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經濟居中部六省會末位 “煤都”太原轉型之困

2018-09-12 08:55:16 中國經營網  顏世龍

  本報記者 顏世龍 太原報道

  其興也煤,其衰也煤。從“一煤獨大”到轉型升級,太原這座因煤而耀眼的城市正失去往日榮光。

  《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近期走訪調研了解到,伴隨著煤炭市場近幾年的不景氣,作為中部六省會之一的太原市,其經濟體量已屈居末尾。為扭轉頹勢,太原市近幾年一方面下大力氣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另一方面也在大力對外招商引資,希冀在新舊動能轉換之際,盡快迎頭趕上。

  但在調研中記者也發現,一方面是熱情好客歡迎八方投資,而另一方面,太原市也面臨營商環境之難和產業培育之艱的困局。國企改革後遺癥難消,多部門輪番登門迫使企業掏錢,部分民企甚至被驅離和停產。

  此外,在產業培育短時間難以見效的情況下,城市基建及房地產行業成為拉動經濟回暖的強力推手,但此舉不僅在較低的居民收入和高房價、高庫存的矛盾間埋下隱患,在房地產深度調控過程中,土地流拍頻發也讓太原越發無所適從。

  太原,或對整個“煤海”均具啟示意義。

  國企改革後遺癥

  1984年就已參加工作的王衛國(化名)即將退休,但他沒想到的是,自己待了30多年的企業如今卻不再屬於他和一幫“老家夥”們,這讓他們難以接受。

  王衛國口中所說的企業名為太原市建築工程總公司第三工程處(以下簡稱“三處”),成立於1963年的這家集體企業在上世紀80年代達到輝煌,當時僅工人就有800多人,那時的他們甚至連工程都不用自己承攬,別人會主動先付錢再幹活,而現如今包含在冊不在崗、退休等卻僅40人左右,而在崗職工也僅20余人。

  彼時的王衛國剛參加工作,工資僅有30塊錢左右,和他一樣的大多數人也是從事裝修工作。“和現在的草臺班子裝修隊差不多性質。”王衛國說,“別小看這30塊錢,那時做公交車才2分錢。”

  據他介紹,企業成立之初,都是老人們用自己家鐵鍬、鋤頭等所謂的資產出資,才有了後來掙下的產業,因為施工頂賬和經營盈利,公司拿下不少土地資產,但隨著一步步發展,企業經營思路跟不上市場步伐,原先掙下的土地等資產被一點點蠶食和賣掉,公司至今已經淪為空殼,靠僅剩的一點房產出租度日,勉強能維持員工工資。

  但變故隨著一場太原國企改革不期而至,也讓他們走上了維權道路。“我們是集體企業,上級單位太原市建工集團未經職工們同意,就私自變更企業的投資方,成了太原市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工會委員會(以下簡稱“太原建工集團”)的資產,我們堅決反對。”王衛國說。

  但據記者查詢工商資料顯示,太原建工集團實際為一家從事建築行業的民營企業,何以控制了集體企業?

  據了解,太原建工集團原名為太原市建築工程總公司,其原職能是管理旗下的多家國有企業,後因2004年前後太原市開展大規模國有企業改革,市政府通過掛牌出讓國有資產將其改制為民營企業,而由其管理的旗下多家集體企業因歷史遺留等問題至今尚未解決。

  據太原市委市政府此前印發的《關於加快推進國有工交、商貿企業改革的實施意見》(並發【2004】1號文)顯示,為實現工業強市、扭轉國企改革滯後等問題,決定對全市70%的市屬國企完成改制,國有資本將從中小企業基本退出,調整職工勞動關系。其中明確提出,要實施“四個一批”,即轉屬改制一批、破產重組一批、搬遷改造一批、做大做強一批,而太原市建築工程總公司亦在其列。

  “改制之前的集體企業必須要有上級主管部門掛靠,但是太原市建築工程總公司改制為太原建工集團後的歷史遺留問題始終沒有解決。”主管部分國企改制的太原市城市建設國有資產經營公司(以下簡稱“城建國資公司”)相關負責人說,“從我們的角度來說,我們無權管理非國有資產。問題主要是管理體制不順,所以現在也不再主張講國企改制為民營企業了。”

  “我們已經向太原市紀委舉報,但至今沒有結果。”王衛國說。記者也向太原市紀委、太原建工集團發出采訪請求,但市紀委截至記者發稿尚未回復,而太原建工集團紀委書記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無可奉告。”

  不過,據王衛國等人提供的視頻資料顯示,太原建工集團工會主席此前表示,該工會並未為三處出資,對此事也並不知情。而太原建工集團黨委書記潘峰祖在回應員工質疑時卻表示,三處的工商資料為虛假註冊,並稱:“你們愛去哪裏告哪裏告,即便告到天上,也要掉到地上。”

  事實上,不僅是太原建工集團一家國企改革並不順暢,太原市的整個國企管理體制也較為混亂。上述城建國資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太原市光國有資產管理的職能部門就有三四個,且均為市政府直屬平級單位,性質基本類似,職能交叉現象較為嚴重。

  “我們管理的企業多是民生性質的企業,比如市政、公交、自來水等,原來有10多家單位,其中有4家已經改制為民營企業,現在還剩6家國企,而這些剩下的基本上是改不動的,聽說現在要推動混合所有制改革,但太原市還沒有文件下來。”上述負責人說。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一方面由於國企管理體制機制不順,另一方面企業經營思路老化,難以跟上市場步伐,這也導致現有多數太原市市屬國企基本處於“非正常狀態”,而企業員工方面也多出現低薪、工資停發和緩發狀況。

  據上述城建國資公司相關負責人介紹,太原現在遍地是國企,甚至很多菜市場也都是國企來經營,但現在很多國企的職工一個月工資也就是1000多元,甚至不少企業連工資、取暖費等都發不出來,企業多數處於半死不活狀態,主營業務基本停滯,只是因為還有國企的身份在,還能靠此前留下的土地房產等物業出租勉強度日。

  “但是現在不允許國企破產。”該負責人介紹說。其舉例稱,太原市國資委那邊有一個大型煤礦連年虧損,員工工資都已經欠下好幾個月,5月份的工資要到8月份才能發。而更有甚者,連一年3000塊錢的取暖費也要分5個月發。“原來山西紡織廠有幾萬名職工,破產後政府兜底給交保險,員工發到手的工資一個月只有幾百塊錢,後來市政府出臺政策推出一批公交安全員等公益性崗位,工資才1600元/月,但卻好幾千人來搶著應聘,只是因為後期不少人不符合條件沒有被錄取。”

  而記者從另一家國資監管單位太原市國有資產經營公司(以下簡稱“經營公司”)相關負責人處了解到,其旗下原有百余家國企,後經改革目前還剩下60多家單位,但目前還能正常經營的僅有四五家,且體量較小。“其他的企業都是不正常的企業,全靠當房東為生。”在記者試圖進一步采訪時,該負責人表示:“領導不方便。”

  國企老總怒踢局長大門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就太原市國有企業而言,除了多數因自身能力不濟和管理體制掣肘導致“僵而不死”外,如上述經營公司相關負責人所言僅剩下的四五家正常經營的企業也是負重前行。記者在當地老牌國企太原酒廠調研中了解到,在2013年之前該企業也是瀕臨破產,企業負債累累、人心渙散,員工社保欠繳也較為常見。

  “之前在廠裏基本看不到領導,那時的企業內耗嚴重,拉幫結派現象突出,而這種現象並非只此一家,所以整體上大家沒有擰成一股繩,也缺乏上進心,再加上管理思路有問題,外部企業一步步滲透,所以逐漸失去了市場。”見證太原經濟幾十年起落的太原酒廠相關負責人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如果光是內耗,則沒有精力去抓生產質量和市場,大家都覺得夠活就行。”

  太原酒廠於2013年前後業績好轉。據其介紹,新任領導上臺後主抓生產質量和產品升級換代,到2015年才正式把所有負債等歷史問題全部還清,甚至開始盈利。據了解,太原酒廠在去年營業額達3億元左右,僅利稅就已達6000多萬元。“現在領導們早上7點多就到廠,晚上8點多才走,就是個人企業也不見得這麽拼命,隨著領導開始下手幹活了,員工們也都開始認真了起來。”

  但是企業效益好了,麻煩接踵而至。

  “現在太原乃至山西的營商環境不是一般的差,到各個部門辦事要麽是死搬教條,沒有靈活性,要麽根本不擔當,哪怕有一點風險的事也不做,完全照本宣科,缺乏幹事的氛圍。”上述負責人說。

  據其介紹,尤其最近幾年隨著企業效益轉好,企業開始被各個部門盯上,甚至安監、環保、食藥的執法人員一天來幾撥,說是例行公事上門檢查,並且要求企業掏錢做各種檢測報告、評價報告,不堪其擾。“一年光掏這種錢就幾十萬元打不住,很多時候他們來檢查,我們不僅要陪著,還要送點煙酒,但因為我們是國企,老板不可能向民企一樣給他們塞紅包,所以他們就天天拿著執法證件來檢查。”

  “而且在做自費評價報告的時候,我們還不能找其他企業,必須是他們指定的幾家企業。”該負責人說,“雖然這些事情都不是很大,但是加在一起就覺得惡心,政府的相關部門沒有服務納稅人意識。他們很多人都覺得企業經營和他們部門沒有關系,他們照拿工資。前兩年因為企業經營持續虧損,我和政府有關部門溝通能否酌情減緩稅收,結果對方說‘你太原酒廠死活和我沒關系’。連我們國企都這樣,更不用提民營企業了。有時候我著急了,直接踢他們局長的門。”

  事實上也正如上述酒廠相關負責人所言,民營企業在太原生存更加艱難。

  經營廣告印刷行業三四年的趙明星(化名)連同設備等一起從太原萬柏林區搬回了老家呂梁交城,由於離太原並不算太遠,所以原來的老客戶還能維持。“當時說是涉及到環保不過關,所以房東接到政府部門的通知要求我們搬走,但實際上我們規模不大,也沒什麽汙染。”

  今年36歲的秦政委經營機械加工企業已經15年了,而他最近打算把企業關掉。

  “企業主要是給煤礦提供機械零部件,但現在煤礦行業不景氣,所以連帶我們制造業也不行了,企業也從原來的40多名員工銳減到個位數,但即便如此現在每年也平均虧損二三十萬元。”秦政委說,“現在煤炭上下遊企業基本都不景氣,關門的不在少數。原來我們給一家機械制造國企做外包供貨,現在連他們自己都發不出工資來了。”

  而談起打算關門的原因,除了市場不景氣外,環保部門步步相逼也讓其越發難受。“我們企業原來在市區,後來因為環保問題被趕到郊區,現在都已經搬到山腳下了那也不行。我們一個加工制造行業基本不涉及汙染,也就是有點噪音,而且也都通過了環評,但即便這樣也沒辦法。尤其是太原市明年要舉辦第二屆全國青年運動會,所以今年10月份後要求我們全部停工。”

  據秦政委介紹,現在企業都是偷偷地幹,遇到檢查就停工,而他自己現在已經很少去廠裏。“現在是不賺錢不說,關鍵是心情也不好,不順心。”

  “如果一家企業倒閉或關停可能是企業自身有問題,但現在太原市整行業整行業地消亡,這說明是政府的問題,比如輕工業、機械制造、冶金等。”上述太原酒廠負責人說,“之前煤炭行業形勢好的時候還可以,但一煤獨大的後果是一旦市場不行將拖累各行各業,所以現在只能是靠房地產來拉動。事實上,如果真的把煤炭行業做精細,吃幹榨凈也不至於現在這樣,但之前沒有人考慮,因為挖煤見效快,而要延伸產業鏈相比起來見效要慢一些。之前計算過,如果把煤炭每向深加工產業鏈延伸一次,就有2萬元的利潤,但是沒人做。”

  企業的不景氣也反映在統計數字中,其政府稅收收入和增速明顯降低,甚至出現負增長。記者梳理2013~2017年統計公報發現,在政府一般性預算收入中的稅收收入和增速分別為207.33億元、增長20.3%,222.55億元、增長7.3%,221.35億元、下降0.5%,220.38億元、下降0.4%,247.93億元、增長12.5%。

  房地產成救命稻草

  上述城建國資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太原近幾年房價漲勢明顯,而房地產業也可以說成為了主導產業,現在煤炭不景氣,高科技等行業也不多,生產制造業也因為環保問題等影響生產越多賠錢越多。

  “以高新區來說,雖然高樓大廈林立,但高科技的企業基本沒有,大都是靠物業出租為主。”上述城建國資公司相關負責人說,現在太原市大拆大建,政府負債較多,政府最大的收入也就是賣地收入,通過修路帶動周邊配套發展,進而影響土地和房價走高。“現在太原城市建設發展快確實帶來了外觀的變化,老百姓(603883,股吧)也覺得挺好,但下一任領導恐怕很難接盤,即便接盤,太原以後恐怕也是以還債為主而不是發展了。”

  事實上,也確實如上述人士所言。在2013年太原市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出,要做到“寧受一時怨,不挨百年罵”的責任擔當。

  而據記者梳理上述統計公報發現,2013年~2017年間,太原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分別為247.33億、258.85億、274.24億、282.69億、311.85億元;5年間預算支出分別為319.11億、322.70億、419.99億、424.07億、479.06億元。其各年預算支出均超過預算收入。

  此外,在大拆大建方面,記者粗略統計2013年~2018年太原市政府工作報告數據顯示,6年間,太原市僅道路方面就新建、改擴建主輔道路共計858條,平均一年改擴建143條道路。此外,在城中村改造中,據現有數據可查,太原市就有至少84個村被拆遷。

  據中國指數研究院提供的數據顯示,太原市自2006年至今,累計推出住宅、商辦、工業用地1757宗,其中2010年之前每年出讓土地較少,多在五六十宗,而自2011年以後,則年推地均在100宗以上,其中在2013年達到頂峰為262宗。而在土地成交方面也類似,13年間,累計成交1214宗土地,其中2010年之前均在較低位置徘徊,而2011年至今則年均在100宗以上,其中2013年達到頂峰為195宗。

  上述數據顯示,太原13年間通過土地出讓,獲得土地出讓金累計約為1430億元。記者註意到,土地出讓金在2013年~2018年(截至目前)攀升明顯,分別為165.27億、137.32億、147.90億、235.33億、287.27億、110.26億元。

  據記者統計發現,2013年~2017年的5年間,土地出讓金與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之比分別為0.67∶1、0.53∶1、0.54∶1、0.84∶1、0.92∶1。記者梳理數據發現,2016年~2017年,土地出讓金收入與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比值一直維持在高位,其中2017年土地出讓金更是接近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九成以上。

  據易居研究院數據顯示,太原市自2013年1月至今年6月,房地產庫存已經從675萬平方米攀升至1017萬平方米,其間雖偶有小幅回落,但整體態勢卻在不斷上升,房價也從8149元/平方米上漲至10313元/平方米。而據2017年統計公報顯示,太原市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為28935元。

  據《中國建設報》此前報道,因太原市政府對房地產精準調控力度不足,成為住建部約談的城市之一,隨後太原市政府出臺相關限購等調控措施。值得一提的是,住建部等七部委隨後聯合印發《關於在部分城市先行開展打擊侵害群眾利益違法違規行為治理房地產市場亂象專項行動的通知》中,決定在今年7月~12月,對包括太原在內的30個城市開展轉型治理行動。

  但據《中國經營報》於今年7月底刊發的《嚴查下的太原樓市:無證銷售、違規排號等亂象仍頻現》的報道顯示,捂盤惜售、變相囤積房源、違規預售等亂象難以遏制,而面對記者,有關部門也拒絕了相關內容采訪。

  今年8月10日,太原國土局舉行的土地拍賣會爆出冷門,相關8宗地塊全部流拍,令業界震驚。業內人士表示,在當前限購、限貸等房地產深度調控過程中,太原樓市前景不明,土地價格過高,房企對市場信心不足。

  統計公報顯示,2013年~2017年間,太原市GDP及增速分別為2412.87億元、8.1%,2531.09億元、3.3%,2735.34億元、8.9%,2955.60億元、7.5%,3382.18億元、7.5%。而三大產業比重也分別從2013年的1.6%、43.6%、54.8%調整為1.2%、37.6%、61.2%,其中第二產業比重下降6%。另據相關數據顯示,在中部六省省會中,2017年武漢、長沙、鄭州、合肥、南昌、太原的GDP比較中,太原處於末位,而前三名武漢、長沙、鄭州GDP分別高達13410.34億、10535.51億、9130.17億元,分別是太原的3.96倍、3.11倍、2.70倍。

  《中國經營報》記者就營商環境、房地產等問題向太原市住建委、太原市國資委、太原市環保局、太原市政府發出采訪請求,但截至記者發稿均未獲得回應。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