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被紅杉拋棄的萬達院線股價要靠遊戲拯救?

2017-04-18 02:59:25 時代周報  施露
時代周報記者 施露 發自上海
  
時代周報記者 施露 發自上海

  2016年市值跌去一半的萬達院線(002739,股吧),在進入2017年之後,股價依然沒能止跌。不過,這並不妨礙萬達院線在泛娛樂產業的擴張。

  4月6日,萬達宣布推出新品牌“萬達院線遊戲”,借此正式進軍遊戲產業。在誓師的同時,萬達院線遊戲也發布了10多款IP遊戲產品。

  此次宣布進軍遊戲產業,萬達集團仍不改其高調本色。萬達院線總裁曾茂軍在接受采訪時表示:“遊戲業務2-3年的短期目標是成為騰訊、網易之後的行業第三。”

  無獨有偶,盛大遊戲高層人士在4月中旬的一場媒體溝通會上也表達了類似的野心。

  綜觀兩者在遊戲行業的積累來看,萬達集團旗下從事遊戲的互愛互動(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互愛互動”)在行業上的地位和資源基本處於中下遊,與盛大、網易這樣的遊戲公司基本沒有可比性。萬達這一次進軍遊戲行業的喊話也被業內視為“力度之大,決心之強超出預料”。

  不僅如此,時代周報記者查詢工商資料發現,萬達此次進軍遊戲的品牌名稱也別有深意。事實上,“萬達院線遊戲”與萬達院線在歸屬上並無較大關聯,互愛互動的唯一股東為萬達影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達影視”),後者去年曾嘗試註入萬達院線但因故中止。

  這也意味著,萬達院線遊戲與萬達院線並非母子關系。即便如此,萬達院線股價在萬達院線遊戲宣布成立的幾日內依舊陰跌不止。對於向來以買買買來擴大產業鏈的萬達而言,在國內外遊戲產業並購被嚴格限定的大環境下,成為行業前三著實需要下一番功夫。

  與萬達院線關系不大

  在泛娛樂產業的發展中,影遊聯動已成為眾多產業鏈上下遊公司的選擇,圍繞IP的動漫、影視、遊戲產業紛紛開始尋求資源整合。

  如火如荼的影遊聯動中,真正能將IP改變並運營成功的案例屈指可數,更多的公司在影遊聯動的概念中分享股價上漲帶來的資本紅利。

  當早期進入市場的玩家已經充分享受資本和產業聯動帶來的雙重紅利之際,相比而言,萬達院線搭上“影遊聯動”的班車時間已經較晚,但背靠萬達集團依舊帶給外界無限想象。

  4月6日,在寡頭時代的遊戲行業下半場,萬達院線遊戲在北京舉辦了以“萬遊引力”為主題的品牌發布會,萬達集團由此宣告正式進軍遊戲行業。萬達文化集團高級副總裁,萬達院線董事及總裁曾茂軍、萬達院線遊戲CEO黃建、COO李維、高級副總裁趙永峰皆出席為其站臺。

  此次高調宣布進軍遊戲行業,萬達院線遊戲解讀了遊戲布局戰略:通過全方位布局各類型IP遊戲孵化,打造精品遊戲產業鏈;同時充分發揮萬達院線獨一無二的遊戲宣發能力,開拓場景宣發新模式,並在發布會現場鎖定目標全球領先的遊戲發行商。

  值得註意的是,雖然名為萬達院線遊戲,但萬達院線旗下並無遊戲資產,目前萬達旗下的遊戲資產仍聚集在萬達影視旗下,去年年中,萬達影視曾計劃註入萬達院線,但最終因故中止。

  雖然收購中止,但在去年5月萬達院線斥資372 億元收購萬達影視的公告中,披露了萬達影視以26 億元的價格收購遊戲公司互愛互動,也就是當前萬達院線遊戲的前身。

  但由於收購終止,萬達影視和萬達院線遊戲仍不在萬達院線上市公司資產裏,因此無論遊戲和影視發展如何,暫時不能反映在上市公司股價上。

  根據工商資料,互愛互動註冊資本1000萬元,法人代表為張霖,唯一股東為萬達影視,曾茂軍任總經理,CEO為黃建,後者也是目前萬達院線遊戲CEO。

  根據資料,黃建曾在麥肯錫公司擔任咨詢顧問,並有寬帶資本風險投資基金擔任董事的任職經歷。不僅如此,萬達院線遊戲還挖來了原中手遊的COO李維。

  渠道掣肘

  從當前遊戲行業的格局來看,萬達院線遊戲盡管有萬達院線的背書,但要打入行業前三,並非易事。

  當前遊戲行業進入寡頭時代,騰訊、網易遙遙領先,其後,完美世界、巨人網絡、三七互娛等凈利潤也超過10億元。

  值得註意的是,私有化宮鬥劇暫告一段落的盛大遊戲,去年凈利潤超過16億元,是目前A股上市和待上市公司中利潤最高的遊戲企業。這也意味著,曾經的遊戲寡頭重新回到行業前三的位置。

  此外,阿裏遊戲的入局也即將改變行業競爭態勢。3月中旬,阿裏遊戲宣布全面進軍遊戲發行領域,2017年將攜10億元資金助力遊戲IP生態發展。

  相比阿裏遊戲而言,萬達院線遊戲並不擁有自己的線上渠道,其僅僅只作為發行的角色,未來需要從上遊找產品,然後再去下遊通過騰訊、UC、360等這樣的渠道讓玩家下載使用。

  而阿裏遊戲去年便搶先布局渠道,完成遊戲領域的流量整合,其中包含豌豆莢、阿裏遊戲-九遊、PP助手、UC應用商店等應用分發平臺。

  除了阿裏遊戲這類新的背靠巨頭的競爭對手,萬達院線遊戲想要做到發行前三還需幹掉中手遊、愷英網絡、龍圖遊戲等積澱已久的發行商,可謂壓力山大。

  事實上,萬達院線在此時進入遊戲發行並無太多優勢。以旗下現有的互愛互動為例,其在遊戲發行領域的排名並不靠前。

  “互愛互動在遊戲發行領域中,基本處於中遊靠後的位置,沒有什麽可圈可點的亮點和特色。”一位從事遊戲發行的相關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時代周報記者就IP開發等系列問題發送采訪提綱至萬達院線公關部,但截至發稿,並未收到回復。

  或受制於海內外並購限制

  靠著全球買買買壯大產業鏈的萬達文化集團,當前在遊戲行業的第一家公司便是通過收購而來。

  此次,萬達院線遊戲也高調宣布了自己的目標。萬達院線總裁曾茂軍接受采訪時表示:“遊戲業務2-3年的短期目標是成為騰訊、網易之後的行業第三。”

  不過,這一說法遭到了業內人士的質疑。一位遊戲行業的從業者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雖然萬達旗下有強大的院線資源,但遊戲和院線畢竟是兩碼事,資金能力強大的萬達院線遊戲想做發行前三,沒有遊戲行業資源積累,想做到行業前三短期內除了並購沒有其他方法。”

  按照當前的並購領域的政策,對於娛樂影視等行業,國內外收購審核都有收緊的趨勢。

  時代周報記者從券商機構獲取的一份文件顯示,近期監管層對於影視、娛樂、文化類再融資項目全部勸退,並購重組項目也勸退,通過再融資進行債轉股的項目一事一議。

  “事實上,早在去年,影視行業的並購重組都比較嚴格,一級一級半市場對影視行業的審核已經從嚴,多數資本都已經不再關註影視行業了。”上海一家排名靠前的私募公司總經理對時代周報記者稱。

  國內並購被堵塞之時,國內資產對海外影城、娛樂資產的收購也在收緊,去年12月,發改委、商務部、人民銀行、外匯局四部門負責人便對外表示密切關註中國非理性的對外投資,其中重點關註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等非理性對外投資,超過5000萬美元的投資將受到管控,500萬美元的單筆購匯、付匯需向外管局報告。

  不僅如此,今年3月中旬,中國商務部部長鐘山把去年中國企業2200億美元對外投資的一部分描述為“盲目的、非理性的投資”。他甚至稱,有些投資“給國家形象也造成了負面影響”。

  在政策嚴格監管的大背景下,萬達院線遊戲意圖在短期內通過買買買以實現做大做強已經變得不那麽現實。

  靠遊戲拯救股價?

  雖然不在上市公司萬達院線的資產內,但萬達遊戲產業的命名也搭上了上市公司的名頭。

  以此也不難看出,萬達集團意圖將萬達影視或萬達院線遊戲註入到上市公司的願望呼之欲出。

  早在2015年8月,萬達院線首次在業內發布“會員+”戰略,圍繞6000萬會員,打造一站式電影生活服務平臺,規劃包括:獨立的電影票務線上平臺、網絡電影院線、遊戲運營與分發、衍生品研發與銷售、跨品牌會員權益打通等。

  彼時,互愛互動總裁黃建在發布會中稱:“萬達院線是中國遊戲發行行業中,唯一有實力做百城聯動的遊戲宣發活動,有能力在一兩周之內迅速建立遊戲品牌的公司,萬達院線將開創遊戲發行的新模式新紀元。”

  而在去年萬達影視攜互愛互動註入萬達院線的行為中止後,萬達便沒有過多提及遊戲產業的相關問題,幾乎一年之後,萬達院線遊戲才正式成立。

  不過,雖然名字中帶了“院線”二字,但萬達院線遊戲卻並不能為上市公司帶來直接收益,而發布會當天,萬達院線股價與前一天持平,報收56.70元/股,4月7日下跌0.58%,10日下跌3.14%。

  事實上,受大趨勢影響,註入萬達影視失敗後,萬達院線去年股價一直陰跌不止。去年全年,萬達院線市值下跌50%,年末最後一天報收54.07元/股。

  不僅如此,萬達院線還遭遇到了天津紅杉基業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的分批減持,並於去年第四季度減持所有萬達院線股票離場。

  作為萬達院線的前十大股東,紅杉擁有萬達院線1400萬股,去年三季度減持490萬股,四季度減持910萬股後清倉離場。

  若能將遊戲、影視等資產註入上市公司萬達院線,或可拯救萬達院線跌去一半的市值,但從當前監管層的政策來看,仍長路漫漫。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被紅杉拋棄的萬達院線股價要靠遊戲拯救?》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