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直播|財道|論壇
 
滾動 金融資本 國內經濟 產業經濟 經濟史話
時事 公司新聞 國際經濟 生活消費 財經評論
 
專題 新聞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訪談
話題  和訊預測  法律法規  封面  數據
 
公益 讀書 商學院 部委 理財產品
天氣 藏品 奢侈品 日歷 理財培訓

陳道富:中國金融體系施加了太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 字號
2016-01-09 14:08:54 來源:和訊網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所綜合研究室主任陳道富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所綜合研究室主任  陳道富

    和訊網消息2016年1月9日,由中國證券市場研究設計中心(SEEC)與和訊網聯合主辦的“改革新動力”財經中國2015年會第十三屆財經風雲榜在北京召開。年會圍繞“改革新動力”的會議主題。和訊網全程直播。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所綜合研究室主任陳道富在“對話:金融改革新任務”圓桌論壇上表示,中國的金融體系外施加了很多金融體系不可完成的任務,或者不是最優完成任務的時候,應該首先需要做這方面的討論。

  以下為演講實錄:

  陳道富:很高興有機會討論金融改革,作為第一個發言,有個好處就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開局。我想回答主持人給我提出來往哪裏去的問題之前,先說一說由什麽決定往哪裏去。很多時候我們都在外求美國德國日本的制度,曾經這麽求過,但是到了今天,我想問的一個問題是,中國自己的金融體系到底需要往哪裏去,我們需要回到自己的金融體系,回到自己經濟的運行,在這樣一個背景下才能討論中國的金融體系往哪裏去的問題。

  在這個過程中,其實所謂的金融改革更多的是自我成長,自我突破的過程。往哪裏去?金融體系是有生命的體系,它自己會決定往哪裏去。對改革者來說,最核心的問題是不帶偏見的傾聽金融體系發出的聲音,金融體系想往哪裏去。金融體系用特殊的語言告訴你往哪裏去,用大家感覺到的不順暢、別扭、風險、危機的方法,來告訴你,原來有些東西束縛了你,你需要突破,需要調整方向。所以我首先想說的是,金融改革是在自己的腳下,從外面找的時候,你發現國外好多形式上的東西中國都有了。有宏觀調控,微觀機制,國外該有的制度在中國也都有了,以及熔斷機制,形式上我們都在學,包括很多國外的金融產品我們在國內也可以看到。

  但是我們總覺得金融體系有問題,一方面看到金融體系非常火熱,看到互聯網金融,看到體制外的體系,看到非常火熱的金融,所有人都在從事金融業,都在做金融業務。但是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實體經濟融資難等等一些問題依然沒有解決。所以現在的金融體系想告訴你什麽東西,想往哪裏去?從業人員都在尋找實體經濟真正響應的方面,有三方面:

  第一, 金融體系放在更廣的範圍內,放在經濟系統、社會系統裏,它的命題是經濟發展階段提出的命題,這個命題就是所謂的新常態或者三期疊加,所以首先要服務於新常態,尤其是轉軌過程。轉軌過程對金融體系來說,它的價值發現功能,重新創造價值功能,給金融體系提出了很強烈的要求。

  第二,金融體系本身,整個世界的金融體系都不是穩定的系統,怎麽實現它的優化配置?如果是一個穩定的系統,它是缺乏流動的系統。大家看到的亂,看到的不協調,一方面是發出了信號,在制度上有缺陷,有限制。另一方面,其實反映的是中國金融體系實際上更多的是成長、突破過程中的煩惱。金融體系必須要面對他的亂,面對他的不穩,只有真正去面對自己金融體系不穩的根源,去解決他。所以這個過程,中國需要充滿活力,總體穩健的金融體系,這又是矛盾又是統一的過程,微觀上需要活力,需要尋找經濟的增長點,需要尋找市場機會,需要套利,需要破。在宏觀上穩定的系統,一定是權、責、利一致的,中國現在很多問題都是制度設計上在破壞權、責、利,有一些是無意識的破壞了權、責、利,宏觀上就要進行對應,所以這是第二個層面,把金融體系變成一個有活力的,穩健的體系,這個過程中需要打破金融體系之間不合理的流動性障礙,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更加開放的系統,所以我們要從市場生發出來,更加市場化,更加開放的系統,需要開放、活力、穩健的系統。

  第三,對金融體系來說它不是一張白紙,金融改革會在第三個層面產生問題,中國的金融體系是金融的轉型。它最終的目標來源於實體經濟,但是我又不是一張白紙,我是在一定的經濟和社會環境下進行的金融改革,我是在原有的金融體系裏進行的金融變革,所以他只能是一種成長。這種變革的深度取決於你在哪個層面上,在枝節上的改革、改良,這些年的金融改革中已經做了很多了,就是大家講的很多物理層面的變革。接下來是理念上的變革,這種變革需要建立在原有的基礎上。所以怎麽樣在現有的格局下歸位,原有的金融體系相當程度上表現為錯位,表現為對金融體系認識上的偏差,所以需要一種歸位,需要一種轉型的設計,這種歸位有橫縱兩個坐標。

  第一個是財政和商業的橫的關系,中國一直在處理財政和金融的關系,今天中國很多問題都是來源於金融在執行很多財政、產業的職能,財政和金融之間到底如何協調?如何在這個光譜上處理政府和商業機構之間的關系?我覺得這是中國需要重新考慮的,金融體系外施加了很多金融體系不可完成的任務,或者不是最優完成任務的時候,所以首先需要做這方面的討論。

  第二個是縱軸,金融體系怎麽發揮作用?整個企業家創新的最初動力就是破壞權、責、利的有限責任,只拿股本金,到這兒而止,這是一個斷層。在國家層面可以看到國家隱性擔保的行為,都在一定程度上破壞權、責、利的一致,需要在宏觀上進行糾偏。但是我需要給你的偏差產生巨大的活力,這是在縱軸上,你會發現怎麽劃分微觀實體的權利,行業監管,金融救助,宏觀調控,整個縱軸的關系,這是在商業運行的點上,依然是需要分工才能完成的靈活金融體系,中國在這方面其實有很多的偏差。

  為什麽講中國是“成長的煩惱”?小孩子總有青春叛逆期,在小孩不懂事的時候,家長處於愛護,可以給小孩任何指點。但是小孩成長起來了,有自己的思維,自己行為能力的時候,有自己的發展空間的時候,你會發現有一種叛逆。這時候不是把我認為應該怎麽做更好的東西給你,而應該是包容的,允許你犯錯,允許你探索,允許你有不一樣價值觀。這裏面就會涉及到微觀主體、監管部門和宏觀救助的關系。從國家的角度來看,任何一個改革真正能推動的力量都是來源於自己,其實最核心的是自己怎麽看到自己沒有跟上金融變動的情況。

  所以國家再怎麽管理,怎麽面對金融體系更加靈活響應實體經濟需求產品的風險點,所謂系統性風險一定是制度上的偏差,使得這種風險可以持續累積。國家要做的,就是在中國這個土地上尋找真正的風險點,建立起針對這樣風險點的監管體系、救助體系、宏觀調控體系,這是今後三五年會產生化學變化的地方。我希望中國金融體系在未來,能為中國經濟新常態形成穩健、靈活、可持續發展的,真正發揮資源優化配置功能的一個體系。

(責任編輯:馬郡 HN022)

相關新聞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新聞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 每日要聞推薦
  • 社區精華推薦
精彩焦點圖鑒

      【獨家稿件聲明】凡註明“和訊”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圖表),未經和訊網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轉載。如需轉載,請與010-85650688聯系;經許可後轉載務必請註明出處,並添加源鏈接,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