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6/9/29 第 047 期
韓會師SDR並非人民幣枷鎖 匯率政策短期難有調整

本期嘉賓47期2016年9月29日

韓會師

韓會師

經濟學博士、高級經濟師、多家財經媒體特邀撰稿人。長期關註國際資本流動、外匯風險管理、資本市場發展等領域,並就上述領域相關問題在學術期刊和專業報刊發表文章約160篇。最新著作《泡沫的終結—透視中國股市異動》。

龐淩子

主持人

龐淩子,和訊網特稿部記者,曾參與夏季達沃斯論壇、陸家嘴論壇等大型會議報道。

SDR並非人民幣枷鎖 匯率政策短期難有調整

人民幣入籃SDR與監管當局是否調控匯率並沒有必然聯系。人民銀行沒有必要,也緊迫性因為加入SDR貨幣籃子,就對現行的貨幣調控政策進行根本性的調整,至少短期之內沒有必要。

橫盤震蕩疊加美元走強 人民幣貶值預期難消退

盡管8月資本外流 壓力緩解,但人民幣仍處於震蕩貶值的大趨勢中,加上市場對美元走強預期較強,人民幣貶值預期仍難消退。

人民幣貶值不等於放棄匯率 高房價亦難持續

匯率不存在保與不保的問題,匯率的穩定是一個國家所有領域穩定的基礎,人民幣貶值不代表匯率不保。

Q

和訊網

人民幣10月1號正式加入SDR的籃子,未來監管層在匯率的調控政策方面是不是會發生一些變化?

A

韓會師

首先我覺得10月1號正式加入SDR這個籃子並不是一個多麽大的枷鎖或束縛,因為IMF從來就沒有要求過,加入SDR這個籃子的國家你要特別大的改變的貨幣政策,也從來沒有直接要求過中國放棄現行的外匯市場管理方法。

A

韓會師

因為目前中國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本身它就在很大程度上,從法理上賦予了中國央行管理匯率的這樣一個權利,IMF從來沒有要求過你加入了SDR貨幣籃子,你就要放棄你整個管理的制度。

A

韓會師

從現有的規定上來說,我們人民銀行沒有必要,也沒有那個緊迫性,因為加入了一個SDR貨幣籃子,就要對我們現行的貨幣調控政策有特別大的,傷筋動骨的,根本性的調整,至少短期之內我認為是沒有必要的。

A

韓會師

當然了,你加入SDR的貨幣籃子之後,你作為一個在全世界肯定是更受矚目的貨幣,也逼迫著我們的匯率管理政策肯定要更加頻繁,更加深入地與全球投資者進行溝通,這是肯定的。我們要做的並不是要改變什麽,而是說要加強溝通,讓大家彼此更加了解,這是更加重要的。

A

韓會師

另外,我們也可以看到,有一個很明顯的例子,比如說日本的日元,最初建立SDR的時候日元就是其中之一,但是日本這麽多年來從來就沒有放棄過對日元匯率的管理,這是全世界非常公認的一個基本事實。

A

韓會師

有了日本的例子在這裏,也不用對於中國一定要加入SDR,因為現在市場上有很多擔心,說是不是加入SDR了,中國的人民銀行就會徹底地失去了對人民幣的管理能力?這個擔憂本身是沒有必要的,這屬於對SDR的一個誤解。

A

韓會師

我們再進一步想一想,如果人民幣沒有加入SDR,難道中國經濟的發展人民幣在國際市場上的認可度增強,難道不加入SDR,人民幣的國際化就不能推動嗎?周邊國家乃至全球其它的發達國家的企業將來就不見使用人民幣的這種可能嗎?我覺得不是的。 SDR之所以吸納人民幣加入,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它看重的正是人民幣在過去的時間裏,以及現在取得的改革開放等等各方面控股實力提升,他看重的是你已經取得的成績,和你未來將取得更大成績的權利。 所以說是我們用自己的能力贏得的SDR籃子貨幣的身份,即使不加入這個SDR,隨著你國力的增強,人民幣在國際的認可度的提高,早晚有一天他也會邀請你來加入,不一定是你一定要去申請它,去推動它。如果從這個角度上來考慮,就更不要擔心加入SDR會對人民幣造成多麽大的束縛。所以,我認為,人民幣10月1號加入SDR之後,應該不會對監管層的貨幣調控政策立即發生非常大的影響。 當然了,將來如果我們度過了目前市場上這種比較緊張的狀態,國際經濟也度過了目前這種比較危險的狀態,復蘇比較乏力,波動比較劇烈,將來也許我們的匯率調控政策會更加地市場化,人民幣的波動會更加地大,但那也跟加入SDR沒什麽關系。

A

韓會師

站在中國的角度來說,我覺得不應該把SDR看的多麽地神聖,看得過於重要,與其說SDR讓人民幣具有了更高的地位,我們倒覺得是人民幣讓SDR具有了全球範圍內更普遍的一個代表意義,畢竟人民幣是最重要的新興市場之一,中國也是世界上這麽多年以來排名世界前列的大型經濟體,它的加入是讓SDR更有代表意義了。相對於SDR對人民幣的意義來說,人民幣對SDR的意義更大一些。

Q

和訊網

8月數據顯示跨境資本流出壓力有一定緩解,但企業結匯熱情並不高,您認為市場對人民幣的貶值預期為什麽一直沒有消退的跡象?

A

韓會師

我們從2014年2月人民幣開始貶值,一直到目前我們整體上是走了一條震蕩貶值的路徑,中間有過很多次階段性的人民幣兌美元升值,也就是階段性的回調,但每一次回調的時間都不是特別長,回調的幅度也都不是很大,導致了整體上是以貶值為主。要不然不是貶值為主,我們也不會從6.04、6.05左右的價格,貶值到今年最低跌破6.0的位置。

A

韓會師

當大家看到7月18號之後,7月一直到現在,人民幣跌穿了6.70之後又來了一次明顯的階段性回調,大家很本能地就會反映到這是不是跟2014年、2015年歷次階段性回調一樣,都是一種階段性的行為,而且這次的回調幅度也確實不是很大。

A

韓會師

我們從6.70的位置回升,最終連6.60都沒有觸及,大概在6.62、6.63左右人民幣又繼續貶值,現在維持在6.70以下窄幅度的橫盤震蕩格局,從圖形上看就是一種階段性的調整。

A

韓會師

如果企業不能夠看到震蕩貶值的大趨勢有一個明顯的調整,那麽自然在結匯上還是會比較謹慎的,人都是有這種很正常的心理,總希望自己的美元賣的高一點是一點,畢竟對於普通的企業來說,在企業利潤率難以提高的情況下,如果結匯上能多一點收益,那自然是最好的。

A

韓會師

除了人民幣震蕩貶值的大趨勢以外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國際市場目前對於美元未來走強的預期仍然是比較強的,我們目前所采取的參考一攬子貨幣本身,如果在美元走強的情況下,在參考一攬子貨幣制度下,它就有可能對人民幣形成比較明顯的貶值壓力。

A

韓會師

那這個時候自然而然就會對人民幣未來兌美元的貶值仍然保持一定的預期,這個可能也是企業的熱情目前不是特別高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Q

和訊網

有觀點認為人民幣兌美元彈性不足造成了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高估,這是中國經濟的百癥之源。您對這個說法有什麽看法?

A

韓會師

認為匯率高估這種觀點的人有很多,但其實匯率是不是高估,這是一個非常非常不好判斷的事情,因為匯率到底到哪裏算高,到哪裏算低,它是一個動態變化的過程。在經濟理論上我們我們可以說有一個均衡的價格圖來,但在實際的經濟實踐當中,似乎無論是對美元、歐元、日元,這些國際上普遍大家都熟悉的國際貨幣,還是對於人民幣,巴西雷亞爾的新興市場貨幣,都很難有一個大家比較公認的,均衡的匯率水平。

A

韓會師

即使到目前為止,我們也仍然很難說人民幣的均衡水平在哪裏。我們可以回顧一下過去的歷史,在2014年2月人民幣貶值之前,人民幣當時一直是升值態勢的,但在那個時候幾乎全世界絕大部分的分析師、經濟學家都認為人民幣還會升值,沒有人在2014年2月之前,斷定人民幣一定會發生未來兩三年這種持續的貶值行情。

A

韓會師

那這個說明什麽?說明大家對於均衡匯率的水平是沒有一個公認的態度,說現在的匯率是明顯的高估,我覺得可能沒有這麽大的,可能也是一種個人觀點吧,魯老師肯定有自己的看法,但是我覺得匯率本身就沒有一個公認的均衡水平,談不上絕對的高估或者絕對的低估。

Q

和訊網

從年初開始就一直有人談論匯率和房價是不是只能保其一,您認為這種說法是否成立?

A

韓會師

保其一或者不保其一,我覺得這種說法本身就有點問題,首先匯率它不存在保與不保的問題,為什麽呢?因為人民幣是中國一切資產的計價貨幣,如果民眾對人民幣匯率的基本穩定產生了懷疑,或者對人民幣長期的貶值形成了趨同的預期,並且是對人民幣的大幅貶值形成了長期趨同的預期,那麽這種貶值恐慌所導致的民眾集中的購匯潮是非常可怕的,他可以短時間之內就摧毀我們國家的外匯儲備。

A

韓會師

如果一個國家的民眾對於匯率長期穩定的信心失去之後,根據全世界各個國家的經驗,可能基本上就是國將不國的情況。匯率不是一個可不可以放棄的東西,而匯率的穩定它是一個國家其它所有領域一個穩定的基礎。如果說沒有了匯率,那民眾當中的基本信心,基本穩定不能維持,那麽談不上房價,其它的一切資產價格都談不上。所以,這種說法本身,把匯率當成一個可保可不保的東西本身就是錯的。

A

韓會師

我們再來看這個說法它有問題在哪裏,標準是什麽?這裏邊有兩個問題需要澄清,什麽才叫“保匯率”?什麽才叫“保不住匯率”?難道人民幣貶值一點就叫匯率保不住嗎?這個標準首先是非常非常模糊的,在我的理解裏面,我們假設一種情況,假如說在未來的三年之內,人民幣每年即使是貶值的,比如說貶值2%到3%,那麽是不是就意味著人民幣的匯率就保不住了呢?我覺得這也未必。

A

韓會師

如果人民幣在未來兩三年之內,每年平均能夠貶值2%到3%,考慮到人民幣跟美元之間的利差因素之後,持有人民幣跟持有美元其實差距並不是很大,未必就能夠導致中國的民眾以及企業一窩蜂的瘋狂購買美元。如果大家不去瘋狂地購買美元,那麽我們的外匯儲備也不會面臨一個資金告罄的危險。這種情況下我們是貶值了,但你能說匯率沒保住嗎?恐怕不行,它這個標準是比較模糊的。

A

韓會師

另外說保房價,什麽才叫保房價?是不是說在未來的很長時間裏面,比如說三到五年,或者五到十年房價只漲不跌?如果把這個只漲不跌,或者房價維持在2016年現在這個水平才叫保房價,那這個保房價肯定是承受不了的,是無法實現的,因為人世間不存在只漲不跌的東西。話說回來,如果保房價是在一個很短的時間之內,比如說三個月或六個月之內去保房價穩定,房價不跌,這當然有可能實現。這個觀點的提出,保匯率和房價只保其一這種說法本身它非常模糊,沒有一個明確的標準。這樣就導致了看上去好像是一個值得討論的東西,但仔細一想,這似乎沒有討論的著力點。

A

韓會師

我們就從時間期限來看,如果說你要在5-10年的長期,或者3--5年的中長期這個角度來看,匯率和房價一定都是有比較大的波動,也可以說兩個東西都保不住。如果你把“絕對穩定”或者說“絕對上漲”當做一種保,那這兩個完全誰都保不住。 但反過來短期之內,我只保證3-6個月之內,或6-12個月之內匯率不發生崩潰式的貶值,房價也不發生崩潰式的下跌,那麽這兩個可能可以同時實現。所以,我覺得這個討論本身沒有意義。

韓會師

SDR並非人民幣枷鎖

SDR並非人民幣枷鎖,匯率政策短期難有調整 。[詳細]

韓會師

橫盤震蕩疊加美元走強

橫盤震蕩疊加美元走強,人民幣貶值預期難消退。 [詳細]

韓會師

人民幣貶值不等於放棄匯率

人民幣貶值不等於放棄匯率,高房價亦難持續 。[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註中國分析師!

關註中國分析師

關註中國分析師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