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微博|股吧|論壇
 
滾動 金融資本 國內經濟 產業經濟 經濟史話
時事 公司新聞 國際經濟 生活消費 財經評論
 
專題 新聞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訪談
話題  和訊預測  法律法規  封面  數據
 
公益 讀書 商學院 部委 理財產品
天氣 藏品 奢侈品 日歷 理財培訓

馬光遠:中國為何祭出朱镕基時代的大招

  • 字號
2016-03-15 08:54:07 來源:和訊 
  中國為何祭出朱镕基時代的大招文/馬光遠

  朱镕基時代的很多經濟政策,現在來看,都令人稱道和懷念。
稱道的原因不是因為當時沒有反對的聲音和壓力,而是朱镕基在反對和壓力中依靠強大的執行力,完成了很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稱道的原因不是因為當時沒有反對的聲音和壓力,而是朱镕基在反對和壓力中依靠強大的執行力,完成了很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比如,國企三年脫困,承諾之時,很多人認為這不過是說說,但三年之後,老朱做到了。再比如,他力主推動的“債轉股”方案,當時備受爭議,但事實證明,債轉股是一招真正的高手才能下出的大棋局,如同阿爾法狗對陣李世石的第四盤,李世石第78手下出的泣天地驚鬼神的一步。這一步事後看,讓中國的國企活了,讓中國的銀行活了,讓中國的大棋局一下子全部擺脫困境。
改革開放近40年,中國的經濟政策,在大的歷史變革周期,有歷史縱深感的政策並不多,大多時候,是歷史的列車推著中國經濟和政策往前走。但朱镕基時代真的是一個例外。
  改革開放近40年,中國的經濟政策,在大的歷史變革周期,有歷史縱深感的政策並不多,大多時候,是歷史的列車推著中國經濟和政策往前走。但朱镕基時代真的是一個例外。

  今天,中國經濟的列車又到了十字路口。改革的問題,國企的問題,銀行債務的問題,高杠桿下的金融風險問題,結構問題,可謂錯綜復雜。高層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涵蓋經濟應對之策,提出“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等重大舉措,然而,對於累計重重風險和矛盾的中國經濟而言,在當下如果沒有真正大局觀的妙手,在復雜的經態勢中尋求突圍,這些問題本身的風險,以及為解決這些問題衍生的風險都可能成為政策無法承受之重。在當下的時代,中國的宏觀政策需要擔當,需要找到真正的突破點,“負天下之謗”而亮招,對於中國經濟能否突圍成功,非常關鍵。

  “兩會”期間,外媒報道,中國將於近期出臺相關文件,允許商業銀行在不良資產處置領域實施債轉股,以支持實體經濟,此文件並由國務院特批,以突破商業銀行法規限制。3月8日中國上市公司熔盛重工的公告顯示,擬向債權人發行最多171億股股票抵債,抵消債務總額高達171億元,債轉股對象包括22家債權銀行和1000家供應商債權人。其中,中國銀行(601988,股吧)是其最大債權方,債務總額為63.1億元。熔盛重工將向中國銀行發行27.5億股股票以抵消27.5億元債務。在此次債轉股完成後,熔盛重工最大的債權人中國銀行將變成其最大股東。中國再次啟動債轉股的傳聞被坐實。
馬光遠:中國為何祭出朱镕基時代的大招
  朱镕基時代的“債轉股”放在當下,仍然是一個值得稱道的做法。有人認為,這意味著在處置不良資產的過程中,中央財政又將為銀行的不良資產買單。有評論也認為,這意味著中國銀行業的風險得到了證實,是中國銀行業的一大利空。其實,這些解讀,基本屬於挑刺式的廢話。中國從來沒有隱瞞銀行不斷上升的不良資產。監管機構的數字表明,截至2015年四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率1.67%,較2014年底提升0.42個百分點,已連續10個季度上升,在去庫存和清理僵屍企業的過程中,這個數字肯定還會上升。

  在問題蔓延之前,提前進行處置,一方面代價比較小,另一方面,可以避免中國經濟出現系統性的風險。在我看來,2016年中國經濟最大的風險無疑是經濟下行周期下的企業債,以及過去多年,銀行信貸擴張導致的信貸風險。至於房地產和政府債,屬於長期隱患,起碼在2016年,不會成為風險的爆發點。中國目前的非金融債務與GDP的比例從金融危機前的100%左右已經升至約250%,在“去產能”的大背景下,這種比例蘊藏的風險必須得到及時的處理,而不是隱瞞。
馬光遠:中國為何祭出朱镕基時代的大招
  國際評級機構穆迪最近對中國的信用風險不斷采取行動。3月2日將中國主權債券評級展望從穩定下調為負面後,3月3日穆迪又將中國多家金融機構和國企的評級展望下調至負面。穆迪下調的理由是,中國銀行體系風險不斷累積,主要反映在持續強勁的信貸增長。高且不斷增加的杠桿擴大了企業部門受風險衝擊的可能性,銀行業資產質量的脆弱性也在增加。此外,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更廣泛基礎上支持國有企業、金融機構的能力可能會弱於其此前評估。穆迪的這種評估既有道理,又沒道理。有道理是其提示的風險無疑是對的,沒道理是沒有看到中國政府已經采取的行動是在減少風險,而不是增加風險。

  在中國,很多反對“債轉股”政策的人,要麽是書齋中的那些整天玩模型的“完美主義者”,認為經濟政策都是完美的,吃相不能太難看,要麽是整天挑刺者。其實,中國重新啟動“債轉股”,從防範宏觀和系統風險而言,這是正確的一步。如果聽任債務和信貸崩盤,結局肯定更加糟糕。朱镕基時代還給我們一個啟迪,在歷史的轉彎處,列車的駕駛員需要真正的魄力和擔當,不是去追求完美,而是去解決問題。值得慶幸的是,朱镕基當年沒有受那麽多噪音的幹擾。這種抗幹擾能力,更是當下破解中國經濟很多難題必須具備的素質。
作為一個政策研究者,我非常迷戀朱镕基時代,盡管那個時代並不完美。
作為一個政策研究者,我非常迷戀朱镕基時代,盡管那個時代並不完美。(光遠看經濟)
(責任編輯:孫慶陽 HX014)

相關新聞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新聞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 每日要聞推薦
  • 社區精華推薦
精彩焦點圖鑒

      【和訊聲明】和訊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為商業信息,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