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2018年支付裂變:牌照只減不增、巨頭海外火拼……

2018-01-13 09:24:47 和訊名家  石大龍 蘇寧金融研究院研究員

  公元1000年前後,宋朝16家富商共同印制發行了代替鐵錢的紙幣“交子”,由此誕生了世界上最早的紙幣。時至今日,世界已經是移動支付的世界,而中國的移動支付也再次引領全球支付業態。

  回顧2017年,中國的移動支付迅猛發展,但市場參與者卻在持續減少,行業監管愈發規範。展望2018,支付終究回歸工具屬性,借助技術手段提升用戶體驗與支付安全是支付行業的必然出路。

  第三方支付牌照只減不增

  第三方支付行業作為互聯網金融起步最早、發展最為迅猛的子行業,吸引了很多公司涉足支付領域。但由於央行當前暫停發放新的第三方支付牌照,同時對現有牌照的續展秉持從嚴的態度,目前,第三方支付牌照處於只減不增的局面。

  從數據來看,2011-2015年,央行共發放271張第三方支付牌照,2016年暫停發放新牌照。與此同時,2016年4月央行下發文件對支付機構分級分類監管,8月給首批支付牌照續展時稱“一段時期內原則上不再批設新機構,重點做好對現有機構的規範引導和風險化解工作”,這標誌著第三方支付牌照進入存量時代。

  截至2017年6月底,市面上正常運營的第三方支付機構剩余247家(參見圖1),較2015年底的271家減少24家,其中2017年一年就減少了19家。

值得註意的是,2017年發生多起第三方支付牌照收購事件,從收購對價來看,在第三方支付牌照逐漸減少的情況下,收購價格持續上漲,尤其是擁有全國範圍內互聯網支付、移動支付及銀行卡收單業務資質的牌照價格更是水漲船高。最近一起上市公司收購具有銀行卡收單資質的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收購對價超過20億元(參見表1)。
  值得註意的是,2017年發生多起第三方支付牌照收購事件,從收購對價來看,在第三方支付牌照逐漸減少的情況下,收購價格持續上漲,尤其是擁有全國範圍內互聯網支付、移動支付及銀行卡收單業務資質的牌照價格更是水漲船高。最近一起上市公司收購具有銀行卡收單資質的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收購對價超過20億元(參見表1)。

展望2018,第三方支付領域的監管將逐步升級,行業洗牌、整合將不可避免。隨著監管層對第三方支付領域的強化監管和風險防範的持續,我們認為,央行也將逐漸加大對支付牌照的註銷力度,從而規範第三支付市場。根據央行的數據,2018年將有51家第三方支付公司需要對牌照進行續展,我們預計這51家續展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中將再次有牌照被註銷的情況發生。
  展望2018,第三方支付領域的監管將逐步升級,行業洗牌、整合將不可避免。隨著監管層對第三方支付領域的強化監管和風險防範的持續,我們認為,央行也將逐漸加大對支付牌照的註銷力度,從而規範第三支付市場。根據央行的數據,2018年將有51家第三方支付公司需要對牌照進行續展,我們預計這51家續展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中將再次有牌照被註銷的情況發生。

  監管推動支付行業規範化發展

  2017年,與現金貸、P2P、互聯網理財等互聯網金融細分領域相似,監管部門對支付行業也出臺多項監管政策和措施,推動支付行業規範化發展。

  一是網聯正式成立,穿透式監管推動行業規範化健康發展。2017年8月央行明確要求非銀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由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臺處理,明確2018年6月30日起所有網絡支付業務全部通過網聯平臺處理。由此,網聯將成為網絡交易新的清算平臺,切斷了第三方支付機構直連銀行的業務模式。接入網聯後,網絡支付必須接入網聯進行轉接,用戶的支付交易信息都將留痕,也更為公開透明。

  二是備付金集中存管,第三方支付機構依靠資金沈澱的盈利能力受到較大限制。2017年1月,央行印發《中國人民銀行辦公廳關於實施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存管有關事項的通知》,明確要求自2017年4月17日起,支付機構應將客戶備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機構專用存款賬戶,且暫不計付利息。由此,第三方支付機構沈澱資金的利息收入受到較大影響。

  三是規範支付創新業務,行業將面臨新一輪洗牌。2017年12月22日,央行下發《關於規範支付創新業務的通知》,對支付創新業務、收單業務、代收業務、支付業務系統接口等支付創新業務做了詳細規範。例如,建立支付創新業務提前評估報告機制,嚴控代收業務,嚴控支付接口管理等。這意味著未來很難出現掃碼付、聚合支付這類創新產品形態,而且預計央行將對支付行業違規的行為進一步加大處罰力度,行業將面臨新一輪洗牌。

  四是規範條碼支付,線下消費支付受到較大影響。2017年12月27日,央行印發《中國人民銀行關於印發<條碼支付業務規範(試行)>的通知》,明確條碼支付業務的資質要求、限額管理要求,同時強化對商戶資質和行為的管理。未來部分支付機構業務規模或將面臨收縮,支付牌照的價值或將進一步增加,同時也將促使行業集中度提升,擁有全支付牌照的機構將更有優勢。

  從牌照存量消化、備付金集中存管壓縮沈澱資金利息收入空間、網聯掌握支付環節的資金流信息、條碼付等創新業務受到明確規範等趨勢來看,未來第三方支付將回歸工具屬性,非頭部的支付公司僅靠支付業務收入很難維持生計,行業將面臨進一步整合,支付巨頭和擁有差距化競爭優勢的持牌企業,仍然具備充分的發展空間。

  一方面,支付寶和財付通兩大行業巨頭,依托其寡頭壟斷的地位,未來將繼續享受行業發展的紅利,但隨著移動互聯網紅利的逐步消逝,C端市場除了通過場景和技術變革進一步挖掘潛力外,已經難以保持前幾年較高的市場增幅,線下場景、海外市場逐步成為巨頭爭奪的重點。

  另一方面,類似於蘇寧支付等擁有差距化優勢的持牌第三方支付公司,將依托其擁有的用戶流量和客戶群體,在行業支付、B端支付等領域持續深耕,借助網聯、B端服務空間擴大帶來的機遇,或許能夠拉近與行業巨頭的差距。不過,能否真正拉近差距,還要看這些第三方支付企業能否高效率、低成本地把握機會。

  海外市場將成為巨頭爭奪重點

  在國內支付市場競爭加劇,行業逐漸規範,市場滲透率快速接近天花板的情況下,2017年,國內支付機構紛紛將眼光瞄向海外市場,可以說“2017年是中國移動支付出海元年”。

  一方面,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等巨頭在2017年加大馬力,拓展海外支付市場。根據不完全統計,2017年支付寶拿下了33個國家和地區,微信支付也拿下了20多個國家和地區。

另一方面,緊隨巨頭出海的腳步,96費改、備付金集中存管政策使得國內支付薄利化,許多第二梯隊支付機構也紛紛出海,將支付技術、模式甚至標準帶到海外。例如,蘇寧支付在2017年進軍香港、日本市場。
  另一方面,緊隨巨頭出海的腳步,96費改、備付金集中存管政策使得國內支付薄利化,許多第二梯隊支付機構也紛紛出海,將支付技術、模式甚至標準帶到海外。例如,蘇寧支付在2017年進軍香港、日本市場。

  與此同時,中國的移動支付標準也在出海的過程中逐漸被全世界所接受。2017年7月,銀聯正式擔任國際芯片卡及支付技術標準組織EMVCo執行委員會主席,並且向全球發布二維碼支付標準,這意味著中國的移動支付標準正在被全世界所接受。

  不過,當下支付機構出海的市場選擇主要還是跟隨國人的腳步,布局香港、印度泰國、印尼、菲律賓韓國、日本等東亞和東南亞地區。

  展望2018年,支付機構出海的趨勢將延續,但隨著海外布局的逐漸完善,中國支付機構出海將會面臨若幹難題。

  一是如何實現本土化。目前來看,移動支付“出海”瞄準的客戶群體主要還是境外的中國人,依托的場景也主要是與旅遊相關的衣食住行等領域。而大多數發達國家,信用卡支付占主導地位,商家使用移動支付積極性不高,消費者尚不習慣移動支付。而部分發展中國家,智能手機還不夠普及,也影響了移動支付的發展速度。如何引導國外商家、國外居民使用國內支付工具,是移動支付出海面臨的第一個難題。

  二是如何解決境外的監管風險。移動支付機構在國內的風控手段復制到國外是否有效;不同國家在移動互聯網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步調是否一致,支付模式和系統更新如何相互配合;“出海”的移動支付機構如何應對當地政策和市場變動的影響等等,都是支付機構出海面臨的潛在挑戰。

  回顧整個第三方支付行業,支付寶和財付通依然保持雙寡頭壟斷的市場格局,占據了約95%的市場規模,且二者將競爭從線上轉到線下、國內轉向海外市場,但支付出海也將面臨本土化、監管風險的難題。而在牌照存量消化、備付金集中存管壓縮沈澱資金利息空間、網聯平臺的推出、創新業務受限的背景下,巨頭將依然把控用戶入口。未來,借助技術手段提升支付安全、用戶體驗,並拓展互聯網金融產品和精細化運營,成為支付機構的必然出路。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蘇寧財富資訊。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2018年支付裂變:牌照只減不增、巨頭海外火拼……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