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金融監管迎“一行兩會”新格局

2018-03-14 02:01:09 新京報 
 
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 新京報記者 陶冉 攝
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 新京報記者 陶冉 攝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保監會原副主席周延禮。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保監會原副主席周延禮。

  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加強金融機構風險內控。強化金融監管統籌協調,健全對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金融控股公司等監管,進一步完善金融監管。

  近年來,中國金融改革取得巨大成就,不管是資本項目的逐步開放、人民幣“入籃”,還是無處不在的移動支付。去年以來,金融領域的強整治、嚴監管,防控了市場風險,監管機構提高了對金融市場的把控能力。

  銀監會和保監會的職責整合,組建中國銀行(601988,股吧)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新的機構改革方案,讓中國金融監管將進入“一行兩會”時代。為何兩個監管部門要進行職能整合?整合後將帶來哪些影響?職能整合要解決哪些問題?

  “兩會”期間,新京報推出《經濟策》專題。通過深入采訪兩會代表委員,對新經濟、高質量發展、個人信息保護、國企改革、營商環境、產業振興、下調關稅等問題進行深入探討,希望從代表委員們的回答中,尋找到解答問題的對策。

  3月13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召開第四次全體會議,聽取國務委員王勇關於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的說明。方案提出,將銀監會和保監會的職責整合,組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這標誌著中國金融體系監管框架將進入“一行兩會”時代。

  方案指出,將銀監會和保監會擬定銀行業、保險業重要法律法規草案和審慎監管基本制度的職責劃入中國人民銀行。不再保留銀監會、保監會。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徐忠撰文稱,銀行與保險統一監管是順應綜合經營趨勢的必然選擇。我國金融業綜合經營已成趨勢,銀行與保險深度合作、融合發展的特征明顯。銀行與保險統一監管有利於集中整合監管資源、發揮專業化優勢。

  “銀保合”彌補監管空白

  全國政協委員、申萬宏源(000166,股吧)證券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楊成長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銀保合並意味著國家金融監管制度改革邁出了重要一步。

  楊成長認為,銀監會、保監會、證監會是根據類別劃分的機構,過去監管主要是按機構的類別來進行監管。可以看出,此次金融監管機構改革向兩個方面轉變,一方面由機構監管向市場監管轉變,不再根據機構的性質,而根據金融市場的性質來進行劃分監管;另一方面,從過去的分業監管向分業與統一相結合的監管方式轉變。

  證監會為何保留?楊成長表示,從資產運作、業務運作對象上,金融市場主要有兩個對象:資本市場、貨幣市場。所以,這次金融監管機構改革也是分成兩大類。銀監會和保監會有對應的資產運營對象,但是主要是銀行貨幣市場,而證監會主要是管理資本市場。資本市場的監管和銀行貨幣市場的監管完全不同,此次職能整合體現了按照市場監管類別來轉化。

  在全國政協委員、南開大學金融學院常務副院長範小雲看來,銀監會和保監會的職責整合部分解決中國金融分業監管體制導致的缺乏協同、溝通效率低下的問題,從而更大程度上治理中國金融業的亂象叢生,消除監管盲點,防止監管套利,避免風險的交叉感染,有效降低中國金融系統性風險水平。

  銀監會和保監會的職責整合將帶來哪些影響?楊成長表示,一方面,可以看出,機構監管向管市場和管產品的轉變更加清晰;另一方面,職責整合能夠彌補監管上的空白,比如過去管機構,存在模糊地帶,對資產管理、同業業務、對標業務的監管出現漏洞。調整後,監管機構可以全方位地去管理金融市場,彌補監管空白。

  “對我們來說,影響不大,可能就是今後賣理財、代銷保險時,需要更規範。”一位來自某股份銀行成都支行的行長這樣看待調整對未來業務的影響。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郭田勇表示,“對於商業銀行我覺得影響不大。銀行跟保險業這二者間以前也不存在一個很強的競爭關系。但可能從商業銀行的業務規範性上,(銀保合並之後)會提高。對銀行來講,由於統一制定監管規則,會讓它的未來業務經營更加規範。”

  金融監管強調防範風險

  昔日的“一行三會”如今變為“一行兩會”。金融監管模式將走向何方?

  近期多位央行技術官員提出,中國金融監管應學習借鑒英國“雙峰”監管模式。周小川近期也表示,中國金融監管機構改革研究了英國“雙峰”監管機制。資料顯示,“雙峰”監管是指一手抓金融系統穩定、一手抓市場行為規範的監管模式。

  恒大經濟研究院院長任澤平撰文指出,“雙峰”監管模式有利於健全宏觀審慎政策框架,防範系統性風險。傳統貨幣政策只瞄準物價穩定,而忽略資產價格的波動;微觀審慎監管只關註金融機構個體穩健而忽視系統性風險。宏觀審慎政策的意義在於彌補貨幣政策和微觀審慎監管之間留下的空白,從宏觀經濟和整個金融體系的視角抑制金融順周期性和跨市場風險。

  郭田勇認為,監管體系,一定要朝有利於防範風險和提高金融服務的效率方向去做。銀保監管合並,應當說是朝這個方向走。

  楊成長表示,不能將此次機構的改革理解為徹底的混業管理,在中國一定還是把分業監管和混業監管有機結合起來。還是要強調各類金融機構、各類金融行業要突出自己的主營,以主營為核心。同時,現在通過相互投資、相互合作形成了一定的業務市場,要適應混業化要求就要進行統一監管。

  代表委員建言

  李稻葵:銀保監管要深度融合,不能還是兩撥人“我建議兩部門要深度融合,銀監會、保監會兩撥人、兩張皮不合適,無法達到整合的目的。應該有機結合成為一撥人,重新組織部門。”

  新京報:怎麽看待金融機構改革方案?

  李稻葵:金融監管通過合並的形式更加統一,人民銀行對保險和銀行監管的權力加強,人民銀行設立規章制度的能力加強。同時保監會跟銀監會合並,在銀行和保險越來越同步化的情況下,大量銀行同時擁有保險公司,銀行跟保險公司業務混態性質很強,銀保機構的控制權集中。所以把這兩個合在一塊,是有道理的。

  新京報:銀保合並的目的?分業監管是否已不適應當下情況?

  李稻葵:原則上我同意這個說法,現在金融是混業經營,所以監管必須要混在一塊,統一起來,而不能各管各的。由於分業監管,導致一些混業經營的交界處監管不到位,比如說,保險公司歲末年初要發“開門紅”保險產品,實際上是理財產品,保險公司動員自己的經紀人、代理人,幾十個億、上百個億發售這些本質上的理財產品,這是銀行的業務。但保監會以前監管不夠,銀監會又管不著,形成監管空白。銀保合並後,就可以來監督這個事情,起到防範金融風險,規範經營的效果,在風險沒有發生之前,就把它消滅於萌芽之中。

  新京報:銀保合並對行業有何影響?

  李稻葵:會縮短企業推出合理的、符合市場需求的產品時間。比如保險公司要發理財產品,保監會不敢批,銀監會管不著,現在就可以加快推出。確實符合市場需求的產品,就可以合規推出。以前監管責任確認困難,現在銀保合並監管責任明確。

  新京報:銀保合並後內部機構如何設置?

  李稻葵:我建議兩部門要深度融合,銀監會、保監會兩撥人、兩張皮不合適,無法達到整合的目的。應該有機結合成為一撥人,重新組織部門。比如說消費者保護,根據資產規模,對存款戶和買保險的消費者進行統一保護;其次資產運用,你吸納了存款也好,買了保單之後怎麽投資,這得有學問,這要監管。

  新京報:金融機構改革會否有過渡期?

  李稻葵:我建議這個過渡期越短越好,我相信不應該超過三個月。地方保監局與銀監局可能會有重組困難,需要一點時間去整合消化。但是中央這一級的,我覺得沒有理由拖,金融市場瞬息萬變,金融市場如戰場,如果拖半年時間,這段時間金融市場出現波動,監管機構的責任很大。

  新京報:金融機構改革強化了央行哪些職能?

  李稻葵:央行是金融體系最後的擔保人,是金融體系最大的、最後的保險者,在金融體系最危險的時候,央行必須出手,必須註入資金,給銀行也好,保險公司也好,讓金融機構存活下來。

  這決定了央行必須肩負制定規則的功能,而且是最關鍵的一些規則,比如資金保有量、自有資金量等。宏觀審慎的監管由央行來做最合適,否則就變成了最後買單的人事先沒有發言權,事先不能制定規則,就會出問題。

  就像老公和太太去商場裏逛,最後買單的是老公,拿信用卡買單,或者是刷微信、刷支付寶,太太隨便買東西,到最後鬧矛盾了,怎麽避免呢?進商場之前定好規則,首飾類的不能超過一萬塊錢,買衣服不能超過五千塊錢,只要日常用的消耗品上不封頂,這規則定好了,出去玩吧,去采購吧。老公就去喝咖啡了,太太購物去了,兩小時以後見面,再同一地方結賬,就這麽一個規則。所以央行起到一個事先定規則作用。他定規則他最後買單,出了問題之後買單。

  新京報:為何沒有將證監會合並?

  李稻葵:我認為,證監會業務相對獨特、獨立,證監會面對證券市場,債券、期權、期貨、股票,這個功能相對獨立於金融機構,相對於大的銀行保險公司,相對獨立,加上金融發展與穩定委員會的領導,所以這一輪暫時沒有合並。我相信任何機構調整,都是一個探索和摸索的過程,先把保監和銀監合在一塊。我相信效果是好的。

  周延禮:要加強機構監管,也要強化功能監管“不但要加強機構監管,同時也要強化功能監管,尤其強化對市場行為的監管顯得格外重要,這就需要通過機構改革來實現。”

  新京報:如何看待銀監會、保監會的職責整合?

  周延禮:任何一次的機構改革都是為了適應當前的經濟發展、金融形勢的要求。

  目前中國面臨著錯綜復雜的經濟形勢,未來五年主要圍繞著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樣一個目標任務,要提高經濟的發展質量,要由原來的高速經濟發展轉向高質量發展。這些經濟發展目標要求深化各種改革,包括經濟改革、金融體制改革。其中,經濟改革要把握“三去一降一補”的目標要求,深化金融改革主要為了防範風險。防範風險的重中之重是防範金融風險,因為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是國家競爭力的表現,所以要把對金融的監管能力和水平提高上來。

  可以說,銀監會、保監會的職責整合是為了防範化解風險能力、提高應對各種風險的水平、不斷完善一些有效的制度要求。圍繞著以上幾個方面,國家進行了制度、機構的調整,從而推進國家治理的現代化。

  新京報:有哪些風險需要防範?

  周延禮:目前金融領域,無論是銀行、保險都出現了一些違法違規的行為,要采取一些措施加以遏制。

  比如說,一些大銀行違法違規案件頻出,保險市場存在很多亂象,這些都需要監管。但我們的監管主要是註重償付能力監管,下一步不但要加強機構監管,同時也要強化功能監管,尤其強化對市場行為的監管顯得格外重要,這就需要通過機構改革來實現。所以,要整合監管力量,提高監管的能力和水平,使得金融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新京報:銀監會、保監會職責整合,會帶來什麽影響?

  周延禮:影響當然是正面、積極的。可以推動金融改革不斷深化、提高金融監管能力,更好地化解風險,促進行業健康、平穩、高質量發展。

  新京報:兩個監管部門進行職能合並,是否有一些問題要解決?

  周延禮:我相信會平穩過渡,相信兩個機構的幹部職工都會把思想行動統一到中央的決策上來,認真學習領會國家機構改革的重要意義,並且把思想行動也盡快地能夠轉過來,進入到正常的工作狀態。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進行了多次機構改革,原來100多個機構減少到50多個再到20多個,機構改革隨著改革的深化而變化中。相對其他部委的機構改革,金融業的變化還算是比較小。

  新京報:在你看來,職責整合是否會設定一個過渡期?

  周延禮:一般情況下,機構改革方案出來後,肯定會有“三定”方案,即定職能、定機構、定編制。但是可以確定的是,職責整合,市場可能會出現空當期,但是監管絕對會無縫隙的銜接,以確保市場平穩健康的運行。

  B04-B05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侯潤芳 王全浩 黃鑫雨

(責任編輯:陶海玲 HF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金融監管迎“一行兩會”新格局》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