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發現什麽(之三):保護區無保護

2018-07-11 10:20:43 中國經濟網 

  油汙遍地,惡臭陣陣,危險廢物露天堆放,一個原本旨在消納廢舊物資,變廢為寶的循環產業園,實則不過一個“垃圾”產業園,還非法侵占了寧夏靈武白芨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土地上千畝……6月19日,中央第二環保督察組在寧夏白芨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進行的“回頭看”督察還原了保護區內企業假整改的真面目:白天故意制造停產假象,實際晚上在偷偷摸摸生產。

  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的規定,在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和緩衝區內,不得建設任何生產設施。在自然保護區的實驗區內,不得建設汙染環境、破壞資源或者景觀的生產設施。

  然而,從十省市區的督察結果匯總看,保護區內存在環境問題的不止是寧夏武靈。多地保護區因缺少環境保護意識,出現了各類各種的環境違法典型案例。

  違法違規開發建設

  位於文筆水庫南岸的麗江玉龍生態旅遊度假區高爾夫球場,多年來,當地不少人都認為該高爾夫球場“手續齊備”。但此次中央環保督察組發現,該球場從規劃建設之初,就侵占了拉市海高原濕地省級自然保護區文筆水庫的部分用地。長期以來,高爾夫球場因高耗水、高汙染經常受到爭議。中央環保督察組發現,盡管該項目的補充環評至今未批,也沒有完成項目竣工環保驗收,但10多年來卻一直公開對外經營。實際運行過程中,該高爾夫球場屢次受到環境監管部門的處罰。未進行水汙染防治設施驗收,已構成環境違法,對此罰款25萬元,並責令停止生產經營。在處罰後至今,該球場也沒有完成項目竣工環保驗收等相關手續。

  該企業被生態環境部通報後,不少人發出疑問:這是一家什麽企業?為何能長期非法侵占自然保護區?

  監管嚴重缺失

  黑龍江省是我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最多的省份之一,但第一輪督察發現全省自然保護區問題較為集中,烏裕爾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即為其中之一。2016年中央環保督察反饋意見指出:2012年以來,黑龍江省農墾總局齊齊哈爾管理局所屬農(牧)場未經有關部門審批,在烏裕爾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違法實施農業開發、建設旅遊設施。對此,黑龍江省督察整改方案明確要求,收回富裕牧場第14作業區西側14.79公頃耕地並進行退耕還濕,對民族村旅遊開發項目全面拆除。

  可是,本次“回頭看”督察組現場督察發現,保護區臟、亂、差等問題依然十分突出。而且,整改方案中的退耕還濕沒有到位,生態恢復也沒有及時完成;民族村旅遊開發項目雖已關閉,但旁邊又新開墾出農田;對通南溝有關工程項目僅做關停處理,未進行有效拆除。就是這樣並沒有整改到位的問題,根據黑龍江省提供的材料,省農墾總局作為責任單位已於2017年底前報告完成整改任務。

  河南黃河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於2003年批準設立,重點保護黃河濕地特有生態環境、生物多樣性和眾多珍稀瀕危野生水禽等動植物。讓督察人員十分震驚的是,雖然多次被群眾舉報,在保護區的核心區和緩衝區內,依然存在著規模較大的養殖場群。

  對於這些現象,生態環境部在通報中強調,從督察情況看,有關部門和地方環保不作為、亂作為、敷衍整改問題突出。督察組將進一步調查核實,對不作為、亂作為,甚至失職失責的,將依法依規督察處理。

  隨意調整“瘦身”

  如果說,保護區內存在違法違規企業,而地方監管部門采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監管態度,從而導致保護區環境被嚴重汙染,讓人憤怒,那麽名為整改實為“瘦身” 保護區並造成環境嚴重汙染的現象,只能讓大家覺得是不是小說中的情節了。然而,這一現象確實存在。

  長江南岸的重慶市石柱土家族自治縣水磨溪濕地自然保護區,近1/4面積被工業園區侵占,濕地生態被嚴重破壞。2011年,在沒有拿到征地批準等文件的情況下,石柱啟動工業園征地拆遷、場地平整等工作,“築巢引鳳”。在2013年,水磨溪濕地已經納入重慶市地方級自然保護區名錄的情況下,石柱縣不僅沒有采取實質性措施整改,反而繼續工業園建設,與13家企業簽約,有3家在沒有環評手續的情況下,陸續開始入駐。然而,面對中央環保督察和2017年自然保護區監督檢查專項行動切實加大督察整改力度的要求,石柱縣並沒有落實整改,企業的建設也沒有叫停。同時還計劃重新規劃水磨溪濕地自然保護區的範圍,想利用將保護區“瘦身”的辦法,把工業園劃出保護區的範圍。

  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要搞大保護,不要搞大開發。可是這樣一塊長江邊的濕地自然保護區,卻被破壞得面目全非。類似問題全國不少地方都存在,為了一時經濟增長而不顧長久的生態環境保護,為此付出巨大的生態代價,實在是得不償失。

  類似“瘦身”保護區的現象不止石柱縣一家。廣西玉林市為給博白縣雲飛嶂風電場項目和人工經濟林建設讓路,在對那林自然保護區確界時,擅自將大面積生態公益林和天然林調出保護範圍,擬使該自然保護區面積削減87.7%。甚至在廣西自治區有關部門要求重新修改確界方案的情況下,仍於2018年3月再次提出確界方案,擬削減86%的保護區面積,消極應對中央環保督察整改要求,性質惡劣。

  水源地保護區環境風險突出

  6月20日,中央第五環保督察組對梧州市城區5個飲用水水源保護區環境風險整改落實情況現場督察發現,飲用水水源一、二級保護區內仍有廢水直排、危險廢物和危險化學品違法堆存等突出問題,環境風險十分突出。而且,督察發現,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內還建有大量民房,很多民房出租給廢品回收、紙箱生產等散亂汙企業,工業廢渣、建築垃圾、生活垃圾隨處可見。此外,保護區內沿江仍有多個小碼頭,現場督察時,位於一級保護區內的火山油庫躉船碼頭仍在裝卸油品,環境風險突出。

  尖崗水庫位於淮河流域賈魯河幹流上遊鄭州市二七區尖崗村,是一座以防洪、城市應急供水為主要功能的中型水庫。然而,如此重要的水源地保護區內竟然存在著非法建築、工業企業,且存在種植和養殖現象。

  根據《水汙染防治》第五十八條“禁止在飲用水水源一級保護區內新建、改建、擴建與供水設施和保護水源無關的建設項目;已建成的與供水設施和保護水源無關的建設項目,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責令拆除或者關閉”,水庫內的企業明顯屬於違法企業。

  各類保護區對環境保護到底有多重要?從多年來中央到地方出臺的一系列保護政策可見。然而,在國家對保護區進行高壓嚴管嚴查的情況下,保護區環境違法事件依然層出不窮,說到底,是有些地方政府仍未正確處理發展與保護的關系, 只算“經濟賬”, 未算“生態賬”。眼下,保護區被“毀容”,根本原因就在於當地政府沒有正確處理好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的關系。各級政府實在應該好好貫徹落實環保法和自然保護區條例等相關法律法規,在加大各類保護區建設管理、治理修復和生態環境明顯改善等方面做出努力和成效,促進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楊秀峰)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發現什麽(之三):保護區無保護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