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盛松成呼籲降稅解決企業流動性陷阱

2016-07-23 00:58:00 華夏時報  劉飛

  如果把貨幣投放理解為踩油門,把經濟增長類比為汽車提速,那麽緣何一直在踩油門,車速卻總提不起來?

  近日,中國人民銀行調統司司長盛松成兩次發聲、一篇雄文給出了詳盡的解讀:“現在貨幣政策有一點陷入流動性陷阱的現象,大量的貨幣發行出來以後並沒有能夠迅速地拉動經濟。貨幣量再增加也沒有用,利率也不會再下降,投資也不會再增加,可稱為企業的流動性陷阱。”

  簡單的理解就是,央行釋放流動性的初衷是穩增長,雖然貨幣一直在放,但錢並沒有通過貸款的方式貸給有需要的企業,錢掉進了“流動性陷阱”。

  “這種情況下,貨幣政策有效而有限,應更重視財政貨幣政策的協調。”盛松成撰文呼籲,比較而言,由於企業稅費負擔高於利息負擔,降稅效果好於降息。而且目前我國政府部門杠桿率整體低於發達國家水平,可適當提高財政赤字率。

  流動性陷阱真相

  從歷史經驗看,我國經濟上行期往往伴隨著M1的高速增長。而當前的情形卻恰恰相反!

  去年初以來,M1增速持續提高,從2015年3月的2.9%提高到今年6月的24.6%,M1與M2增速的差距逐步擴大。6月M2同比增長11.8%,低於同期M1增速12.8個百分點。但同期經濟增速卻沒有明顯回升。

  盛松成撰文稱M1增速與經濟增長背離主要有以下四個方面的原因,其中主因是企業持幣待投資。目前企業活期存款增加而投資持續低迷,反映出企業沒有擴張經營,而是持幣觀望、謹慎投資,甚至找不到合適的投資方向。

  另外,持有活期存款的機會成本降低。去年央行多次降息後,一年期定期存款和活期存款息差由去年5月末的1.9%收窄至今年6月的1.15%。息差收窄後持有活期存款的機會成本降低,而持有定期存款面臨的約束較多,企業更傾向於持有活期存款。

  而且,房地產市場銷售活躍,而房地產投資持續低增長,房地產企業積累大量活期存款。今年1-6月房地產銷售額同比增長42.1%,個人購房貸款新增2.36萬億元,同比多增1.25萬億元,而同期房地產投資增速僅為6.1%。房地產企業沈澱資金較多,活期存款大量增加。

  當然,地方債務置換可能對M1形成擾動。今年以來地方政府置換債券發行較多,部分地方政府置換債券和新增債券資金短暫留存於機關團體賬戶(主要為地方政府融資平臺賬戶),導致機關團體活期存款增加較多。今年上半年,機關團體活期存款新增6907億元,同比多增6575億元。

  盛松成認為這反映出目前企業有流動資金而不進行投資的尷尬局面,也可以說是企業陷入了某種形式、某種程度的“流動性陷阱”。

  最新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民間投資增速進一步下滑到了2.8%,全部投資增長為9%,為2012年一季度首次發布以來的歷史最低值。

  而民間投資占全部投資的比重仍然達62%左右。民間投資增速的大幅度下滑,給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帶來了重大影響:固定資產投資價格指數已經連續7個季度負增長,PPI連續52個月負增長,GDP平減指數已經開始負增長,企業產品銷售價格下降預期仍然較濃,即使不考慮資金成本,由於固定資產投資價格下降,固定資產在購置之初就會面臨損失。

  此外,海通證券(600837,股吧)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認為,除民企去產能、中產加杠桿外,當下中國經濟走勢還存在國企投資潮與效益相背離。

  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國企投資增速達到23.5%,民間投資不足其一個零頭。但國企的盈利狀況很不理想。從財政部公布的數據看,1-5月份國企的利潤同比下降9.6%,從統計局公布的數據看,1-5月份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中,國企的利潤同比下降7.3%,但私營企業增長7%,股份制企業增長4.1%。

  降稅效果好於降息

  顯而易見,央行投放出來的超額流動性並沒有進入經濟主動脈,而是在金融系統毛細血管裏空轉。

  從現在發行出來的貨幣流向看:第一,成了企業的活期存款,形成了企業的流動性陷阱;第二,各地銀行不約而同地將信貸資金湧向地方平臺公司;第三,大量的個人的錢投到了房地產。

  換句話說,央行釋放流動性的初衷是穩增長,雖然貨幣一直在放,但錢並沒有通過貸款的方式貸給有需要的企業,錢掉進了“流動性陷阱”。

  國泰君安宏觀團隊報告稱,中國已出現流動性陷阱跡象——一方面經濟不斷下滑,另一方面,短端利率已降至最低水平附近,而短端利率的下降無法傳導到長端利率和貸款利率,降準降息的邊際效應正在遞減。

  銀監會國有重點金融機構監事會主席於學軍認為當前普遍存在的民間投資大幅下滑、銀行業資產荒和地方政府債務膨脹,背後隱藏著中國經濟轉型和貨幣政策轉折的深刻邏輯。

  “這種情況下,貨幣政策有效而有限,應更重視財政貨幣政策的協調。”盛松成的文章稱,只有切實提高企業投資回報率才能從根本上促進企業投資意願回升、帶動經濟增長。一方面要通過開放壟斷行業、放松服務業管制等改革,增加企業投資領域,增強企業投資意願。另一方面要切實降低企業經營成本。不僅要降低利率,還要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通過降稅降低企業成本,提高企業生產積極性,擴大社會需求。

  比較而言,由於企業稅費負擔高於利息負擔,降稅效果好於降息。而且目前我國政府部門杠桿率整體低於發達國家水平,可適當提高財政赤字率。

  但國泰君安報告稱,貨幣政策仍有空間,中國需要繼續降準降息的同時,針對國民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配以曲線的定向的量化寬松操作,量價雙管齊下,以降低銀行風險資產比例的方式註入流動性,且量要足夠大。

  特別是結構性流動性陷阱的貨幣政策將是傳統和新型貨幣政策工具並用,用貨幣政策引導地方財政政策投向國民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

  采取的政策包括取消超額存款準備金利息、降準降息+定向降準、對商業銀行抵押再貸款+擴大抵押品範圍、扭曲操作收短放長、對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再貸款+收購銀行不良資產、註資政策性銀行+定向放貸,切實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刺激銀行對國民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放貸意願,其中,通過對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再貸款來處置銀行三農、小微企業等的不良貸款是重中之重。

(責任編輯:張功成 HN092)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盛松成呼籲降稅解決企業流動性陷阱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