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固定資產投資目前為何不是判斷經濟形勢的好指標?

2017-12-07 18:57:22 和訊名家 
  導 讀

  2010年到2016年,我國固定資產投資占GDP的比例從58.5%大幅增長到80.2%,經濟增長日益依賴固定資產投資的增長。一直以來,固定資產投資增速與GDP增速保持著基本一致的走勢。但2016年以來,固定資產投資增速與GDP增速出現趨勢性背離。固定資產投資實際增速持續下滑,GDP實際增速則較為穩定。

  二者背離的原因何在?如何才能正確判斷經濟增長形勢?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特邀成員、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司長阮健弘與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鄭桂環在最新文章中指出,這種背離主要是數據問題而不是經濟系統的問題。當前,固定資產投資統計口徑趨嚴,投資正在擠水分給統計數據帶來了擾動,導致其增速指標失效。

  既然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指標失效,應該用什麽指標合理反映投資情況?二人認為,在投資增速指標失效的情況下,判斷經濟增長需要測算季度的固定資本形成指標。季度測算結果顯示:

  1、2017年1-3季度固定資本形成名義增長10.6%,與2016年相比快速回升。這種回升勢頭與PPI同步,可見價格的回升,也帶動了固定資本形成名義增速的快速回升,進一步帶動了名義GDP增速的回升。

  2、2017年1-3季度固定資本形成實際增長5.1%,與2016年相比小幅回落。這種穩中趨緩的態勢體現了供給側改革的方向和效果。供給側改革對投資的影響,並沒有像固定資產投資指標顯示的那樣導致投資需求快速下滑,而是保持了投資實際增速的平穩回落,維護了總體經濟的平穩增長。

  除此外,她們還發現企業投資結構在改善。一方面表現為固定資本形成增長動力由傳統產業轉向新興產業;另一方面反映在固定資本形成的比例構成由固定資產原值占絕對主導轉為無形資產的占比上升,企業技術升級的作用在顯現。

  測算季度固定資本形成

  可為判斷當前投資需求提供依據

  by 阮健弘 鄭桂環

  2016年以來,固定資產投資增速與GDP增速出現趨勢性背離。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名義增速繼續下滑,而GDP名義增速開始回升。實際增速也出現類似情況,固定資產投資實際增速持續下滑,GDP實際增速則較為穩定。

  這種背離主要是數據問題而不是經濟系統的問題。固定資產投資統計口徑趨嚴,投資正在擠水分給統計數據帶來了擾動,導致其增速指標失效。由於很難將這種擾動剝離出來,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目前不是一個可以用於判斷經濟形勢的有效指標。可行的方案是,使用固定資本形成把握真實的投資需求變化。但固定資本形成只有年度數據,我們使用相關指標建模測算季度數據,研究表明:2017年1-3季度固定資本形成名義增速繼續回升,達到10.6%,與2016年相比回升了2.6個百分點(同期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名義增長7.5%,比2016年低0.6個百分點);實際增速小幅調整,達到5.1%,與2016年相比小幅回落1.3個百分點(同期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實際增長2.2%,比2016年低6.6個百分點)。

  從季度測算結果看,前三季度固定資本形成名義增速的回升與PPI走勢一致,能解釋名義GDP的回升;固定資本形成實際增速小幅回落(而非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顯示的大幅回落),這種穩中趨緩的態勢體現了供給側改革的方向和效果。供給側改革對投資的影響,並沒有像固定資產投資指標顯示的那樣導致投資需求快速下滑,而是保持了投資實際增速的平穩回落,維護了總體經濟的平穩增長。

  表1:固定資產投資與固定資本形成增速的比較

指標   固定資產投資

  完成額

  固定資本形成(測算值)
名義增長 2017年1-3季度 7.5% 10.6%
與2016年相比的變化 低0.6個百分點 高2.6個百分點
實際增長 2017年1-3季度 2.2% 5.1
與2016年相比的變化 低6.6個百分點 低1.3個百分點
投資增速的下滑並不意味著投資形勢的惡化,固定資產投資目前不是一個用於判斷經濟形勢的好指標
固定資產投資目前為何不是判斷經濟形勢的好指標?
投資增速的下滑並不意味著投資形勢的惡化,固定資產投資目前不是一個用於判斷經濟形勢的好指標

  (一)統計口徑趨嚴導致投資增速指標失效

  投資增速的下滑並不意味著投資形勢的惡化,還有數據統計方面的原因。2016年以來,各地統計巡察趨嚴,以前項目投資完成額較多按計劃進度統計的做法得到糾正,導致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可比性減弱,不能真實反映實際的投資增長情況。以前是國家統計局在核算年度固定資本形成時擠掉投資水分,現在是直接在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的統計環節擠水分。

  以前的固定資產投資指標雖然含有水分,但其走勢與固定資本形成和GDP走勢基本一致。擠掉投資水分還原投資的真實數據,可以提高統計準確性,但現在正處在擠水分的非正常時期,這個階段給投資統計數據帶來了巨大擾動,導致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指標失效,掩蓋了真實的投資增長情況,增加了分析的困難。

  (二)上市公司固定資產數據、實物量和資金需求指標顯示,投資需求並不疲軟

  投資的過程需要資金供給,也需要消耗水泥、電力、鋼材等實物,分析這些指標可以從不同側面了解投資需求的實際情況。同時,上市公司定期公布其半年報、年報,報告中的固定資產數據有一定的代表性,也可以用於判斷真實的投資需求情況是否被數據掩蓋了。

  數據顯示,上市公司的固定資本形成增速呈現波動向上的態勢。2017年上半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初見成效,上市公司擴大投資的意願提升,企業固定資本形成增長回升至11.44%。社會融資規模反映了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既反映了資金供給,也反映了實體經濟的資金需求情況。當前社會融資規模存量漲幅的變化較為平穩,反映出資金需求較為穩定,並沒有像固定資產投資那樣出現持續回落的現象。

從實物量指標看,2016年水泥、發電量、粗鋼出現回升,2017年1-3季度除水泥外,發電量和粗鋼繼續回升。因此,實物量指標的走勢也與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增速繼續下滑的走勢不同。
  從實物量指標看,2016年水泥、發電量、粗鋼出現回升,2017年1-3季度除水泥外,發電量和粗鋼繼續回升。因此,實物量指標的走勢也與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增速繼續下滑的走勢不同。

(三)固定資產投資目前不是一個用於判斷經濟形勢的好指標
(三)固定資產投資目前不是一個用於判斷經濟形勢的好指標

  固定資產投資與GDP增速的背離,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固定資產投資統計口徑的趨嚴,投資正在擠水分,投資增速數據失效掩蓋了投資需求的真實增長情況。固定資產投資與實物量指標、資金需求指標的走勢出現背離,與上市公司固定資產數據顯示的走勢也不相符,這進一步說明了投資數據受擾動的事實。

  在當前投資增長數據受擾動的背景下,固定資產投資不是一個可以用於判斷支出法GDP增長情況的好指標。2017年1-3季度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名義增長7.5%,比2016年低0.6個百分點;實際增長2.2%,比2016年低6.6個百分點。而同期GDP名義增長11.3%,比2016年高3.3個百分點;實際增長6.9%,比2016年高0.2個百分點。如果繼續使用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指標判斷實際投資需求,容易產生誤導,將幹擾我們對經濟增長運行的正確判斷。

  解決的方案,要麽將這種擾動從固定資產投資數據中剝離出來,還原其原先的趨勢,要麽使用其它的替代指標。但剝離擾動需要大量的基礎數據,實現起來非常困難,尋找替代指標更為簡單易行。

測算顯示,2017年1-3季度固定資本形成名義增速快速回升,實際增速略有回落,與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的發展趨勢明顯不同
  測算顯示,2017年1-3季度固定資本形成名義增速快速回升,實際增速略有回落,與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的發展趨勢明顯不同

  (一)投資增速指標失效的情況下,判斷經濟增長需要測算季度的固定資本形成指標

  考慮到固定資產投資最終是通過固定資本形成反映在GDP當中,固定資本形成與GDP增速的發展趨勢也基本一致,名義增速均在2016年明顯反彈,可見固定資本形成應該是一個好的替代指標。

  然而,固定資本形成指標只有年度數據,統計頻度和滯後性不能滿足宏觀經濟分析的需要。可行的方案是,使用相關頻率更高的指標測算季度固定資本形成以及時了解投資情況,為經濟形勢提供正確的判斷依據。

  (二)使用相關指標對2017年1-3季度的固定資本形成進行測算,顯示投資這駕馬車的動力變化較為平穩

  測算季度的固定資本形成,一般使用固定資產投資指標,但這個指標現在已經失效不能使用,必須尋找其它的相關指標。我們使用前面提到的上市公司固定資產數據、資金需求和實物量這些相關數據,建模測算2017年1-3季度的固定資本形成增速,以了解實際的投資和資本形成情況。

  建模過程中,使用固定資本形成為被解釋變量,上市公司固定資產數據、資金需求和實物量分別作為解釋變量各自建立年度的回歸模型。其中上市公司固定資產的模型使用2011-2016年的數據,資金需求模型使用2003-2016年的數據,實物量指標模型使用1995-2016年的數據(這是由於各自變量的數據長度不一)。

  其次,根據各自模型的估計結果顯示的彈性系數,以及解釋變量2017年1-3季度的增速數據,外推測算2017年1-3季度固定資本形成的增速,名義增速和實際增速之間使用固定資產投資價格指數進行換算。最後,對於不同方法測算的固定資本形成增速,采用線性加權得到最終的數值(見表2),結果顯示:

  1、2017年1-3季度固定資本形成名義增長10.6%,與2016年相比快速回升。這種回升勢頭與PPI同步,可見價格的回升,也帶動了固定資本形成名義增速的快速回升,進一步帶動了名義GDP增速的回升。

  2、2017年1-3季度固定資本形成實際增長5.1%,與2016年相比小幅回落。這種穩中趨緩的態勢體現了供給側改革的方向和效果。供給側改革對投資的影響,並沒有像固定資產投資指標顯示的那樣導致投資需求快速下滑,而是保持了投資實際增速的平穩回落,維護了總體經濟的平穩增長。

  表2:估算結果匯總表格

  測算2017年1-3季度

  固定資本形成增速的方法

估算結果
名義增速 實際增速
根據上市公司固定資產數據測算 10.98% 5.49%
根據實物量指標測算 9.96% 4.52%
根據資金需求指標測算 10.86% 5.38%
加權結果 10.6% 5.1%
  因此,與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下降的趨勢不同,2017年1-3季度固定資本形成增長情況與GDP的波動繼續保持一致。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這個指標增速的失效,幹擾了我們對經濟形勢的判斷。實際上投資需求和總需求並沒有不匹配,投資這架馬車的動力變化較為平穩。

固定資產投資目前為何不是判斷經濟形勢的好指標?
  上市公司固定資產數據顯示,

  企業投資結構在改善

  在測算過程中,處理上市公司固定資產數據時還發現企業投資結構在改善。一方面表現為固定資本形成增長動力由傳統產業轉向新興產業;另一方面反映在固定資本形成的比例構成由固定資產原值占絕對主導轉為無形資產的占比上升,企業技術升級的作用在顯現。

  從增長動力看,企業固定資本形成增長主要體現在新興產業的成長

  2008年以前,我國上市公司呈現以大國企、傳統產業為主的格局。2009年創業板推出後,新產業、新經濟、新技術企業蓬勃發展。從全部上市公司和上市時間在2008年以前的上市公司的固定資本形成增速對比來看,2012年以前,兩者變化走勢高度一致,2012年後出現分化,包含大量新興產業上市公司的全部企業固定資本形成增長較快,2008年以前的上市企業固定資本形成增長明顯較慢。

  特別是2016年以後,傳統行業企業增長緩慢甚至出現負增長。因此,新興產業的固定資本形成增長逐步成為企業固定資本形成的主要動力。

從比例構成看,企業無形固定資產占固定資本形成的比例在提高
從比例構成看,企業無形固定資產占固定資本形成的比例在提高

  無形固定資本形成是固定資本形成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包括專利權、專有技術工藝,商標權、著作權、特許權、土地使用權等。2014年以來,上市公司無形資產占固定資本形成的比重在逐步提高,由2014年的10.92%提升至2016年的13.97%,2017年1-3季度則快速提高到31.96%。這表明企業技術改造升級和自有知識產權形成等方面的提高已經逐步在固定資本形成中得到體現。

  原創聲明

  本文系作者向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獨家供稿,轉載請註明出處。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CF40及其所在機構立場。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陶海玲 HF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固定資產投資目前為何不是判斷經濟形勢的好指標?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