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2016/11/20 第 049 期
白舟券商遭遇轉型陣痛 深港通推遲致板塊下挫

本期嘉賓49期2016年11月20日

白舟

白舟

銀河證券新三板業務部副總經理、金融分析師,曾任銀河證券研究部非銀金融行業首席分析。

賈昆

主持人

賈昆:和訊網特稿記者,《中國分析師》主持人,重點關註互聯網金融、新三板、銀行、宏觀經濟等領域。

券商遭遇轉型陣痛 深港通推遲致板塊下挫

券商正處於一個轉型陣痛期,未來幾年會發生很大的變化,包括大的並購重組、內部分化走精選投行路線,有實業的大券商走綜合性券商的路線等等。深港通開通將對券商股是一個利好,尤其是對香港上市的H股券商標的。不過,深港通對券商實質的業績影響非常小,更大程度是對投資者心理層面的影響。

耶倫爆加息將近 喊話特朗普“任內不辭職”

即使特朗普上臺,美國12月加息的概率還是更大一點,特朗普並不是全球金融市場的“黑天鵝”。 從A股市場上也能看出來,特朗普勝選當天市場上有比較強的反彈,是對於美國加息預期下降的即時市場行為。

新三板推轉板制現隱憂 企業為IPO棄做市交易

新三板定位比較尷尬,原來是希望獨立於滬深兩市,做強做大,而目前的做市商交易制度解決不了流動性的問題,很多券商把做市業務定性為純投資業務,這種情況下,很多掛牌企業無奈只能寄望於轉戰A股。

Q

和訊網

很多人將特朗普上臺視為行業的黑天鵝事件?

A

白舟

我不覺得是黑天鵝,我個人認為反而是利好中國的。因為美國總統競選的時候,很多說的話是競選時候說的,他本身是商人,他一定是想為了賺錢,他最終肯定以這個目標為重的,美國發展經濟,要賺錢,你看他的很多話可以發現他首先非常承認中國在過去改革開放以來的政績或者整個國民經濟發展,他是非常認可這個成績。他也是對中國經濟的發展,包括速度也好,體量也好,是有非常高的預期。基於這樣邏輯之下,他又商人,未來在中美關系上或者經濟貿易上,他肯定未來尋求合作更多的,他說的是為了贏得底層人民的選票說的一些話,我個人是這麽一個看法。 但是他有些東西,就像剛才說的,比如給企業減稅,因為美國政府赤字本來已經是很大的問題了,他這樣會造成財政上有一些負面的影響,這樣降低了美聯儲當時加息的預期。從美國聯邦利率期貨交易所,從利率期貨定價隱含的概率可以算出來,昨天一天的波動概率很大的,先跌後來又漲,可能12月份會有可能性,這個事件變成不太確定的事情,我們當前的預期沒有完全消化在大盤當中。你看昨天大盤也是很糾結,先跌回來一度滬深300紅了一下,最後還是跌了一點收盤。市場也是覺得這個事情目前不可判斷的,最後還是看落地怎麽落。 問:從表現來看,還是挺堅挺的。 白舟:你看今天馬上又回來了很多,總體來說,大家還是覺得他上臺之後,在中美兩國之間的東西,最終還是正面影響大過負面影響。 你從資本市場關聯性來看,A股相對來說是比較分離的市場,它的影響不至於那麽地大,A股最大權重都是散戶在炒,很多時候都是消息敏感,聽風就是雨,搞了一下發現不是這樣子,他又回來了。你說QFII投資者占比能有多少,他們在配置資產的時候,他們一些戰略決策的影響,其實不太會影響整個大局的。 老外他們對中國最擔心的就是中國政府的債務問題以及有很多的國有企業在轉型過程當中,你這些債怎麽辦的問題,我們現在提出債轉股,但是老外覺得這個東西能不能實現,因為他們是市場化經濟思維,他們覺得在他們經濟體系下,這個東西很難做的,你這個債轉股轉給誰去,人家為什麽會接受這個東西,他們主要是擔心點在這個地方,他們因為不了解中國的政治體制,政府如果真的想要解決這個問題,一定是有方法去解決的。

Q

和訊網

從投資者風險偏好來看

A

白舟

風險偏好現在很尷尬,這兩年房地產很顯然不再成為你可以絕對避險的資產了,當然一線城市的房地產,特別像北京很特殊,北京房地產市場是相對封閉的環境,至少你投資的話,還是能跑贏通脹。但是在別的一些地方,特別是二三線城市,你就看二線可能很難做了。早幾年為什麽做信托都發財,一窩蜂都去做房地產,現在這塊市場的錢不是那麽好投了,這個規模是很大的。債券我們剛剛經歷完一個非常牛的牛市,2015年是股債雙牛很罕見的年份,債券從今年到11月份時間點來看,那撥牛市基本上已經結束了,以後要配固定收益類,資產明年也是很難配了,你把大類剔除掉以後,現在錢無非是兩種方法,有本事走到海外去,海外有些低估值的資產你可以投資,這個東西我們中國對外匯管制那麽嚴,這個東西可能有錢人,有能力的人各種方法把錢洗出去,但是大部分的錢還是很難洗出去。這樣的話錢沒有地方去。最近市場上比較有名的分析師,比如像國金黃玉明(音)他現在已經看多了,他的邏輯支撐基本就是用排除法,因為資產沒有地方去。你說A股貴不貴,你從絕對估值來看,當然是貴,你從相對估值來看,你貴我也貴,所以我就應該比你更貴,就是這樣的邏輯。大家都貴的情況下,就無所謂了,這個東西還是市場認知的共識的問題。

Q

和訊網

現在還有一種說法,把特朗普理解成利空出盡,反而是買入好的時機。

A

白舟

今年市場基本上就3000左右上下,是振蕩市,我還是那個觀點,美國那邊選總統選怎麽樣,對中國A股傳導作用沒有那麽強,更多程度心理層面上的。說白了,它是一個資金面的偏好驅動,你很難說美國選出了特朗普,還是選出了希拉裏,能夠對中國這麽多資金改變它,到底是入場還是撤離的意願,因為你用排除法來看,你要撤也沒別的地方好去,要不就拿著現金嗎?但是作為長期來說,你資產一直在配置,是有慣性的,你不可能那麽多的現金,就拿在銀行戶頭裏,什麽都不幹,這樣是很少的。以前互聯網金融野蠻生長,剛起來的時候,你可能有一大堆東西可以買,現在滬金也規範了,你這方面的選擇也越來越少。現在再上你去買,你買路金所可能敢買,它的產品背後是有平安全額擔保的,讓你去買別的平臺,可能就不太敢買,這個錢從大類配置角度來講,沒有地方去,錢要買,還是要股市去,我不可能說在現在情況下,在非常可觀的量從股市抽出來,抽出來幹嘛,我沒地方去。

Q

和訊網

你剛才說的對美國貨幣政策的影響,之前有一個說法,特朗普是美國12月加息危機的障礙,現在落地之後,它的概率有多大?

A

白舟

現在概率不好說,肯定還是加息的概率偏大一點。之前市場上很多人的預期,本來覺得12月份要加那麽一下的。按照市場有效性的假性來說,大家都是這麽預期的,本來應該消化在現在市場,早就應該消化了。他當選之後,因為之前從利潤期貨可以看出來,基本上90%以上普遍市場預期要加息的,昨天跌了跌又升了升,基本在70%的壓力,跟之前相比,還是降了,對於A股市場來說,也是利好。我覺得今天比較強的反彈,應該說還是反映了一部分對於加息預期下降的市場行為,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即時的反映。

Q

和訊網

您個人看好哪些板塊,怎麽看黃金?

A

白舟

黃金現在主要是大家都擔心從來沒有任何從政經歷的一個人上臺之後,會不會把美國經濟也好,美國政治也好,一下子會出現很多問題。因為及時性避險情緒的上升。但是這個東西,你現在的預期相當於一個底了,我剛才說的這些原因,他現在剛上臺了,大家預期肯定比較悲觀,現在是一個悲觀的點,接下來落地的時候會怎麽落地,他每幹出一個不那麽糟的事情的時候,其實這個悲觀的預期就會下來,你預期是這麽低,最終他做的可能沒有很好,但是比你高一點,黃金價格就會下來。因為所有的東西,股票價格也好,大宗商品也好,所有價格漲跌一定是因為預期差,這個差有多大,才會推動價格的變化。

Q

和訊網

之前特朗普說過,他上臺之後,把耶倫給炒掉,這種極端的情況會不會影響加息?

A

白舟

任何人特別是我們這麽遙遠的地方,只是做一個主觀的臆測都是不科學的,這個只能等到事件真的發生的時候,有這樣的特點,特別是去年牛市情況下,像經紀業務比較強的大券商,經紀業務收入占比能夠到七成左右,甚至七成以上,這樣來看,我們的收入結構基本上還是比較單一的。我們現在整個券商業務架構基本上還是各業務條線,各幹各的,很難形成一個全產業鏈的。比如說業務線之間是有交叉服務的有交叉銷售,你做某一個企業客戶,我為了提供全方位的,比如經濟方面提供交易服務,在投資咨詢方面,我有研究所給你做服務,給你提供各種咨詢建議,完了之後你有很多的錢,財富管理的需求,資管能夠為你量身訂作符合你需求的資管產品,你有融資的需求,我有投行,有資本市場,幫你買股票,本你去設計合理的融資結構,使用最優的融資工具,幫你在最有效的情況下,幫你融到資,本來是一套全產業鏈的概念。現在為止,中國的證券行業,證券公司,基本上大家各做各的,還是比較割裂的。 拿銀河來舉例,做三板這塊,拿過來,掛牌業務不是我們掛的,我們拿過來做市,回頭要融資的話,我們幫他賣。比如到時候有很多現金,想要投資之類的業務,很難資管這邊的人主動找到他們,幫他們去做。他們如果說自己有一些交易方面的需求,要開個帳戶,想要做二級市場的投資之類的,可能很難有經紀業務的人主動去幫他提供服務,基本上還是各自為戰的狀況,現在再轉型,轉型的根本原因是在於被外部的環境給倒逼的,因為現在的同質化競爭太嚴重,慢慢地我們肯定要走向零傭金時代,所謂零傭金不是指傭金為零,而是傭金剛剛覆蓋掉所有交易成本,美國早就是這樣。

Q

和訊網

那收益從哪裏來?

A

白舟

傭金時代的收益就是從差異化服務而來,我基礎的交易服務就是只能覆蓋我的成本了,我是提供一系列增值服務去收費,這個概念叫主經紀商業務,這個是PB業務。圍繞你一系列的東西,我來給你提供一系列後續做差異化服務,來收費。

Q

和訊網

深港通開通之後,對券商股有什麽樣的影響?

A

白舟

深港通肯定對券商股是一個利好,因為你們去看券商股歷史的表現,券商股的股價漲跌不是跟著基本面走的,它就是跟著政策走的,包括所有金融行業,金融股的股價漲跌都是對政策敏感,相對來說深港通對實質的業績影響可能是非常小,更大程度對投資者心理層面的影響,會影響券商股,可能業績要怎麽著,可能會漲一下,但是這個幅度不會太大,這個本身對股價是利好,對標的上來說肯定還是在香港上市的H股標的,因為本身股值低,像國泰君安國際,還是國際君安子公司,還是母公司,都是在港股上市的券商,包括港交所這種標的,相對來說是更加地會敏感一些。 如今,券商正處於陣痛的轉型期,未來幾年,券商行業內部會發生很大的行業內的各種變化,可以看到大的並購重組,看到很多券商開始進行分化,而且去走精選投行路線,有實業大券商走綜合性券商的路線,全產業鏈,大券商裏像華泰現在走在比較前面的,因為互聯網經濟轉型是比較早,比較有這個意識。整體上它的客戶渠道等等,非常地暢通,市場份額提高得很明顯。在此基礎上,可以做後續的財富管理等等。

Q

和訊網

白總,新三板方面咱們也是做市商,您怎麽評價現在做市商制度的利弊,未來的改革空間在哪裏?

A

白舟

現在主要是定位,整個三板市場的定位還是比較尷尬一些。可能作為三板市場它自己的出發點是想跟滬深交易所扳一扳手腕,現實而言,不可能給你連續競價的交易機制,從目前來看,而且從看得到的未來基本不可能的。這種情況下,現在的做市商交易制度解決不了流動性的問題,現在很多券商把做市商做市這塊業務定性為投資業務或者定性為偏早期的投資業務,這塊業務當成某種意義上的直投在用,這樣的話有很多券商的風投是看好拿完之後,根本不被綜合交易,它只是投資。在這種情況下,你就很難有流動性出來。再加上投資者門檻,你一直掐著這麽高,整個市場的參與者就很少,A股為什麽能連續競價,是因為沒有門檻,大家都可以玩,創業板有些門檻,還沒有資金的門檻,所以他能夠連續競價,因為我們有充分的連續參與,三板就是這樣的情況。你想三板很多機構投資者有投資背景,他選好一些標的,未來哪怕想通過IPO方式退出都不行,因為還涉及社保資金50%化轉的問題,這樣以來就更尷尬了,就造成現在三板交易一直處於很難改變,在目前政策方面來看很難改變的。

Q

和訊網

也有人說要引入私募做市。

A

白舟

我覺得引入私募做市完全不會對現有格局有任何影響。所謂試點一開始,十來家或者十幾家,這跟你多了幾家券商去做市有什麽區別。現在的客觀情況就是三板上面願意或者把做市這個事情當做很重要的訴求去實現的公司已經越來越少。真正的優質的公司,他們不做市,照樣以比較高的價格融到資,這是沒有問題,投資者是不會因為做不做市這件事情來評價一個公司的市場價值。有些不好的公司,哪怕做了市,因為交易不活躍,所以形成的市場價格不是有效的價格,很難拿著這個價格跟投資人說,你看我做市上一筆交易是16塊錢,這是沒有道理的,投資人也不傻,他根本就不信,這樣就造成了做市,做跟不做,真正優勢企業和對於不好的企業有區別,現在很多企業處於兩者之間,可能它有一點亮麗,但是遠遠夠不上是很好公司的標的,這種公司做市,做出一定的交易量,這樣對他的融資有一定的幫助。

Q

和訊網

監管層是不是在醞釀打造做市壟斷的情況,後續會不會有其他的政策?

A

白舟

不管引入誰,你的交易制度不改變,是沒有意義的。我們現在有做市牌照的券商有80多家,你覺得這難道不夠嗎?肯定是夠的。每家給的做市資金授權額度今年根本用不完,根本投不出去,現在是這樣的情況,現在太差的企業,券商看不上,好的企業他沒訴求,這就很尷尬。

Q

和訊網

最近傳的比較多,監管層要引入綜合的交易制度改革,但是涉及到創新層,但是監管層否認了一點。

A

白舟

但是最新的消息創新層可能會試一下集合競價,但是集合競價也不是連續競價,光集合競價是改變不了大局。真正能改變大局的一定是連續競價,但是連續競價,如果三板給了連續競價就變成資金瘋狂投資的局面,這樣A股沒有人玩了,三個交易所,就算三票裏面投兩票,那一兩票一投,你也就完蛋了,不可能讓你有連續競價交易。

Q

和訊網

會不會嘗試引入連續競價?

A

白舟

這個東西不是他想引入就能引入的,這個肯定要頂層設計,有權做頂層設計的人去做決策。所以比較務實的做法還是三板作為真正優質公司初篩的場所,就像做檢驗,先要初篩,再復查,A股相當於復查的環境。

Q

和訊網

剛才說新三板比較尷尬,前段時間說可能新三板要改名為北京交易所,跟滬深交易所三足鼎立,現在的話?

Q

和訊網

最近轉板制,退市制,監管層在大力推進?

A

白舟

轉板,監管系統自己本身並不想推,轉板都推出來的話,所有的優勢都轉走了,還有什麽意義。他是想自己轉,這個轉板作為股轉的立場來講,他並不想配合。交易的話,因為你兩個老大哥都不會同意讓你玩,這個東西也很難出臺。目前看如果要定位成滬深交易所沒什麽關系。

Q

和訊網

退市制和轉板制,很多業內人士說對新三板是利好,也有部分人士說是利空,您覺得利弊表現在哪些方面?

A

白舟

從股價層面來講,如果有這種資質,當然是利好,比如說我買一套非常規範的轉板機制,三板裏面可以找一些,今年還不符合轉板要求,但是明年可能馬上符合了,你要找這種投資機會的動力源,你資金就會追逐這樣的投資標的,因為你轉板出來,肯定比正常的IPO要快,這樣才有意義。因為轉板能夠給你帶來潛在的收益會是非常高的,哪怕光流動性溢價不得了,更別提A股和三板估值上的差異,所以股價上肯定是利好,但是對於交易所本身來說,未必願意發生這樣的事情。

白舟

券商遭遇轉型陣痛

券商遭遇轉型陣痛,深港通或催生板塊上行。[詳細]

白舟

特朗普不是“黑天鵝”

特朗普不是“黑天鵝”,對A股是利好 。 [詳細]

白舟

新三板定位尷尬

新三板定位尷尬,做市制度非流動性解藥 。[詳細]

出品人:和訊特稿部

信息提供熱線:010-85650830

廣告合作:點擊進入

給我們提意見

歡迎關註中國分析師!

關註中國分析師

關註中國分析師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