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直播|財道|論壇
 
滾動 金融資本 國內經濟 產業經濟 經濟史話
時事 公司新聞 國際經濟 生活消費 財經評論
 
專題 新聞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訪談
話題  和訊預測  法律法規  封面  數據
 
公益 讀書 商學院 部委 理財產品
天氣 藏品 奢侈品 日歷 理財培訓

許善達:供給側改革重點在稅制和社保制度改革

  • 字號
2016-01-09 12:09:19 來源:和訊網 

國家稅務總局原副局長、聯辦財經研究院院長許善達
國家稅務總局原副局長、聯辦財經研究院院長 許善達

  和訊網消息2016年1月9日,由中國證券市場研究設計中心(SEEC)與和訊網聯合主辦的“改革新動力”財經中國2015年會第十三屆財經風雲榜北京召開。年會圍繞“改革新動力”的會議主題。和訊網全程播報。

  國家稅務總局原副局長、聯辦財經研究院院長許善達發表演講,他表示供給側改革會決定至少下一個5年,供給側裏面主要是改革的決策,稅制改革、社保制度改革等等,用改革的決策來提高供給側的效率。

  以下為演講實錄:

  許善達:我談點看法,開會前面發言的都很精采。我跟稻葵先生角度有點不同,為什麽提出供給側改革?我覺得有兩個因素。第一個因素,對我們國家經濟下行有很重要的判斷,過去有兩種意見:一種意見,下行是周期性的,有個底,到了底以後就往上走了,對這種看法有很多分析。但是我覺得從去年年底經濟工作會議之後,對經濟下行的判斷有一個很重要的變化,主流的觀點認為是非周期性的。周期性和非周期性的區別在哪兒?周期性的,你有一段時間就會有一個底部,大家研究底部在哪裏。不管是政府還是企業做決策,你都要考慮什麽時候到底部了,往上該怎麽做。

  但是現在的判斷是非周期性的,它是一個波動的,持續下行的趨勢。不是能夠很快就見到底部的,這個是對我們這次經濟下行一個非常重要的判斷。歷史上經濟發展速度快,發展速度慢這種情況是很多的,但是以前下行周期性相對比較明顯,我認為我們很多政策、措施都是跟這次的判斷相關聯的,與這個判斷關聯最強的一個戰略決策,就是我們強調了供給側的改革。

  大家知道,我們從2008年金融危機的時候,當時國際市場、國內市場都有很多問題。那時候我們解決金融危機的問題,想維持中國經濟發展,我們也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是主要是需求側。而且最主要是4萬億的投資,4萬億是中央投資,帶動了社會大概有10萬億。因為有這麽多投資了,企業就有需求了,你本來已經產能過剩的領域,比如說水泥、鋼材,因為我有很多新的投資,因此這些鋼鐵廠的產品就賣出去了,水泥也賣出去了,帶來的後果就到了2010年、2011年、2012年。新項目建成以後,不但原來的產能市場沒有了,新落成的產能仍然是沒有市場的。所以那段時間,我們主要采取的是從需求側來解決問題。

  從“十八大”以後,到現在已經3年了,這3年我們也有很多政策,需求側、供給側,但是主要還是需求側,就是還希望增加需求。我們投資項目仍然要選,但是我們說不要再選過剩領域的了。選哪兒呢?我們修基礎設施、城鎮化,但是依然要擴大投資。因為我們現在國家勞動密集型的消費品,這個已經撐不住了,都轉移到很多國家去了,我們要靠這個發展外貿已經不行了,我們提出“一帶一路”。在國外我們可以搞一些項目,用我們的資金帶動我們的產能,這樣我們國內沒有需求,我們來創造境外的需求。

  實際上這段時間,工作主要是從需求側來做。從需求側來作為主要的決策方向的話,相對而言他對改革的壓力就比較小。因為當你需求很旺盛的時候,企業運行也好,經濟運行也好,它改革也能夠進行正常的運行。但是如果需求側的力度已經到了一定水平,很難再發揮很大作用。大家知道,我們有一個最重要的指標,就是一萬億投資能帶動多少GDP。過去的指標很高,現在你投上一萬億,能帶動的GDP量也很低了。這幾年下來,需求側做了很多工作,但是現在的一個結論,需求側還要繼續做工作,但是還是像前幾年重點搞需求側的話,經濟下行的趨勢要逆轉就不要談了。

  我們重點要轉移,需求側不是不做工作,我們還是要大力搞一些好的投資項目,我們還要通過“一帶一路”把我們優質產能能夠輸出出去,這些東西還要做。包括消費,還是要增加居民收入,包括現在要縮小居民收入差距。增加收入,縮小差距,本身是可以刺激消費的。但是現在看,在需求側做一些工作的效果已經很有限了,而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應該比較果斷的調整戰略方向,就是現在說的供給側了。

  所以我認為供給側會決定至少下一個5年,“十三五”期間主要看我們供給側工作做的好壞。我說的這個並不是說就不做需求側的工作了,而最核心、影響最大的是供給側。供給側的任務很多,供給側可以做出很多事情,我認為有幾項是重點:

  首先要提高企業經營的效率,我們提出來減稅、減費,其實這個決策早就做出來了。營改增預測要減9千億的稅,已經減了3千億,還有更多的稅要減,但是搞需求側這個事情不著急,可以推遲,現在已經推遲了。那要搞供給側的話,減稅是必須要做的事情。

  還有我們的社會繳費率,中國是40%多,在全世界來說都是偏高的。養老保險是28%,美國繳費率,職工是6%多、企業是6%多,不到中國的一半。為什麽中國這麽高呢?因為過去在計劃經濟下,有一些職工沒有交社保,企業也沒有給他交社保,但是他現在要領錢,這些錢就得讓現在交錢的人給他們發,所以必須提高社保繳費率,不然這些人就沒有錢可領。這個決策一直在討論,這次財政部已經正式說了,要研究降低社保繳費率的問題。

  營改增再降低流轉環節的稅負,有幾千億,社保繳費率能降低一半的話,能減少一萬多億。現在一年社保、養老支出每年是2200億,如果降低一半,比美國略高一點,那也有1萬多億的減費。所以加在一起,如果我們的企業界領域能減1.5萬億、1.6萬億稅費的話,企業經營情況就好得多,企業活力就會增長。

  過去這些事情不是沒有做,但是我們在談需求側的時候,這些壓力就比較輕。我只要有需求,繳費高一點也沒關系。前幾年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沒問題,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企業就支撐不下去了,所以一個是要降低企業稅費,這是我們已經決定改革的決策,現在因為提到供給側了,所以這個決策要盡快的推出去,不能再推遲了。並不是說這個決策是新的,不是,我們過去已經決定2015年要完成營改增,現在已經推遲了。

  我覺得供給側就是把過去已經做過的決策實施、落實,這是很重要的一個供給側的問題。

  從需求方面來講。我們現在解決保障性住房,我們解決7千萬貧困人口的減貧,這些統統都是解決需求的。因為收入增長會增加消費需求,減貧也說了很多年,在什麽日期要解決掉,這都是這個領域要考慮的。所以我想在我們國家供給側的問題,我們過去不是沒有研究過,也不是沒有提過一些措施,但是在落實上,在主要戰略方向是需求側的時候,這些供給側改革落實的速度就會推遲,動作力度就欠缺。

  我認為2016年是整個國家經濟發展裏面非常關鍵的一年,要通過這一年供給側的決策,而且供給側裏面主要是改革的決策,稅制改革、社保制度改革等等,用改革的決策來提高供給側的效率。所以對於2016年以及今後五年,我們不要預期說很快經濟就會出現拐點,很快就會有很大的需求產生,很快這些市場價格就會上漲,我覺得這種預期可能還要淡化一點。我們將來的改革重點還是在供給側,而且供給側主要還是在改革上要做一些文章,這是我對2016年的分析和判斷,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馬郡 HN022)

相關新聞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新聞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 每日要聞推薦
  • 社區精華推薦
精彩焦點圖鑒

      【獨家稿件聲明】凡註明“和訊”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圖表),未經和訊網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轉載。如需轉載,請與010-85650688聯系;經許可後轉載務必請註明出處,並添加源鏈接,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