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唐德影視想靠《贏天下》翻身 先過“秦始皇粉絲”這一關

2018-01-12 10:28:17 藍鯨新聞 
  2018年已經過去一周,但號稱開年大戲的《贏天下》卻沒一點兒動靜,要知道這部劇主演基本自帶流量:出場即話題的“範爺”,《羋月傳》爆紅的“義渠王”,還有PG One的“好姐姐”馬蘇……難道,這部劇也像《如懿傳》一樣要涼了?

  不過最近一封致廣電總局的舉報信讓它重新回到了觀眾視野,但《贏天下》搖身一變成了《巴清傳》。而隨著事件的發酵,這部號稱“首部女性意識崛起的古裝巨制電視劇”背後的編劇、制作團隊、資本方也逐漸陷入輿論的風口浪尖。

  文化人不好惹,“秦粉”萬字文書手撕《巴清傳》

  1月3日,坐標帝都的兩位“秦粉”妹子一整天頂著冷風輾轉多處,最終將舉報信親手交到了廣電相關部門負責人手裏。隨後,該舉報一事被賬號為“秦始皇帝”的自媒體轉載,進而被廣大社交媒體報道。

  坦白說,比起每次有不滿在網絡上大罵制作方和演員的觀眾來說,這二位的精神絕對值得肯定。而小編縱覽後更是發現,這篇圖文並茂有理有據,長達7000多字的文章頗有點史學研究論文的架子,不少網友也連連稱贊。

  舉報信列出了《巴清傳》的幾大罪狀:首先,劇中歷史服飾、建築統統套上了和風的外衣,有鼓吹“中華文明發源在日本”之嫌,這是“崇洋”;其次,劇組忽視秦始皇與女主人公在歷史上的巨大年齡差距,強行配對,這是“錯亂”;第三,統一六國的偉大君王秦始皇,在劇中宛如動不動精蟲上腦的強奸犯,這是“抹黑”;另外,根據目前片花來看,片中有大量囚禁鞭打受刑強奸的畫面,傳播不良價值觀,這是“黃暴”……舉報信在末尾表示,“希望廣電可以盡早下令禁播以《巴清傳》(又名《贏天下》)為首的一系列扭曲汙蔑偉大歷史人物、破壞中華民族感情的電視劇”。

  隨後,藍鯨聯系了發布該舉報信的微信公眾號“秦始皇帝”,對方稱:“舉報信是實名舉報人在詢問了一些熱愛先秦文化的同好之後,針對已曝光的內容中所存在的問題,以史記等史學材料和專業文獻為參考依據,然後統一總結而成的。但是截至目前,尚未收到劇作方與廣電有關部門的明確回復。”

  除舉報信事件外,這部劇從籌拍開始就像劇中大女主“巴清”一樣命途多舛,從最初備案的《大秦女首富》到之後的《贏天下》,再到如今的《巴清傳》,光劇名就改了好幾次,從2017壓軸大戲,到2018開年大劇,如今何時播出,能否播出都充滿問號。

  對此,各界也是紛紛猜測,原本定於1月12日在東方與江蘇兩大衛視開播的《巴清傳》是否會受此影響延播,直到昨日晚間江蘇衛視幸福劇場官方微博證明了這一猜測,靳東主演的現代劇《戀愛先生》,替補提檔。

  而這對於深陷趙薇兄嫂天價離婚案泥沼的唐德影視而言,無異於雪上加霜。受此消息的影響,唐德影視一度被指行走在IP泡沫的邊緣,畢竟此前唐德影視可是大張旗鼓的花了4.8億元購買《贏天下》獨播權。

  據此前唐德影視發布的公告顯示:唐德影視就《贏天下》(《巴清傳》)的首輪衛視播映權轉讓事宜與江蘇廣電集團與上海文廣集團簽訂了合同,授權許可費均為2.325億元,金額總計4.65億元。同時,補充協議公告顯示,早在2016年10月25日,唐德影視便與優酷網(天貓技術有限公司)簽訂了協議,授權費為單集800萬元,以暫定集數60集計算總費用為4.9億元。

  值得註意的是,若是該劇在兩大平臺(江蘇衛視和東方衛視)順利播出,加上在優酷網的授權費總計可得9.15億元,完全超過成本,唐德影視的2017年總算可以放心了。此前更是有分析指出,從短期來看,《贏天下》的發行有望提振第四季度的業績,進而實現全年業績的高增長。

  可事情並沒按照既定的路線發展,縱觀唐德影視近半年以來的股價走勢,不可不謂之低迷。而進入了2018年後,市場依然沒能給《贏天下》機會,公開資料顯示,近3 個月時間唐德影視的股價跌了近35%。如今看來,唐德影視的美好願景再度被擱置。

  影視劇“玷汙”歷史?確實不能只有編劇背鍋

  其實不止《巴清傳》,近些年有不少非架空歷史的古裝劇都曾不同程度的受到來自網友的質疑。

  早年間,電視劇《宰相劉羅鍋》的播出,使得人們認識並記住了一代清朝官吏劉墉。由於該劇有基於一定的歷史成分,在播出後也轟動一時,影響很大。但隨後該劇即被史學家等人批判稱其不尊重歷史事實,宰相之存在於秦之前,盡管在秦以後歷朝也有將丞相冠之為宰相,但若真深究起來,自明太祖後各代已沒有丞相一職,而劉羅鍋是清朝的,顯然史學方面有錯誤。

  此外,像《楚漢傳奇》裏上演的秦人讀“三字經”、《康熙王朝》中出現的“我孝莊”、更有甚者,某初中女生竟然在發現歷史書上屈原的服裝是左衽……

  不少人表示,本來“戲說”歷史劇也無可厚非,可現在很多連續劇為了提高收視率,都快成瞎編亂造。

  藍鯨隨後聯系了國內某夏姓編劇,對方表示:“現在一般電視臺的古裝劇都要求落地,如果是歷史正劇則需要去考證歷史,因為每個不同的朝代都會有不同的官吏制度,也有很多風俗習慣,都不太一樣。如果涉及少數民族的我們也會之前就和相關少數民族機構進行確認,制作之後也會讓專家檢查劇中出現的文字是否正確。我們辦公室裏經常會放著史書,有時候大格局方面的東西都會隨時查閱,細節方面,一般都會求助歷史系的老師或者學者。”

  在影視劇行業,素有“劇本是妥協的結果”一說。該編劇坦言,一個劇本就是各方妥協的結果,包括制作方、演員、編劇。有時候編劇寫出來的是一種理想的狀態,因為是在純創作的方面來撰寫的,但是在實際制作上會遇上各種情況,比如場地問題、道具問題、制作水平問題、演員檔期問題等調整劇本。她表示自己對改劇本沒有抵觸,只要這種修改之後能讓這部劇更好,而不是為了滿足某一方偏頗的執念讓劇本減分。

  編劇出於自己的意願,導演出於劇情的需要,制作方出於收視率的考慮,出資人出於回報率的考量,可以說,一部劇最終呈現出來是多方因素的結果,動了誰的奶酪也不行。

  此外,一名名為“司空思空”的編劇更是一針見血的指出:“一些用心的影視劇制作團隊會請一些專家考據,但主要還是看導演,而出資人也會有自己的想法。至於最終劇本呈現的效果怎麽樣,還真不是編劇一個人的鍋。”

  爛劇太多,群眾批判可以讓制作方長點兒心

  針對此次秦粉手撕《巴清傳》一事,不少網友表示支持,畢竟我泱泱大國拍部秦朝電視劇何須穿日系服裝吸精、何須使用日本大阪天守閣為背景拍攝?

  如此劇作並非個例,小編在這裏絕不是指責範冰冰,只是就事論事。但也有網友指出該劇並未播出,只是上映了片花和簡介就開始較勁,未免顯得有些矯枉過正?為此,自媒體“秦始皇帝”也在之後的文章中予以回復,可謂是很盡心。

  針對此,編劇“司空思空”在接受采訪時指出,“因為這種劇明星的影響力十分巨大,粉絲有這種反應也合乎情理,畢竟現在爛劇太多,群眾批判可以讓制作方長點兒心。”

  如今,很多歷史劇在史實上都漏洞百出,編劇和導演不是歷史專家,若要說處處完美對他們實屬苛刻,但對於大眾都普遍熟知的常識,但“文化精英們”屢次犯下低級錯誤就有點說不過去了。盡管不少影視劇都會在開播前打上本故事純屬虛構的字碼,但不可否認,有的時候,一部劇確實能激起大家討論歷史的熱潮。

  如此說來,即便是歷史劇,基本的歷史知識總是該有的。北京師範大學古籍與傳統文化研究院副教授史傑鵬曾經在接受采訪時指出:“即便是劇,但史的部分也應該遵守一定的底線。出現如此大的爭議,不僅是基本歷史知識的缺乏,更體現了創作者態度不認真、素質低。長此以往會造成大眾對這個行業的從業人員的不信任感,成為後人的笑料和談資。”

  合理虛構並非歷史錯誤,歷史劇也應當堅守底線

  《楚漢傳奇》的編劇汪海林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歷史劇的合理虛構和錯誤硬傷有著本質區別,虛構是被允許的,也是應該的,一些改動都是從戲劇角度和塑造人物考慮的。”

  筆者也很贊同改汪海林編劇的看法,合理虛構合理虛構並非歷史錯誤,歷史劇也確實應當堅守一定的底線。此前,國家也出臺過相關政策去約束古裝劇的發展,如此前被人熟知的“限古令”,即所有衛視綜合頻道黃金時段每月以及年度播出古裝劇總集數,不得超過當月和當年黃金時段所有播出劇目總集數的15%。此舉以限制古裝局數量的方式提高了古裝劇的質量也減少了粗制濫造的古裝劇橫行熒幕。

  此外,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2016年5月4日發布的《關於修改部分規章的決定》(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令第8號)修訂中第四條和第五條也明確規定:

  誠如業內某夏姓編劇所言:“作為影視從業人員,涉及到民族問題,政治導向問題,道德準則問題是一定要堅守的。畢竟你寫出來的東西是將放在公共媒體上進行傳播的,受眾廣大,影響深遠。國外影視行業如今那麽發達,而且題材廣泛,可他們也有自己亦然有自己心中的大是大非。比如,不會有人拍一部片給希特勒洗白,說他的種族屠殺是正義的,也不會有人硬要去宣揚黑人奴隸制度的正確性。所以對於我們國內影視劇從業者而言,這也是不可觸及的底線,尊重歷史,明辨是非,很重要。”
(責任編輯:趙然 HZ002)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唐德影視想靠《贏天下》翻身 先過“秦始皇粉絲”這一關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