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和訊雞毛信:美國延緩加息栽贓中國產能過剩

2016-06-07 11:08:50 和訊網  龐淩子

  股民小邵:為什麽產能過剩成了這輪中美戰略經濟對話的主要議題?以前都說匯率是焦點,我們的產能過剩怎麽變成美國的憂慮了?

  和訊老王:從目前透露的信息來看,匯率確實已經不是問題了。美國財長傑克•盧6日表示,中美在匯率問題上的討論取得了巨大進展,在匯率問題上,中國政府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但另一個問題來了,美國又把矛盾指向了中國的產能過剩問題。傑克•盧稱,中國的過剩產能正在扭曲全球市場,而中國尚沒有實施政策來予以處理。他還指出,中國控制過剩產能對中國未來經濟增長至關重要。

  美國為何把焦點從匯率轉到了產能過剩?均衡博弈討論會的分析人士認為,作為“消費國-產能國-資源國”全球分工模式中的重要一環,中國在傳統工業領域的優勢地位、在大宗商品的影響力,以及二者通過已經改變了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尤其是美聯儲加息進程要考慮的通脹率,是本輪對話議題從人民幣匯率轉化為中國基礎工業產能的主要原因。

  根據彭博數據,在2015年12月11日央行發布的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中,權重最高的貨幣分別為美元、歐元和日元,占比為26.4%,21.4%和14.7%,其他十種資源國貨幣占比為37.5%。與市場更加關心的美元-人民幣匯率相比,資源國貨幣的權重使得CFETS指數可以根據國內產能實際狀況和國際貿易形勢變化進行相應調整,從而對外影響全球經濟的美、歐日等主要消費國的通脹水平、資源國維持財政與民生的大宗商品需求及價格變動方向。

  對於美國而言,加息進程能否順利進行,是維護美元信用和現有全球金融/經濟治理體系的核心。而無論用何種規則,通脹水平始終考量加息與否的 關鍵指標。

  中國商務部數據顯示,2015年中美貿易額達5583.9億美元,美國是中國的第二大貿易夥伴,第一大出口市場和第四大進口來源地。根據美方統計,2015年1-11月,中美雙邊貨物貿易額5691.7億美元,占美貨物貿易總額的16.2%。在全球貿易額下降的大背景下,中美貨物貿易還在增長,中國國內工業產能通過出口商品價格變動對美國國內通脹水平的影響力還在提升。

  覆蓋了主要消費國和資源國的CFETS指數,逐步成為人民幣匯率的重要指數。在影響指數整體變動、與某種貨幣之間比價的因素中,國內工業產能其開工率變化成為主導因素。龐大的基礎工業產能、70%左右的產能利用率,一方面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時也由於其較高的調整彈性,可以通過國際貿易對美國通脹水平產生影響,進而擾動美元加息進程。

  所以,美國利用WTO規則、 “破壞”WTO爭端解決體系,以及通過G7表達對中國產能的“憂慮”,都成為美國對衝上述擾動的措施。由此我們看到5月底美國對中國發起的一系列“雙反調查。”

  與此相比,由美國主導、著眼於重構全球貿易規則的TPP、TTIP和TISA,雖在抓緊推進,但“遠水難解近渴”。較長時間內,在爭吵中尋求“合則兩利”的解決方案是中美更好的選擇。G7對點名中國的“克制”,對達成BIT談判的“期許”,中美難以事事一致、中美當前要提高宏觀經濟政策協調,中國經濟正在經歷必要但艱難的轉型,美國承諾為美中貿易營造公平的競爭環境。已經將近三年未提的中美新型大國關系模式被再次表達,我們看到的是雙方的態度軟化,希望達成妥協,沒有衝突的意願。

  均衡博弈討論會分析人士同時指出,“打鐵還需自身硬”,即使外部環境再好,沒有紮實的內功也無法抓住機遇。“相對於全球其他政府的政治工具箱,我們有更為巨大的資源尚未挖掘和發揮——制度效率可釋放的空間。從國有資產到市場秩序,如果深入思考還有更多可以期待,政府可以給出市場所需要的經濟復蘇邏輯,在當前環境下,市場真正期待的是一份可兌現的制度紅利”。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和訊雞毛信:美國延緩加息栽贓中國產能過剩》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