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姜超:中美貿易衝突升級誰受傷?

2018-07-12 14:55:41 和訊名家 

衝突升級誰受傷?——對中美貿易衝突的再分析(海通宏觀姜超、梁中華、李金柳、宋瀟)
  衝突升級誰受傷?——對中美貿易衝突的再分析

  (海通宏觀姜超、梁中華、李金柳、宋瀟)

  摘 要

  美國時間7月10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布對額外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征10%關稅的清單;中方表示將作出必要反制,堅決維護自身正當合法權益。中美貿易衝突有進一步升級的趨勢,雙方如果進一步擴大加征關稅的規模,影響會有多大?國內哪些行業受衝擊更嚴重?未來會如何發展?在連續發布幾篇專題後,本報告再對中美貿易衝突進行分析。

  中美衝突背後:貿易逆差僅是表象!抑制中國經濟發展:修昔底德陷阱。我們認為中美貿易衝突的深層次原因不僅僅在於貿易,而是在於中美關系,反映了中美可能處在“修昔底德陷阱”所描述的情形中。美國希望通過限制中國出口、遏制中國經濟發展,維護自身在全球的領導地位。美國轉嫁矛盾:貧富差距、政治選舉。美國自身存在的一些內部矛盾也是導致貿易問題激化的重要原因,美國社會的貧富差距持續擴大,並且08年危機後分化進一步加深,民粹主義情緒蔓延。特朗普在貿易問題上持有保護主義的觀點,迎合了一部分選民。11月美國將進行中期選舉,而在中期選舉之年打出貿易牌,短期來看有助於特朗普將矛盾引向美國外部,進而爭取更多選民的支持。

  國內影響有多大,哪些行業買單?總量影響:極端情況下直接拖累GDP增長0.5%。關稅征收最直接的影響是減少我國的出口規模,出口下降會直接影響GDP,針對500億、追加2000億、進一步追加2000億和全面征稅情況下,最終或導致我國GDP增速分別下滑0.10、0.26、0.42和0.46個百分點。出口行業:依賴度越高,受傷越嚴重。美國前期公布的加征25%關稅的500億美元商品中,我國對美出口依賴程度最高的產品類型是航空航天及零件、運輸車輛及零件、機械設備、塑料及制品、鋼鐵制品、鋁制品、電機電氣、音像設備、玻璃制品、橡膠制品,受到衝擊會更大。7月10日公布的加征10%關稅的2000億美元商品,範圍則大幅拓寬,我們不妨直接考慮美國對中國出口全面征稅情形下的影響。我國電機、電氣、音像設備及零件,以及機械器具兩類的出口占銷售的比重最高,對美國出口的依賴度分別達18%和24%,此外主要出口產品中的家具、玩具、服飾、塑料制品、車輛及零件、皮革箱包都超過20%,受到的衝擊或也將較大。進口行業:短期難尋替代,但通脹壓力有限。考慮到目前我國從美國進口的貨物規模在1552億美元,如果美國2000億美元的征收計劃執行,我們認為,為了等值反擊,我國或對美國產品全面征收關稅。而我國從美國進口的商品或者是技術含量較高,或者是主產區在美國的農產品(000061,股吧),要尋求替代品較困難。考慮到限制進口對國內通脹有向上壓力,但出口受限對通脹又有向下壓力,中國整體上還是貨物貿易順差國,且規模較大,中美貿易衝突對國內整體通脹影響或有限。

  長期衝突或難避免,改革開放提升實力!經濟角度不該衝突,政治角度或難避免。從經濟利益來看,中美兩國經貿關系密切,大規模貿易戰對兩國經濟都是嚴重的互相傷害。但是考慮到美國國內的政治現狀,遏制中國經濟的舉措或將長期存在,貿易摩擦會繼續延續甚至發酵。邊打邊談擴大開放,改革提升長期實力。長期來看,邊打邊談、邊談邊打或成為特朗普任期內中美經貿關系的常態。作為貿易摩擦的應對,中國對外應該繼續堅持擴大開放,借此機會增加與其他經濟體之間的經貿往來,改善外商投資環境,吸引海外優質企業來華。同時化外部壓力為對內改革的動力,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推動技術進步,以提升經濟增長的實力,不能再走靠貨幣放水刺激房地產的老路。

  美國時間710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布對額外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征10%關稅的清單;中方表示將作出必要反制,堅決維護自身正當合法權益。中美貿易衝突有進一步升級的趨勢,雙方如果進一步擴大加征關稅的規模,影響會有多大?國內哪些行業受衝擊更嚴重?未來會如何發展?在連續發布幾篇專題後,本報告再對中美貿易衝突進行分析。

  1.中美衝突背後:貿易逆差僅是表象!

  1.1抑制中國經濟發展:修昔底德陷阱

  中美貿易摩擦的一個表面原因,在於美國與中國之間巨大的貿易逆差。根據美國商務部的統計,美國每年貨物和服務貿易總的貿易差額自90年代末以來,從2000億美元左右大幅增加到金融危機前最高的7000億美元,並且到17年仍在5700億美元以上,而其中貨物貿易逆差高達8000億美元。而17年美國對中國的貨物貿易逆差達3750億美元,接近美國貨物貿易逆差的50%。

  而美國發動本次貿易戰的另一個“依據”,是其對中國進行的“特別301調查”。此次“301調查”最主要的關註點在於知識產權和技術轉讓問題,美國貿易代表認為中國政府有關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的政策措施是不合理或歧視性的,給美國商業造成傷害;認為中國的產業政策不公平,傷害了美國企業的競爭、威脅了美國的國家利益;此外,美國還提到了中國政府的補貼政策和國有企業導致的扭曲市場的行為。

但事實上,美國之前出臺的500
但事實上,美國之前出臺的500
億規模加征關稅牽涉的行業,並不是美國對華貿易逆差非常嚴重的行業,而是直接針對“中國制造2025”。可見美國發起貿易戰的背後實際並不主要是針對貿易逆差本身,並且從歷史經驗看,在全球產業鏈分工和美國低儲蓄率的背景下,僅僅通過限制別國對美國出口的辦法,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美國的貿易逆差問題。

  所以,我們認為中美貿易衝突的深層次原因不僅僅在於貿易,而是在於中美關系,反映了中美可能處在“修昔底德陷阱”所描述的情形中。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是指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在《伯羅奔尼撒戰爭史》描述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如雅典)對一個原本存在的老牌帝國(如斯巴達)構成的挑戰與壓力。2012年,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院長格雷厄姆·艾利森總結出“修昔底德陷阱”一詞用來描述中美關系,認為中國崛起可能造成中美之間的對抗乃至“戰爭”。

  回顧歷史,美國也曾在上世紀60-80年代對當時世界上經濟僅次於美國的日本發起貿易戰。上世紀70-80年代,日本經濟實力持續增長,90年代初,日本的GDP規模占美國GDP的比重已提升到接近70%。並且在80年代以前,日本平均每年出口增速達20%,日本出口占GDP的比重從60年代的10%提高到80年代中期的15%,凈出口占比從1%左右提高到4%。這一背景下,美日貿易逆差也持續擴大,到80年代末,美國的貿易逆差中有40%以上來自日本。而從60年代起,美國就不斷挑起與日本的貿易摩擦。一方面希望減少其日益擴大的貿易逆差,另一方面也是借此打擊正在快速崛起的日本經濟,鞏固美國霸權地位。

不難發現,當前中美與當時的日美有著類似的處境。當前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GDP占美國的比重超過了60%,而貿易方面,當前來自中國的貿易逆差在美國的總逆差中占比接近50%,同樣是最高的,引起美國的憂慮。
不難發現,當前中美與當時的日美有著類似的處境。當前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GDP占美國的比重超過了60%,而貿易方面,當前來自中國的貿易逆差在美國的總逆差中占比接近50%,同樣是最高的,引起美國的憂慮。所以挑起貿易戰背後的深層次原因,在於全球經濟、領導權的較量,美國希望通過限制中國出口、遏制中國經濟發展,維護自身在全球的領導地位。
1.2 美國轉嫁矛盾:貧富差距、政治選舉
1.2 美國轉嫁矛盾:貧富差距、政治選舉

  除了中美關系這一外部因素,美國自身存在的一些內部矛盾也是導致貿易問題激化的重要原因。

  美國社會的貧富差距持續擴大,並且08年危機後分化進一步加深。08年危機後,雖然經過寬松的貨幣政策刺激,經濟終於重新復蘇,但是社會問題卻並不是那麽容易解決,最明顯的一點就是美國的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而處在底層的民眾無論是在貨幣寬松,還是在全球分工的產業升級(尤其是美國的部分制造業逐漸轉移到其他國家地區),都沒有享受到紅利,反而是加深了收入的差距,增加了社會階層的撕裂。貧富差距日益擴大、中下階層對危機後的現狀不滿,民粹主義情緒蔓延。

在這樣的背景下,商人背景的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在特朗普“使美國重新偉大”、“美國優先”的理念下,他的很多執政計劃,包括貿易保護主義、制造業回流美國、修建隔離墻等等,有著強烈的逆全球化和孤立主義的色彩,但卻得到了“銹帶州”地區失落的中年白人的廣泛支持。
  在這樣的背景下,商人背景的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在特朗普“使美國重新偉大”、“美國優先”的理念下,他的很多執政計劃,包括貿易保護主義、制造業回流美國、修建隔離墻等等,有著強烈的逆全球化和孤立主義的色彩,但卻得到了“銹帶州”地區失落的中年白人的廣泛支持。

  而今年的美國中期選舉也使得貿易問題更加成為焦點。特朗普在貿易問題上持有保護主義的觀點,他多次在講話中提到,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巨大,意味著中國搶走了美國大量的就業崗位,這極大地迎合了一部分選民。11月美國將進行中期選舉,而在中期選舉之年打出貿易牌,短期來看有助於特朗普將矛盾引向美國外部,進而爭取更多選民的支持。

衝突升級誰受傷?——對中美貿易衝突的再分析(海通宏觀姜超、梁中華、李金柳、宋瀟)
2. 國內影響有多大,哪些行業買單?

  2.1 總量影響:極端情況下拖累GDP增長0.5%

  關稅征收最直接的影響是減少我國的出口規模。這裏我們對其影響做一個測算,我們假設提高的稅率全部反映到價格上(中國出口美國商品的利潤率較低),同時Willem Thorbecke (2006)測算得到中國對美國出口的實際匯率彈性為0.4~1.28,這裏我們假設出口價格彈性為1。

  結合目前的局勢演變,我們將測算未來可能出現的四種情況,前兩種情況參考美國目前已經執行和已經公布的計劃。第一種,美國僅針對500億美元進口商品征稅,將會導致中國對美國的出口規模下降125億美元,考慮到2017年中國總出口規模在2.26萬億美元,關稅征收將導致我國出口整體規模下降0.55%。第二種情況,美國追加2000億美元商品征收10%的懲罰性關稅,疊加500億征稅影響,我國出口規模將下降325億美元,占出口總規模的比重在1.44%左右。

  而後兩種情況則將貿易戰進一步升級的可能考慮進去。第三種情況,前期特朗普的威脅全部兌現,美國在2500億美元的基礎上再追加2000億美元,將導致我國出口規模累計下降525億美元,占比2.32%。第四種情況,如果貿易戰全面升級,懲罰性征稅擴大到全部中國商品,並且征收稅率在10%,那麽或將導致我國出口規模累計下降581億美元,占出口總規模的比重在2.57%

根據王俊傑(2012)的測算,中國出口增長和GDP增長之間的相關系數為0.18。簡單考慮出口下降對GDP的直接影響,針對500億、追加2000億、進一步追加2000億和全面征稅情況下,最終會導致我國GDP增速分別下滑0.10個百分點、0.26個百分點、0.42個百分點和0.46個百分點。
  根據王俊傑(2012)的測算,中國出口增長和GDP增長之間的相關系數為0.18。簡單考慮出口下降對GDP的直接影響,針對500億、追加2000億、進一步追加2000億和全面征稅情況下,最終會導致我國GDP增速分別下滑0.10個百分點、0.26個百分點、0.42個百分點和0.46個百分點。

2.2 出口行業:依賴度越高,受傷越嚴重
2.2 出口行業:依賴度越高,受傷越嚴重

  我們進一步比較我國不同產品或行業,對美國出口的依賴程度,以此比較不同行業受到美國關稅政策的影響程度。

  一是美國前期公布的加征25%關稅的500億美元商品,主要集中在機電、機械、車輛、航空航天、運輸設備等,且工業用品或者中間品居多。這其中包括7月6日已開始實施加征25%關稅的340億美元商品,以及已進入公眾聽證等流程但關稅尚未開征的“中國制造2025”相關的160億美元商品。

  這500億美元商品中,我國對美出口依賴程度最高的產品類型是航空航天及零件、運輸車輛及零件、機械設備、塑料及制品,對美國的出口占中國總出口金額的20%以上,此外,我國鋼鐵制品、鋁制品、電機電氣、音像設備、玻璃制品、橡膠制品的對美出口占比也都超過15%。

二是7
二是7
月10日公布的加征10%關稅的2000億美元商品,範圍則大幅拓寬,以具體到HS分類2位代碼看,基本涉及包括農產品、食品、日常消費品、工業用品等在內的大多數的出口產品(具體涉及不同類型出口產品中的特定細項,而不代表該大類中所有細項產品均在列),僅藥品、書籍及印刷品、服裝、鞋靴、雨傘及零件、樂器、玩具等少部分產品類別完全未被涉及。

  目前,美國的征稅清單中提到的商品合計已達2500億美元,占美國統計口徑下美國從中國進口商品總額的一半,而如果如特朗普所言,未來仍不排除進一步再對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則幾乎將覆蓋全部的中國對美出口產品。

  因此,我們不妨直接比較全部的對美出口產品在我國的主要出口產品中的依賴度如何。

  整體來看,對美出口占中國總出口金額比重達19%,因此美國全面擴大對來自中國進口商品的征稅範圍,將對我國出口依賴度較高的行業帶來明顯影響。具體來看,計算機電子通訊設備行業的出口交貨值占主營收入之比高達48%。其次,文教體育娛樂用品、皮毛制品和鞋類的出口交貨值占比在25%以上。此外,家具、服裝、鐵路等其他運輸設備、儀器儀表、電氣機械、橡膠塑料等制品的出口交貨值占比都在10%以上。不過僅就目前而言,在美國已公布的商品清單中,尚未將手機、鞋類、服裝、體育用品、玩具等列入,因而征稅對這些產品的出口暫無直接影響,但未來如果全面加征關稅,則影響將最為突出。

而在我國主要的出口產品類型中,不少產品對美國市場的依賴度都超過了20%。其中,我國電機、電氣、音像設備及零件,以及機械器具兩類的出口占比最高,而對美國出口的依賴度分別達18%和24%,除此之外,主要出口產品中的家具、玩具、服飾、塑料制品、車輛及零件、皮革箱包都超過20%。
而在我國主要的出口產品類型中,不少產品對美國市場的依賴度都超過了20%。其中,我國電機、電氣、音像設備及零件,以及機械器具兩類的出口占比最高,而對美國出口的依賴度分別達18%和24%,除此之外,主要出口產品中的家具、玩具、服飾、塑料制品、車輛及零件、皮革箱包都超過20%。
2.3 進口行業:短期難尋替代,但通脹壓力有限
2.3 進口行業:短期難尋替代,但通脹壓力有限

  2017年我國從美國進口的貨物規模在1552億美元。近年來中美貿易往來日趨頻繁,中國不僅是美國的第一大出口國,中國向美國的進口規模也持續增加。2017年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商品規模達到1552億美元,占中國進口總規模的8.2%。

  其中機電產品、鍋爐設備、汽車及零部件、大豆、航天設備進口規模居前。中國從美國進口產品較為集中,按照HS二級分類,進口規模排名前15的產品占總規模的比重超過80%。具體來說,2017年中國從美國進口的機電設備、鍋爐設備、汽車及零部件規模均超過150億美元。而油籽飼料類植物、航天器、光學醫療設備的進口規模也均超過100億美元。

現階段我國主要針對美國進口的大豆和汽車及零部件征稅。根據我國商務部公布的征稅清單,目前我國已經執行的340億美元商品征收範圍主要集中在農產品、汽車和水產品,但是考慮到大部分農產品從美國進口的規模均不大,因此目前執行的征稅方案實際主要影響大豆和汽車行業及上下遊。
  現階段我國主要針對美國進口的大豆和汽車及零部件征稅。根據我國商務部公布的征稅清單,目前我國已經執行的340億美元商品征收範圍主要集中在農產品、汽車和水產品,但是考慮到大部分農產品從美國進口的規模均不大,因此目前執行的征稅方案實際主要影響大豆和汽車行業及上下遊。

  未來我國還有可能針對化工品、醫療設備、能源產品等商品加征25%的進口關稅。根據商務部公布的清單,剩余的160億美元商品主要涉及化工品、醫療設備、能源產品,如果美國160億征稅計劃開始實施,我國也會在同一時間執行征稅計劃,那麽化工行業、醫療設備行業和能源行業也會受到影響。

衝突升級誰受傷?——對中美貿易衝突的再分析(海通宏觀姜超、梁中華、李金柳、宋瀟)
考慮到目前我國從美國進口的貨物規模在1552億美元,如果美國2000億美元的征收計劃執行,我們認為,為了等值反擊,我國有可能針對所有美國進口產品進行征稅,並且征收稅率高於10%

  以從美國進口規模占我國產品總進口規模的比重來計算,目前我國在植物產品、運輸設備、木漿及紙制品、武器彈藥等大類產品上對美國的進口依賴度較高。其中植物產品以及運輸產品中的汽車均已開始征收進口關稅。其余依賴度較高的產品還涉及航空器、木漿及紙板和化學相關制品,並且2017年這些產品從美國進口的規模也分別達到141億美元、43億美元和32億美元。

  總結來看,中國從美國進口商品或者是技術含量較高,或者是主產區在美國的農產品,要尋求替代品較困難。

  盡管從經濟學角度分析,長期限制進口並不利於促進國內競爭、提升長期競爭力,但短期內對來自美國進口商品的限制,會增加對其它經濟體或國內替代商品的需求。考慮到限制進口對國內通脹有向上壓力,但出口受限對通脹又有向下壓力,中國整體上還是貨物貿易順差國,且規模較大,中美貿易衝突對國內整體通脹影響或有限。

3. 長期衝突或難避免,改革開放提升實力!
3. 長期衝突或難避免,改革開放提升實力!

  3.1 經濟角度不該衝突,政治角度或難避免

  從經濟利益來看,中美兩國經貿關系密切,大規模貿易戰對兩國經濟都是嚴重的互相傷害。隨著全球經濟一體化的加深,不僅中國很多行業進出口對美國很依賴,美國諸多行業的進出口對中國也很依賴。美國主要出口產品中,大豆出口對中國市場依賴程度高達49%,飛機29%,原油20%,汽車20%,半導體、測控設備、塑料材料、醫療設備出口對中國市場依賴程度也都在10%以上。如果中國對來自美國的這些產品加征關稅的話,美國的對外出口也會受到很大影響。

  而美國主要進口產品中,玩具和運動用品的進口中有75%來自中國,電腦66%來自中國,家具56%、家用和廚房用品48%、電信設備45%、電視42%、服裝28%的進口來自中國。對這些產品加征關稅,即便美國可以從其它國家進口,成本擡升不可避免,會加劇美國的通脹壓力,最終嚴重損害美國消費者的福利。

  整體來說,美國有技術,但技術需要市場才能獲得商業利潤;中國有市場,也需要美國的技術來提供高質量產品。所以討論中美貿易衝突中誰“受傷”更大或更小並無意義,只要貿易戰全面展開,對中美兩國經濟都是巨大的打擊,甚至對全球經濟都會有很大衝擊。

衝突升級誰受傷?——對中美貿易衝突的再分析(海通宏觀姜超、梁中華、李金柳、宋瀟)
  但是考慮到美國國內的政治現狀,遏制中國經濟的舉措或將長期存在,貿易摩擦會繼續延續甚至發酵。特朗普政府上臺後,順應了美國國內部分思潮,將中國的崛起視為美國相對衰落的主要原因。此外,從美國政治選舉和轉嫁國內矛盾的角度來看,即使沒有全面的貿易戰,長時間的貿易摩擦或也難以避免。而無論是上世紀大蕭條時期的貿易戰,還是70-80年代的日美貿易戰,以及2002年的鋼鐵貿易戰,都沒有解決美國自身的問題,還會將全球經濟帶入衰退。盡管各國都明白這個道理,但受到各國形勢、以及非經濟因素的影響,往往會出現“不到南墻不回頭”的局面。

  3.2 邊打邊談擴大開放,改革提升長期實力

  盡管美國提出再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看似大規模貿易衝突不可避免,但仍然不排除未來兩國有談判的可能。而且即使短期可能會局面緊張,最終雙方經濟都受損後,長期還是可能回到談判上來,邊打邊談、邊談邊打或成為特朗普任期內中美經貿關系的常態。

  作為貿易摩擦的應對,中國對外應該繼續堅持擴大開放。美國不僅僅對中國發起貿易挑戰,還對歐盟、日本、韓國等經濟體發出刁難,中國應該借此機會增加與其他經濟體之間的經貿往來,進一步加大開放力度,提升我國在國際貿易價值鏈中的地位。同時可以改善外商投資環境,吸引海外優質企業來華。

  對內加快改革進度,促進創新和技術進步,提升長期經濟實力。來自美國的貿易戰刁難短期看是危機,但其實也是對我國過去粗放發展模式的警示。當前我國更應該化外部壓力為改革動力,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創造更公平、更透明的營商環境,推動技術進步,以提升經濟增長的實力,不能再走靠貨幣放水刺激房地產的老路。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姜超宏觀債券研究。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任剛 HF008)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姜超:中美貿易衝突升級誰受傷?》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