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任澤平最後的“賣方喊話”:明年炒股,後年買房

2017-12-07 10:21:46 新浪網 

  編者按:任澤平稱自己是一個不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我相信你信仰什麽你就能看到,你看到的是希望,你就能看到希望。你看到的是黑暗,你就看到的是黑暗。你信仰上帝,你就看到了上帝,你信仰愛情,你就能看到愛情”,但觀點中卻透著實用主義。

  任認為,A股不完全反映中國經濟,很多新經濟基本面好的公司都在海外上市,而在國內很多圈錢、拿PPT融資的公司,則必將價值回歸。

  談到樓市,任建議未來還是要重點發展大都市圈,指出控制大城市規模不讓人來的做法,是反文明的。

  本文來自新浪綜合,原文標題《深度訪談任澤平:我是一個不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

  來源微信公眾號:喜馬講習社

  12月4號下午的一封人事任命通知刷爆了朋友圈,恒大集團主席許家印親自簽發,知名經濟分析師任澤平月薪125萬元入職恒大集團,擔任恒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副總裁級)兼恒大經濟研究院院長。

卸任方正證券研究所聯席所長的任澤平,在入職方正證券之前,先後擔任過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研究室副主任、國泰君安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科技部國家高新區升級評審專家等重要工作職務,最近三年在新財富分析師排名中,他都位居宏觀經濟前三甲。

  卸任方正證券研究所聯席所長的任澤平,在入職方正證券之前,先後擔任過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研究室副主任、國泰君安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科技部國家高新區升級評審專家等重要工作職務,最近三年在新財富分析師排名中,他都位居宏觀經濟前三甲。

  他不僅在2014年股市低迷時成功預告了上證指數破5000點,也提出過“一線房價翻一倍”、“經濟L型”、“新周期”等頗受市場認可的觀點,被親切地稱為“網紅經濟學家”。

  離職方正證券之前,任澤平接受了人文財經觀察家、秦朔朋友圈發起人、中國商業文明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秦朔的邀約,在喜馬拉雅FM的直播間裏,談一些備受關註的話題,關於你的錢未來是否還會縮水,關於房價拐點何時到來,關於你所知道的一切流行的,卻可能是錯誤的觀點判斷。

  以下是對話實錄:

  中國可能10年左右改寫世界經濟版圖

  秦:最近我看到你寫了一些文章,對於新周期、新時代都有一些自己系統性的看法,你覺得中國總體的經濟的規模、人均GDP的發展水平、包括中國在全世界整個經濟中的話語權或者說規則的制定權,你覺得從這些指標來看,跟美國相比,我們大概未來多少年時間可能會超過他?

  任:中國跟美國從GDP來說,先說總量,現在美國的GDP大致占全球的25%左右,中國大致占14到15%。但是有一點大家留意,中國的經濟增速比美國要高。美國現在年均增長2%左右,我們從78年到08年的30年是年均增長9.8%。現在中國增速換擋以後,每年也有6%左右的增長,是美國增速的三倍。

  那麽大致用10到15年左右的時間,中國的經濟的總量超過美國應該是比較正常的,我覺得這是第一個從總量的角度。

  這意味著什麽呢?也就是再過15年左右的時間,10-20年左右的時間,中國會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他將會重新改寫整個世界的經濟版圖、話語權版圖、治理格局,將會帶來一個深刻的變化。因為大家留意在各個國際的場合,離開中國,很多的協議無法達成,各個論壇其實都在討論關於中國的議題,表明中國的話語權越來越強,影響力越來越大,同時也意味著中國在未來將要承擔更多的責任,比如說全球治理、環境保護等。

  第二個從人均。中國有將近14億人,美國是3.2億人,我們現在人均GDP大約是8000多,不到9000,美國現在人均GDP大約是5萬美元左右。雖然只要我們在發展戰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能夠順利推動,總量超過美國指日可待。但對此我們既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因為在人均方面我們跟美國還有很大的差距,需要我們繼續推動我們的改革開放,需要中國經濟增長方式的轉換,包括這一次十九大報告提出了從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的發展階段,當然,發展、增長只是一個工具,最終的目的是十九大報告裏講的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的需要。

  中國正在進入消費為主的經濟發展階段

  秦:今年雙11整個中國24小時的下單量總體上差不多3000億,阿裏平臺1600多億,京東有1271億,這個數量非常非常大。這種網購的更多的是互聯網一代的消費。我註意到你最近一篇文章講中國未來消費是很大的一個驅動力,而且裏面比較了中國跟美國,講到美國當年的消費高增長過程中,其實金融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比如分期付款、消費金融等等,你覺得今天中國從消費這個角度來看,我們未來可能是一個什麽樣的情況?

  任:秦總問的這個問題其實非常重要,我覺得有一點大家要稍微留意一下,當很多海外的這個經濟學家或者觀察家還在講中國是一個投資主導、工業化為主的經濟體的時候,其實這個時代已經過去了,新的時代正在到來,就是中國正在進入到一個以消費為主的經濟發展階段,比如說今年我們服務業第三產業占GDP的比重已經超過50%了,已經超過了我們的第二產業和工業,那麽還有就是說我們今年的消費的增速是10.5%,也超過了投資6到7%的增速,所以剛才秦總講的這些現象其實都是這個時代發展階段的一個必然產物,我覺得這是第一個吧。

  第二個,就是說既然進入到一個消費主導的、大家追求美好生活的經濟發展階段,稍微留意一下,就能看到這裏蘊藏著巨大的機會,為什麽呢?因為中國有14億人,美國3.2億人,日本1.3億人,整個歐元區也不過5.1億人,最大的歐洲經濟體8000萬人——德國

  全球也不過70億人,中國就14億人,所以中國的發展到一個消費主導的經濟發展階段,它所蘊藏的投資機會是巨大的,因為這是一個全球最大的市場。

  秦:我看你這個報告裏也提到,其實我們幾十年消費變遷,升級的速度也很快。像六七十年代,那個時候可能是縫紉機、手表、自行車,這個叫老三件。我們現在的年輕人都不太知道,除了共享單車可能知道。然後接著這個新三件就是冰箱、空調、洗衣機。後來還有一種說法是彩電、錄像機、摩托車,然後一到了這個21世紀新世紀車、房、卡,各種各樣的金融服務上來了。然後呢這個最近特別移動互聯網,2010年以後,網購上來了,服務消費上來了,最近新零售、新體驗很多很多都上來了,你覺得從這個消費升級跟變遷的角度,會有哪些未來特別值得我們關註的重點?

  任:首先,經濟學上講消費升級一般分為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就是解決溫飽問題,第二個階段就是耐用品,就電子、家電、洗衣機、冰箱等,第三個階段是解決住行問題,就是汽車地產2000年以後爆發式增長,當大家有車有房家裏有耐用品以後,追求什麽?買健康買快樂,追求品質、美好生活,也包括財富管理。

  走在市場前面的“戰略性看多”

  秦:你很多大的判斷,包括5000點不是夢,然後一線城市房價翻一倍,然後新周期,似乎裏面有一條主線,就是你一直對中國經濟比較“戰略性看多”,但與此同時也有很多的朋友們一直站在對立面,認為中國房地產有泡沫、中國地方債問題、中國的產能過剩問題、中國的投資回報率比較差的問題等等,看到了很多很多問題,那你說這些問題不存在嗎?也不是,人家也能拿出很多很多的證據,那就是說也這些問題也在這裏,但你一直戰略性看多,然後又似乎是走在了這個市場的前面,就這個思路是怎麽形成的,這個過程中的幾次重大的判斷是怎麽得出來的?

  任:我覺得第一個就是人的智慧或者人的成長,最重要的是歷練。我從事過學術研究,在國務院智庫也做過五年公共政策研究,現在下海這三年來,對我來說每個過程都是學習,所以說我覺得我們國內的很多研究,它不接地氣,動不動就指點江山、指導企業發展、指導技術發展,我覺得一定要去多去聽一聽,多去看一看。我這幾年下海,這三年我飛行的裏程4萬公裏,270多次,所以我經常調研,向不同的人學習,向企業家、機構投資者、向我們同行,向所有的這些人進行學習,我覺得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呢,就是談到這個證券市場上的判斷,我覺得人還是要有信仰。你要相信,要堅持獨立客觀的這種立場,不要隨波逐流,比如說14年的5000點不是夢,15年的一線房價翻一倍,今年的新周期,在一開始提出來的時候都是少數派,引發了市場的、業內的震動,一片的嘩然和反對,但事後都被驗證,為什麽呢?我有一個粗淺的看法,實際上證券研究在大的拐點上,你要相信大多數人可能是錯的,大多數人可能就是羊群效應、隨波逐流,所以說呢你敢於與眾不同,敢於堅持獨立客觀的判斷,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說巴菲特講,巴菲特是靠炒股票成了首富了,而且世界首富,他其實投資理念就是一句話嘛,在別人恐慌時候我貪婪,在別人貪婪的時候我恐慌。別人是誰?是大眾,我是誰?我是少數派對吧。所以我覺得這些觀念就是第一要學習,第二個內心要修煉。

  剛才秦總說你為什麽總是比別人要樂觀一點,我是這麽看的,就首先要看大的方向,這個時代是前進的,中國面臨這樣那樣的問題都是發展的問題,就是我機體、恢復力還是很強的。

  你想中國面臨這些問題,你要對一個老齡化的社會,比如說日本、歐洲的這種社會,他可能就折騰不起,中國的這種自我修復力就非常強,所以你看到了這些問題,但是你沒有看到另一面,他的這種糾錯能力,他的這種彈性,他的這種活力對吧?

  我其實也有一個信仰,我是一個不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我相信你信仰什麽你就能看到,你看到的是希望,你就能看到希望。你看到的是黑暗,你就看到的是黑暗。你信仰上帝,你就看到了上帝,你信仰愛情,你就能看到愛情。

  同樣對於資本市場而言,我覺得機會始終存在,千萬不要以為牛市才樂觀,不是的。在這種震蕩市裏面可以是結構性的行情。然後呢你比如說這個大宗商品價格跌,你可以做空啊,對吧,你可以買期貨反向做,所以總是有機會的。這個世界的競爭法則是什麽?是物競天擇對吧。世界競爭的結果就是世界是屬於樂觀主義者的。所有的物種都是最終是誰更加強壯誰更加樂觀、誰更代表這種時代的方向的,是幸存下來的,我覺得這是一種信仰。但最終呢,人的成就還是要為社會做貢獻,所謂的致良知。我覺得這是我對這個問題的補充。

  A股不完全反映中國經濟

  秦:2018年很快就來臨了,我看你的觀點還是認為2018年股市還是一個結構性的牛市,而且現在還在進一步醞釀跟準備。這個過程中產能過剩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市場集中度得到一定提高,上市公司的技術創新素質也得到提高,所以你認為這一輪的結構性牛市還是會有一定的盈利和業績來支撐,不完全只是估值的調整。

  任:我對A股看法是這樣,第一個要留意市場環境變了,前幾年就是講故事、炒主題,各種違規,我覺得你要深刻了解中國資本市場底層的制度框架正在發生一個系統性的變化,比如說監管越來越嚴,講故事進行各種套利這個是不被允許的。

  第二個就是我深港通滬港通,明年納入MSCI以後更加開放,對內制度越來越規範,對外越來越開放,這就導致了整個價值投資理念越來越深入人心。我覺得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說前幾年主要是靠貨幣放水,靠改革預期等等推動的行情,基本面是沒有支撐的,因為14、15年經濟是在下滑的,但是在今年經過10、15年經濟單邊下滑以後,在16年到17年中國經濟L型築底,再加上供給側改革,供給的出清,企業盈利開始改善,所以說呢今年講故事不行了,必須講基本面。所以我覺得帶來這些這個從制度結構,到這種投資邏輯的這種變化,所以說你看今年推的消費周期金融是真成長,先進制造都為投資者帶來了豐厚的回報。我們也一直提示,今年要留意這種風格的切換。那麽對於明年呢我覺得只要大的邏輯沒有變化,我們繼續推那些基本面比較紮實,然後性價比比較高的板塊。

  秦:有很多以前投中小創比較多的一些投資者也很苦惱,現在都是漂亮五零,都是一些大藍籌、大銀行、大的這個上遊的生產資料的這種國家隊,而中小創很多股票,還有包括全市場百分之八九十的股票都是下跌的,這也符合一個創新驅動的方向嗎?又都回到這種大塊頭上面了,這個在2018年難道不會有點改變嗎?你怎麽看類似這樣的問題。

  任:這也是大家比較關心的一個問題。我的看法是這樣,就是說今年稍微留意,就是A股不完全反映中國經濟,我們很多新經濟是在海外上市,如果把騰訊阿裏都放進來的話,你會發現其實代表中國經濟,包括傳統的包括新經濟都是漲的,只要它基本面好,所以不能完全講就是新經濟,今年就是執掌了傳統經濟,沒啥新經濟,就是說我覺得是因為完整的代表中國經濟的這些股票,那些優質的公司,我覺得都還是表現不錯的,大浪淘沙,洗盡鉛華,那剩下的這些公司他就是好,對不對。當然還有一些過去這幾年,圈錢融資的、拿PPT融資的,我覺得它必將價值回歸,就是你真實做事的,那就會被市場認可,講故事的,圈錢的,這種想短平快的就被市場懲罰,我覺得這個是市場一個良性的回歸。

  為什麽很多人對房地產看錯?

  秦:關於房地產你最近出了一本書,而且過去幾年你關於房地產的一些判斷都得到了市場實實在在的一個驗證。現在對於房地產後市我看到了大概有幾種看法,一種認為現在租售同權,很多地方在出臺政策,包括在開發一些很好的地段去做租賃房;比如北京提出五年25萬套要出來。如果大規模的租賃房出現,對於房價的上升是不是明顯的抑制性因素?

  由於房產稅、限價限貸限購等“五限”,讓很多人認為房地產會慢慢不行,尤其今年銷售額和投資量都很多,所以很多人也認為今年房地產就是最高點。另一種觀點認為中國現在總體上改善性需求還很大。我看到一個數據,現在在我們的自有產權房裏有百分二十幾連獨立衛生間都沒有。所以可以說過去很多房子本身也不行了,從這個角度看中國的房地產還有希望和空間的。

  所以很多朋友都在想,我北上廣買不起,我們在周圍買,特別是在有城際連線能很快接軌的地方買。很多人認為房地產還有很多窪地,我不知道你自己怎麽思考這個問題,自己采取一些什麽行動?

  任:房地產這個話題其實大家非常關註,爭議也非常多。我是研究了17年,宏觀研究了十年房地產。

  坦率講,我覺得這個市場上能把房地產說清楚的人屈指可數,甚至大部分流行的觀點,你發現都是錯的。

  我不僅研究房地產,我還是有操盤經驗的。為什麽很多人對房地產看錯呢?

  我覺得第一個是不了解政策。比如說當我們很多人講房地產市場的時候,誰告訴你房地產就是一個市場?中國土地供給都是管制的,市場起碼是要有供求的對吧?分析的邏輯框架就錯了,還在那分析什麽?

所以那麽多人過去十多年不停在看空,結果漲成這樣對吧,所以說你首先要了解政策。

  第二個不要試圖用單一邏輯來解釋。比如說大家經常講中國要人口老齡化了,所以房價漲不動了。老齡化這個話題講了多少年了,房價還是無畏無懼地上漲。

  究竟怎麽來理解房地產?大家知道,我在15年就跟大家提出過“一線房價翻一倍”。我最近出了一本書,人民出版社出的,叫《房地產周期》。我個人認為是最近這幾年房地產領域寫得最好的一本書,我們十年的功力都在裏面了。我大致試圖建立一個框架,講房地產怎麽去判斷,比如怎麽判斷價格,投資、銷售。我這十年的研究用一句話來概括,包括我整本書的核心就是來講這個問題,我回應了所有似是而非的問題,我們用上百年的國際經驗來進行這個研究這個問題,概括一句話叫長期看人口、中期看土地、短期看金融。長期來說人口流入的地方有潛力,因為人才是房子的最終需求,人都跑了,這個地方房地產肯定沒有投資價值長期來說。短期炒一把,後來會跌得很慘了,長期看人口;中期看土地,人流入的、最近這兩年沒供地的,那更有投資前景了。

  秦:所以中國的城市現在用於房地產、特別是用於住宅的土地供給,在整個城市的面積比重是偏小的,跟全世界的大城市相比都是偏小的。

  任:秦總,你剛才講的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這實際上是什麽呢?這跟我們城市規劃的導向有關。因為在我們的城市規劃裏,你看不同城市的國家一級省一級城市規劃的文件,有一句話十年沒變,叫控制大城市規模、重點發展中小城市、區域均衡發展。你好好琢磨他這句話,控制大的,重點發展小的,但事實上你看人是怎麽流動的呢?

  人是從東北西北包括中小城市向大的都市圈流入,人來到了大的都市圈,而你要控制它的規模怎麽辦?不供地。他人來了,你不供地那價格怎麽走?暴漲。

  東北西北這些中小城市人都跑了,但是你要重點發展,還給它供了很多地,導致了什麽庫存太高。所以說一線二線城市房價過高,三四線城市庫存過高,根本的原因跟這個導向有關。

  所以這一次十九大也提出了“城市群”的概念。我其實比較建議未來要重點發展大都市圈,因為你看從上百年來城市化的經驗,無論是美國歐洲日本韓國,基本的規律就是人往大的都市圈遷移,因為大的都市圈更節約土地,更節約資源、更有活力、更有效率,更能為那些有才華的年輕人提供實現夢想的機會,這是一種文明。你控制大城市規模,不讓人來,不讓他享受城市的文明,這是反文明的。

  秦:人口問題、土地問題,還有第三個金融問題。有人說我們現在杠桿價格太高了;有人說現在這個杠桿相對於歐美來講,我們這個余額真的還不足為奇,意思是建議居民部門更多把中長期貸款都投到房貸裏,你覺得大家還有能力支撐起來嗎?

  任:其實這種簡單的做國際比較我覺得沒有太大的意義,為什麽呢?因為美國它就是喜歡消費,他甚至一度搞到了零首付,後來爆掉了、次貸危機。

  美國本身儲蓄率就是比較低,當然人家是有原因的,因為他社會保障體系非常健全,他有滑梯在那兜著——整個社會底保障的底線。

  中國儲蓄率比較高,跟文化有關,也跟我們的這個社會保障體系不健全有關。所以這個杠桿高低跟美國進行對比,我覺得不可比,如果一定要講的話,我覺得第一中國目前這個杠桿其實不高,因為我們是一個儲蓄文化;第二個,從動態來看,這兩年加得是有點快,甚至用了一些短期的消費貸來加,這是風險點。我覺得應該這麽來看。

  秦:那總體上,你對於房價本身的走勢還是屬於比較樂觀的態度啊?像當年,你那麽旗幟鮮明說一線城市翻一倍,現在還有類似的這種旗幟鮮明的觀點沒有?

  任:我的觀點一直都旗幟鮮明,就是簡潔而鮮明。為什麽?因為我對我包括我對我團隊的要求,我們的所有研究第一要實戰,第二個要負責。所以你看我我所有的報告:5000點不是夢,我就是看5000點股票;一線房價翻一倍,我就看一線房價,能翻一倍對吧。新周期我就看好周期、看好金融、看好消費對吧。

  所以對於房地產市場我的觀點也非常明確,那當然這裏這個問題不能這麽問,就是當很多人問你對中國房地產市場怎麽看的時候,這個問題無法回答。因為房地產永遠是一個區域市場。比如說過去的兩年北京上海房價翻了一倍,東北房價沒漲啊。所以搞開發的人永遠記住,房子最重要的是什麽?地段。第一是地段第二是地段第三是地段,所以判斷房地產市場永遠也要記得它是有區域屬性的。

  那麽按照我的框架就是長期看人口,中期看土地,短期看金融。那麽從長期來說人口流入的,什麽人流入啊?

  有才華的年輕人,他帶著夢想來;還有那些財富凈值人士,他帶著財富來這個地方,它有活力,它有希望,那這個地方房地產市場它未來就是有潛力的,所以我是這麽一個看法。

  理財心得分享

  秦:網友朋友經常就會問,像任博士這樣的這種行業的、業界的領袖,個人的理財心得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

  任:我覺得第一個就是剛才給大家匯報的,我們的研究一定要接地氣。就是說,我覺得人一定要真誠,忽悠別人最終忽悠是自己,你的職業生命。所以我覺得一定要真誠,錯了要勇於面對,正確了也不要沾沾自喜,要不斷學習,要自我進化,我覺得這是第一個吧。

  第二個,因為我是一名宏觀分析師,我的長處是做大類資產配置。你要是問我個股,那我可能還不如秦總懂,但是你要說大類資產,比如說股市房市債市匯市商品,它是怎麽樣一個配置,這個我研究這麽多年,我覺得我還是有一套自己的看法。

  秦:比如說你拿我來講,2018年如果說按照這個五類大資產,你建議我什麽呢?

  任:

  那很簡單,17、18年炒股票,19、20年買房。然後炒股票,17、18年炒有基本面的股票。19、20年買人口流入地方的房子,這是我的建議。

  秦:海外資產配置你自己做不做?比如一些外匯啊,海外的一些金融產品?因為我們現在一些外資銀行也提供類似這樣的這個私行的客戶,你怎麽看海外市場呢?

  任:我對這個問題答案很明確。

  第一,我密切關註研究學習海外市場;

  第二,我本人絕不配海外市場。為什麽呢?因為我一直覺得最好的投資機會就在中國,14億人市場,過去一年百分之十幾,現在也有6到7,名義GDP今年有11。這麽大的市場,這麽高的成長,在中國,你掙不到錢你都找不到投資機會,你還到國外去走?人家都來我們這尋找中國的機會,和中國市場一起成長。我們跑到他那個地方人口老齡化一年增長2%,有什麽意思對吧,我覺得最好的投資機會就在中國,我對中國的經濟改革轉型前景我堅定看好。

  秦: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我們倆聊到最後,你有點什麽樣的提醒?

  任:我覺得第一個呢就是還是說這個所謂的你剛才講的第一句話——投資有風險,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要理性。

  第二個呢,投資是一個比較個人的事情,我的意思是說個人需要有一個修煉,就是要有自己的一個看法、觀點、體系、思維的方式。

  第三個,投資,很多人把它理解為積累財富。我的理解就是說,其實最終還是回到我原來那句話——人的價值還是取決於對社會貢獻的大小,我覺得這個還是要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任澤平最後的“賣方喊話”:明年炒股,後年買房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