋友是文學朋友,不是搞經濟的,都問我這個問題,不是理性思維。一旦這個趨勢形成了,對這一輪經濟調整是非常有傷害的。

  講點數據,我看了一下,過去2015年這一年,我們外匯儲備大數字是降了5千億。我仔細分析這5千億是怎麽來的,是加減形成的。加是什麽?我們去年經常賬戶順差大概是2500億——3000億,貿易順差6000億,這是正向。還有一個正向是進來的實際利用外資是上升的,但是具體外匯我們不知道,有一部分統計用的是留利,大數超不過1千億。我測算大概有6500億美元走了,在資本上跑了6500億美元。還有一項匯率變化,美元一升值,歐元、日元、英鎊都貶值了,6500億美元的流出是因為什麽?一個是國外市場在炒作人民幣貶值,還有美元升值的期望已經形成了,這是個要命的事。6500億美元大概有1000億美元是比較正當的,對外投資,這是商務部統計的數字。有5000億美元出走了,這可能是短期投資性的、投機性的。如果按照這個態勢再發展的話,今年再跑6500億美元的話,今年就守不住3萬億外匯儲備這個坎了,再往下就形成預期了。

  所以該怎麽辦?我的建議,除了剛剛說金融市場要穩定,糾錯、試錯之外,關鍵的是要雙管齊下。我建議:

  第一, 人民銀行應該明確宣布,我們未來的匯率政策應該是什麽,就是要對比一攬子貨幣。我們對一攬子貨幣保持穩定,對美元可以貶值,而且我們要穩定在一個水平。比如說我們穩定在2015年9月、11月的水平,目前我們匯率相對於一攬子貨幣,相當於2015年11月的水平,我們就要保持這個穩定,因為我們有條件,因為我們有貿易順差。

  第二, 資本賬戶要精心管理,有承諾的進行兌換,沒有承諾的嚴格控制,尤其是控制我們自己的大型企業,不管是民營的還是國有的。民營企業在海外有分支機構的,堅決不能用假投資的方式套取。如果把這件事情管住的話,我們外匯儲備每年下降的速度應該低於5千億,我的建議今年要死守3萬億,如果這個事情能穩住,同時匯率能穩定的話,對實體經濟的穩定,對股市的穩定將會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對人民幣國際化也會起到至關重要的推動作用,因為當今世界美元在升,美元是短缺的,很多國家要拿美元當外匯儲備的話比較困難。我們一攬子貨幣比較穩定的話,國際上會逐步相信我們人民幣了。所以現在美元升值的過程,恰恰是我們人民幣進一步國際化的過程。但是關鍵並不是完全放開,關鍵是你要保持匯率對一攬子貨幣的相對穩定。

  如果這件事能夠做成的話,我們周邊的國家對它們是穩定作用,它們不會搞競爭性貶值的遊戲了,我們對全球的金融也能起到穩定作用,人民幣將逐步逐步的成為穩定貨幣,大夥兒才更願意用人民幣借錢、發債,這樣才可以成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夢想的把SDR變成人民幣的想法,我們人民幣如果能在匯值上跟SDR對一攬子貨幣保持穩定的話,我們在金融貿易中的實際作用將會提高,這就是我想說的大國博弈下的人民幣策略。

  最後一句話,中美之間在人民幣國際化問題上沒有直接的博弈,我不認為有陰謀論。沒有陰謀有陽謀,他們不願意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人人都知道。但是關鍵是我們自己怎麽做,如果能把金融市場穩定了,匯率能比較精準的調控,明確的宣示,把資本賬戶管住的話,在這場競爭中我們就能勝出,謝謝各位!

(責任編輯:馬郡 HN022)

相關新聞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新聞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 每日要聞推薦
  • 社區精華推薦
精彩焦點圖鑒

      【獨家稿件聲明】凡註明“和訊”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圖表),未經和訊網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轉載。如需轉載,請與010-85650688聯系;經許可後轉載務必請註明出處,並添加源鏈接,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