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說許知遠滿嘴“性、情愛、潛規則”的人,真的看完了他對俞飛鴻的采訪嗎?

2017-09-07 18:17:38 和訊名家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封面新聞。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決定去看許知遠的《十三邀》,不是因為他在采訪裏對馬東“真誠的憐憫”鬧得沸沸揚揚,而是有人翻出了去年他采訪俞飛鴻的視頻,將他打為“直男癌”,放在性別主義的道德高臺上鞭笞。

說許知遠滿嘴“性、情愛、潛規則”的人,真的看完了他對俞飛鴻的采訪嗎?
  這篇叫做《調戲俞飛鴻除夜,滿嘴“性、情愛、潛規則”,許知遠這代中國老男人們有多醜陋?》的文章,列舉了許知遠的幾大罪狀:

  跟男性談論家國天下、社會和理想,跟女性談論性、情愛和潛規則

  認為美女是供男人戲品咂摸的對象

  認為美女得到世界的方式依靠男人的給予

  認為美女的兩性關系只有在依賴中盼復,在攀附中獲得

  對美女的年齡明明很在意,卻假裝不在意

  男人只會變老,不會成熟

  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女性精神崛起的當下,這篇高舉性別大旗的文章得到眾多女性的支持。

  但觀點的政治正確,卻容易讓人忽略一件事——

  許知遠真的在采訪中表現出了強烈的男性性別優越嗎?

  有人說,這是一篇傳播學角度滿分的文章,但觀點卻不及格。

說許知遠滿嘴“性、情愛、潛規則”的人,真的看完了他對俞飛鴻的采訪嗎?
  所以,許知遠和俞飛鴻到底聊了些什麽?

  談選擇

  90年代,20歲的俞飛鴻得到了一個赴美拍戲的機會。

  《喜福會》講述的是第一代移民美國的華裔女性,面對兩種文化衝突,和女兒之間的心理隔膜、感情衝撞、愛愛怨怨,以及在婚姻、家庭中尋找自我的故事。

  俞飛鴻飾演的是無錫富家小姐鶯鶯的年輕版,天真可愛,經歷了第一次婚姻不幸,以墮胎的方式結束了痛苦不堪的婚姻生活。

  作為一個20歲的大學生,俞飛鴻把角色完成得很好。

細數她的作品,會發現她產量不高,但都可圈可點,比如《小李飛刀》裏的驚鴻仙子,《三少爺的劍》裏的慕容秋荻。
  細數她的作品,會發現她產量不高,但都可圈可點,比如《小李飛刀》裏的驚鴻仙子,《三少爺的劍》裏的慕容秋荻。

  用她自己的話來說,她過往的作品充滿了“文化意識感”。

  北京父親探望遠居華盛頓的離婚女兒的《千年敬祈》,榮獲了第55屆西班牙聖塞巴斯蒂安國際電影節金貝殼獎。

  她被一個9000字的故事感動,縈繞心中不去,便用4、5年的時間自導自演了《愛有來生》,這部片投資達4千萬,票房只有數百萬,卻為她拿下了第17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最佳處女作獎”。

  許知遠就是被裏面超脫的氣質與談吐所吸引。

  所以他不明白,俞飛鴻再度出現的大眾視野中時,帶來的卻是《小丈夫》這樣滿是家長裏短的狗血劇。

這件事打破了許知遠所喜歡的,她身上的那種“秩序感”。
  這件事打破了許知遠所喜歡的,她身上的那種“秩序感”。

  他說,俞飛鴻似乎再也沒有遇到像《喜福會》這樣的電影。

  而《小丈夫》很庸俗,因為它把人高度類型化,婚姻生活裏沒有精神文化,全是柴米油鹽,“生活在中國人誤以為正確的關系裏面”,是非常荒謬的事情。

俞飛鴻也承認,這很荒謬,但她解釋,她並不認為《小丈夫》很庸俗,它只是把社會現實用一種誇張喜劇的手法表達了出來。
  俞飛鴻也承認,這很荒謬,但她解釋,她並不認為《小丈夫》很庸俗,它只是把社會現實用一種誇張喜劇的手法表達了出來。

  而作為演員,她不可能永遠只演一種角色,她需要不斷地嘗試新的顛覆自我的形象,不希望被貼上標簽。

  她坦言,自己養分的吸取,從來不是靠一個角色,在工作之外,有太多可以使自己精神富足的地方。

俞飛鴻的說法不無道理,許知遠的想法也無可厚非,他就像一個對偶像充滿期待的粉絲一樣,渴望她按照自己的預設去活,一直做他心中的白月光。
  俞飛鴻的說法不無道理,許知遠的想法也無可厚非,他就像一個對偶像充滿期待的粉絲一樣,渴望她按照自己的預設去活,一直做他心中的白月光。

  正如靳東粉絲對他的成熟總裁人設充滿喜愛,但千篇一律的形象也飽受詬病。

  所以他在新劇《我們的愛》裏,飾演了一枚鳳凰男的角色,雖然口碑暴跌,但對演員來說,這卻不一定是壞的嘗試。

  許知遠喜歡俞飛鴻矜持淡泊的一面,卻被理解為“俞飛鴻你為什麽沒有按照我們對女神的想象而活,還活得這麽庸俗?”實在有些小題大做。

事實上,演員對角色和劇本的選擇並不似外人操心的那般,俞飛鴻壓根沒有受到口碑、形象打折的影響,她活得相當清醒。
  事實上,演員對角色和劇本的選擇並不似外人操心的那般,俞飛鴻壓根沒有受到口碑、形象打折的影響,她活得相當清醒。

  當許知遠問,為什麽拍完《喜福會》不留在美國發展時,她的回答是:只有在自己的文化背景裏,才有更多的選擇余地。

  從小生活在傳統家長文化裏的俞飛鴻,對自由度、自我掌控的向往遠遠超過了她對名利的追求。

  許知遠一直為她沒有碰到《喜福會》一樣的好劇本而惋惜,她卻說:

  年輕時會期待遇到一個挖掘自己能量的導演,到了現在我一點都不期待,有又怎樣沒有又怎樣,任何好與不好,都坦然地面對,反而每次都能遇到驚喜。

說許知遠滿嘴“性、情愛、潛規則”的人,真的看完了他對俞飛鴻的采訪嗎?
  談時代

  許知遠出生於1976年,只比俞飛鴻小5歲。

  他們經歷了相同的時代,見證了影視藝術從包分配到市場化,再到高度商業化的變遷,伴隨中國經濟的騰飛,社會的巨變。

  但是,盡管他們一個活躍於文藝片,一個從事文學創作,看起來是誌同道合的文藝青年,在商業浪潮面前,俞飛鴻選擇了置身事外,許知遠卻試圖不被邊緣化。

  許知遠曾為《三聯生活周刊》、《新周刊》、《21世紀經濟報道》等報刊撰稿,擔任《經濟觀察報》主筆、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

  紙媒式微,如今他在北京開了三家書店,但他無疑不是一個成功的商人,他的書店只賣自己喜歡的書,面對年輕人的喜好,他不理解,也不願迎合。

  在與馬東的對話中,他一直暴露自己的短板。

回望他的過去,你會發現他一直沒有變過。
  回望他的過去,你會發現他一直沒有變過。

  2010年,韓寒入選《時代周刊》年度百人榜後,他撰文《庸眾的勝利》:

  韓寒掀起的迷狂,襯托出這個崛起大國的內在蒼白、可悲、淺薄——

  一個聰明的青年人說出了一些真話,他就讓這個時代的神經震顫不已。

  與其說這是韓寒的勝利,不如說是庸眾的勝利,或是整個民族的失敗。

  如今,他依然對時代的積弊、年輕人的麻木痛心疾首。

  節目組讓這樣一個渾身是刺的人做主持人,其用心他不可能不知,但他仍然願意帶著自己的疑問和偏見,去充當一個靶子,其實我挺佩服他的勇氣。

  他不止一次向俞飛鴻表示自己的不滿,試圖找到共鳴:

  你不覺得,這是一個越來越沒有質感的時代嗎?男人女人的樣子,都變得非常標準化,他們受所有陳詞濫調的束縛。

這其實是一個思想和情感上都倒退的時代,某種意義上,啟蒙運動白發生了,對個人解放的東西,又被很外在的東西壓住了。
這其實是一個思想和情感上都倒退的時代,某種意義上,啟蒙運動白發生了,對個人解放的東西,又被很外在的東西壓住了。
  這其實是一個思想和情感上都倒退的時代,某種意義上,啟蒙運動白發生了,對個人解放的東西,又被很外在的東西壓住了。

說許知遠滿嘴“性、情愛、潛規則”的人,真的看完了他對俞飛鴻的采訪嗎?
  俞飛鴻並沒有區指責這個時代,她身上帶著溫柔的堅持,她的態度很明確,如果審美上不能接受時代的變化,那便不去參與,保持自我:

  你無法否認一個時代的變遷,但我接受它的存在。

  這是社會發展的一個過程,並不是我能改變跟左右的,但你不一定非要參與其中。

俞飛鴻近年來作品甚少,她已然到了一個自己很滿意的狀態,面對潮水方向的改變,她淡然地選擇置身事外,安靜地活在繁華之外。
  俞飛鴻近年來作品甚少,她已然到了一個自己很滿意的狀態,面對潮水方向的改變,她淡然地選擇置身事外,安靜地活在繁華之外。

  許知遠明顯不是這樣想的,他不認同時代的審美,面對已經自身特點已經無法吸引的年輕人,他不想改變,卻又不甘心被遺忘。

  這大概便是他糾結的來源。

  但老實說,他說的這些真的只是出於文人的自傲嗎?

  即便普通人,也對演藝圈這樣的現狀而痛心著:

  流量鮮肉鮮花占據了粉絲市場的大半壁江山,演技卻不見提升;沒有靠譜作品也能憑借顏值變得炙手可熱,坐收紅利;原創能力捉襟見肘,抄襲成為被允許的原罪;骨子裏仍然瑪麗蘇的“大女主”戲將觀眾送上一次次高潮……

  粉絲為偶像一切行為買單,哪怕在性別文化已然繁盛的當下,說出“不男不女”這樣的話,那些叫囂著“男女平等”的人卻不曾動他分毫。

今年,印小天被騙婚一事,讓曾經的“插刀教”再度站上風口浪尖。
  今年,印小天被騙婚一事,讓曾經的“插刀教”再度站上風口浪尖。

  有人說,回看過去藝人的言論,驚覺微博也曾是一片自由的天地,沒有所謂的賣人設,藝人能真實表達自己的看法,如今再也看不到了。

  朋友說,這是一個沒有公知的時代。

  相比起來,許知遠的毫無顧忌又顯得彌足珍貴。

說許知遠滿嘴“性、情愛、潛規則”的人,真的看完了他對俞飛鴻的采訪嗎?
  談性別

  整個采訪真正關於性別、男女本身的內容其實很少。

  許知遠有讓女性厭惡的地方,比如他在等待俞飛鴻化妝時,說出這樣一句話:

  我*,俞飛鴻在化妝,許知遠等不及了是嗎?

  一個深諳文字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性隱喻,這樣的話從一個不修邊幅、滿嘴胡渣的人嘴裏說出,實在有些反胃。

  還有他對武則天的看法,他把她將死為自己立無字碑的行為,歸結於“性別身份的焦慮”,不書自己作為政治家的功績,是因為“她發現女人的一切,仍然戰勝了她的一切”。

但要說他身上有強烈的性別優越感,認為“美女是供男人戲品咂摸的對象、美女得到世界的方式依靠男人的給予”,從談話中壓根摸索不出來。
  但要說他身上有強烈的性別優越感,認為“美女是供男人戲品咂摸的對象、美女得到世界的方式依靠男人的給予”,從談話中壓根摸索不出來。

  相反,他也承認男性的焦慮:

  男人害怕死亡,因為死亡使男人身上前所未有地意識到自身的局限性和脆弱性。

一番話襯得俞飛鴻通透無比。
  一番話襯得俞飛鴻通透無比。

  她不希望變成一個有才華、充滿掌控力的人,因為那也意味著生命會痛苦更多。

她也不去追求一個才華橫溢的男人,因為親密關系裏,對方的性格遠勝過他的成就。
她也不去追求一個才華橫溢的男人,因為親密關系裏,對方的性格遠勝過他的成就。

她清楚地知道,在這個男權社會裏,男性所承受到的“必須有所作為”的壓力,以及因此女性所享受到的便利,承受的不公。
  她清楚地知道,在這個男權社會裏,男性所承受到的“必須有所作為”的壓力,以及因此女性所享受到的便利,承受的不公。

  認清這個暫時無法改變的現狀,生活會自在很多。

她甚至說,生命本身是件毫無意義的事,我們活得有滋有味,就是因為它本身無意義。
她甚至說,生命本身是件毫無意義的事,我們活得有滋有味,就是因為它本身無意義。

於是這樣的俞飛鴻,不試圖掌控和改變自我之外的事物,活得瀟灑自得。
  於是這樣的俞飛鴻,不試圖掌控和改變自我之外的事物,活得瀟灑自得。

  許知遠用一個焦慮的知識分子的形象,恰到好處地挖掘了她身上最美的閃光點。

  這一場采訪並不尷尬,也沒有劍拔弩張,有思想碰撞,也有完美陪襯,怎麽就變成性別大戰了?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封面新聞

(責任編輯:李佳佳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說許知遠滿嘴“性、情愛、潛規則”的人,真的看完了他對俞飛鴻的...》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