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李鐵:落戶限制是城鎮化最大挑戰 難道只有大學生才是人才?

2018-05-16 10:57:05 和訊網  XZ

  【編者按】2018年和訊特此以大型專題《信·未來》致敬改革開放40周年。通過 “轉型、開放、智變、升級、未來”五大板塊,著重探討科技、資本、模式創新對經濟業態的影響。同期力邀各界KOL共述歷史、感悟變化、分享經驗,明辨機遇與挑戰,高瞻遠矚新時代。

  和訊網消息 今年應屆畢業生人數歷史最高!但即便如此,各地仍然在不斷上演“人才爭奪戰”。

  近期武漢市“五年內留住百萬大學生”計劃打響了“搶人大戰”第一槍。全國20多個城市紛紛跟進,以“送房、送錢、送戶口”等一系列優惠政策吸引人才。

  以最近熱議的海南自貿區(港)建設為例。5月13日晚,海南省召開《百萬人才進海南行動計劃(2018-2025年)》新聞發布會。《行動計劃》明確,到2020年吸引各類人才20萬人左右,到2025年實現“百萬人才進海南”目標。

  同時,海南海開放人才落戶政策,只要是全日制大專以上學歷人才都可在工作或居住地落戶; 而且還解決配偶就業,人才配偶未就業的發放補助。由此可見各地方政府引才態度之懇切。

李鐵:落戶限制是城鎮化最大挑戰 難道只有大學生才是人才?

  不過,博鰲亞洲論壇期間,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理事長、首席經濟學家,智慧城市發展聯盟理事長李鐵在接受和訊網采訪時多次提醒,要理性看待人才爭奪戰,同時應轉變傳統人才觀。

  “人才大戰”有一些危言聳聽

  李鐵表示,所謂的“人才大戰”有一些危言聳聽,因為放寬落戶條件是大勢所趨,各地采取相關政策,是適應形勢發展的必然現象。其中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中央提出的新型城鎮化政策,已經要求各地放寬落戶的限制,十九大之前許多城市還處於觀望狀態,十九大報告已經明確提出了要加快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對於放寬落戶條件已經提出了清晰的要求。雖然特大城市也強調了主城區控制人口,但是率先放開有學歷的人口落戶,應該是為了響應十九大報告精神的重要舉措。許多地方政府都希望在改革進程上進行大膽的探索,具體如何探索,如何實現城市轉型,還摸不著路數。但是改革戶籍管理制度,放松落戶條件應該是可以看得見摸得著的改革途徑。從這個角度看,各地各城市推進戶籍管理制度的改革,應該是學習十九大報告精神的重要舉措。

  二是從全國城市發展的規律來看,甚至包括世界城市發展規律看,有經濟活力的城市大多是移民城市。在中國北上廣深的外來人口所占比重最高。深圳外來人口和本地戶籍人口大約為四比一。北京外來人口800多萬,占總人口比重五分之二,而上海900多萬占總人口的比重和北京差不多,雖然比重低於深圳,但是總量很高。京津冀特別是北京,長三角重點是滬、蘇、浙,珠三角都是全國外來人口最為集中的地區,三大城市群創造的GDP占全國比重的40%。根據這些城市發展的成功經驗,大量吸收外來人口,是提高城市活力的關鍵性舉措,當然不是盲目地吸收,需要尊重市場的規律。而城市也應該及時調整政策,放寬落戶條件。

  三是部分城市放寬戶籍管理,確實存在著一定的經濟動機。例如產業投資的選擇,過去是以低成本為條件,是否降低土地成本、環境成本和勞動力成本。而現在東部地區勞動力成本和土地成本在上升,勞動力資源短缺,產業有向中西部地區轉移的傾向。吸引產業投資,人力資源儲備是關鍵。最近人才的流向已經從東部向中西部轉移,至少是外出打工的人口數量在下降,即使是我們一直關註的所謂東北振興曾經有過人口凈流出現象,在最近兩年已經表現為人口凈流入。人力資源的空間分布一定會與產業投資的方向相吻合,是互為因果關系。一些城市放寬落戶條件實際上看準了人力資源儲備對增加投資的吸入效應。這也是在十九大以後,各級地方政府實現城市轉型,應對新機遇和挑戰的一項具有深遠意義的改革措施。

  四是地方財政壓力加大,土地財政遇到了房地產庫存的瓶頸,是否有一些城市試圖通過降低落戶門檻來增加購房人群,應該也潛在因素之一。可能會吸引一些長期在北上廣深漂泊而受到房價因素所制約而不能購買住房的人選擇二線以下城市作為長期定居地。

  難道只有大學生才是人才?

  事實上,李鐵對於所謂的“人才”的認定一直有不同的看法。他表示,近些年來,我們研究城鎮化政策,遇到的最大挑戰之一就是各地方各城市對於落戶政策的限制越來越苛刻。例如有些城市不僅僅提出了對學歷的高要求,限制落戶不僅僅要求碩士以上,甚至還對年齡做出了明確的限制。還有一些城市關於落戶人員的條件苛刻到相當於國外移民的地步,只有所謂的副高職稱、高級技工、海外留學人員等才有可能享受到落戶的待遇。

  “因此我們看到,城鎮化率的提高雖然已經達到了58.52%,但是戶籍人口城鎮化率相差了16個百分點,僅為42.3%多。”李鐵認為,我國的流動人口2017年達到了2.45億,而城鎮間流動人口卻已經是7300萬,這些人口相當一部分是大學畢業生以上的學歷。

  什麽是人才,難道只有大學生才是人才,從家鄉除外闖天下的農民以及各類就業者就不是人才嗎?在許多國家,包括我們的香港地區,對於人口的限制也非常嚴,但是有特殊的理解,不是按照學歷,而是按照行業和就業崗位的需求。例如,無論是從事簡單還是復雜的勞動,如果有崗位需求,從事達到一定年限並且還被長期雇用的,就認定是該崗位可需求的人才,就可以辦理長期定居手續。如果我們僅僅把人才定位於學歷等等,而忽視了城市各方面的實際需求,往往會導致引進的人和就業崗位的脫節,反而不會給城市帶來了活力。因此,對於網上鋪天蓋地的關於所謂學歷和“人才”的炒作,實際上對於城市的認知以及對於城市發展規律和人口結構的理解存在著嚴重的誤區。

  放寬落戶政策,確實有利於城市閑置資源的激活,而且改變人口結構。但是也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就是越多的所謂高學歷的人口進入,也會需要更多的從事簡單勞動的人口提供服務,這也是城市發展規律。

  所謂的引進“人才”,當然需要更多的人參與進來提供互補性的服務,可能這方面城市還沒有做好準備。在吸引“人才”的同時,也需要對各類提供服務的人口放寬條件,否則必然會造成服務質量的下降和短缺,這在各類特大城市的控制人口政策中已經出現。我國城市服務業的發展速度很快,但是服務質量並不高,原因在於參與服務的人口沒有通過市民化享受到公平的公共服務,大多有短期行為,他們在城市的服務業就業中如果沒有長期的預期,有著臨時就業的心理,必然不會再提高服務質量上進行投入,導致服務品質下降。

  例如家政服務、賓館酒店的服務員,甚至包括街頭經營的各種服務類行業,在沒有長期預期,也就不可能有品牌性的質量。目前存在的一些行業的服務類就業崗位短缺,工資水平和服務質量不匹配的現象都說明了這些問題。如果我們看到金牌月嫂的價格月工薪達到了幾萬元的標準,而幼兒教育一直遭到詬病的原因在於工資水平過低,流動性過強而服務質量嚴重下降,就是鮮明的對比。

  人才爭奪意味著地產調控松綁?

  有人說人才爭奪意味著地產調控政策的松綁,因為。目前地方財政壓力加大,土地財政遇到了房地產庫存的瓶頸也是人才爭奪的一個原因。不過,2018年至今,很多城市出臺樓市調控新政,多家房企在業績發布會上也認為房地產調控將常態化。

  對此,李鐵說:“關於房地產影響到地方財政問題和人才政策的放寬是否有必然的聯系,我想肯定是有。”

  他表示,因為這主要是針對特定的人群。例如城鎮間流動人口基本是向三大城市群集中,特別是集中在北上廣深幾個超大型城市。但是由於房價居高不下,作為流動性就業的人口工資收入水平,很難購得起住房。在這些城市由於實行人口落戶控制政策,因為落戶困難,公共服務的均等化問題也難以得到解決。而這種城鎮間流動人口,大學畢業生以上學歷占較大的比重。如果考慮到未來長期定居成本過高,還有落戶的壓力,回到家鄉的省會城市和較大的地級城市落戶和購買住房,可能是一種選擇性考慮。也就是像前些年媒體報道過所謂的“逃離北上廣”。但是一定不會回到家鄉的縣城和中小城市,二三線城市應該是首選。對於這些人選擇回到家鄉的二三線城市落戶,也會有創業機會,當然落戶意味著購買住房的預期。

  而所謂房地產調控是針對炒房,也就是投機性住房和部分投資性住房的控制。這也是中央三番五次提出防範金融風險的重要內容。關於房地產調控政策,肯定不影響人才落戶的購房需求。因為這些人既然在北上廣深買不起住房,回到家鄉二三線城市肯定是購買首套住房,不在調控範圍之內。

  不過,李鐵強調,長期運用行政手段的方式也不是個辦法,還是應該通過行政手段的短期運用,並制定市場規則,為市場的合理調控打下好的基礎。中國的房地產過熱為什麽不能完全運用市場手段,主要是在於各級地方政府利益動機的推動,放大了房地產供給的波動。也就是政府和企業的雙重利益加大了供求波動的同時,帶來了嚴重的金融風險。行政調控的重點應該是嚴格規範政府行為,促使地方的基礎設施投資更多地利用市場手段和金融手段,而不是依賴於土地財政作為杠桿。要打斷土地財政和金融之間的聯系,通過稅收體制的調整,解決地方政府長期收入的來源,並約束對房地產投資和投機性行為。可以說,短期的行政性調控和未來的市場調控要結合。所以理解房地產調控,重點是行政性調控不可能長期化,手段和方法也要逐步向尊重市場規律調整。

  戶籍改革這道坎兒如何邁過去?

  李鐵稱,發達國家對於人口的需求與勞動分工有著直接的關系,就是低端的勞動需要簡單就業人口,高端就業則需要受教育人口。所謂技術型人才可以通過政策渠道獲取,例如移民政策對於技術和投資額度的要求都是如此。而簡單就業人口大多是通過非正規渠道引進,難民的湧入,非法的移民或者是專門的勞務公司等等。一定時期的大赦也是對於這種非正規渠道就業的認定。

  戶籍管理制度的改革最大的難點就是涉及到既定的利益分配和調整。所謂特大城市實行人口控制主要矛盾並不是城市病問題,而是公共財政承擔的公共服務能力的再分配問題。因為我國的城市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城市,基本上是行政區域。如果按照城市病的思路,應該控制的主城區人口,而不是控制轄區人口。實際上北上廣深控制的落戶人口全部都涵蓋了轄區,這和城市病沒有任何關系。

  戶籍管理制度改革的另一個難點,就是城市的包容性問題。趕超式的發展模式,房地產主導的城市發展路徑,政績觀的城市建設都有一個特點,就是把城市發展的重點放在好“看”上而不是好“用”上。當城市過度的包裝形成了視覺城市時,自然就產生了領導的“城市潔癖”,容不得外來人口特別是農業轉移人口在城市裏的生存和就業,甚至認為他們眼中破壞了城市的形象。更不要說如何解決他們的落戶問題了。

  因此不解決利益分配問題,不解決城市治理的“潔癖”問題,不調整城市的發展觀和對城鎮化以轉移人口為核心的重大戰略思路問題,戶籍改革這道坎兒是邁不過去的。

  關於戶籍管理制度改革,重點是在特大城市如何打破主城區和轄區的界限,如何按照分步走先解決已經長期居住在城市通過就業給城市做出貢獻的那些外來人口落戶的問題。更要解決所謂的人才觀問題。只有觀念變了,才會促使政策發生變化。目前的問題是如何貫徹落實中央有關政策文件精神的問題,既需要在進一步深化改革中加大力度推進新型城鎮化有關政策的落實,同時地方也要在現有的人才觀基礎上更進一步推動戶籍管理制度的改革。

  我們最近面臨著國際貿易爭端的壓力。長期看這種爭端和波折會持續發生。但是中國最大的利好是城鎮化,意味著未來有幾億人口要進城落戶定居。這裏既包括2.7億在城鎮就業的農業轉移人口,也包括7300萬城鎮間流動人口。他們的落戶問題一旦得到解決,將會成為中國經濟增長長久發展的持續性動力,並會大大刺激內需,減少國際貿易爭端的壓力。

(責任編輯:彭立睿 HF019)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李鐵:落戶限制是城鎮化最大挑戰 難道只有大學生才是人才?》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