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10月外儲規模下降339億美元 跨境資本流動相對平衡

2018-11-08 07:14:18 21世紀經濟報道  顧月

  本報記者 顧月 北京報道

  2018年11月7日,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最新外匯儲備規模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0月末,我國以美元和SDR計值的外匯儲備都出現下降。其中,我國以美元計值外匯儲備規模為30531億美元,較9月末下降339億美元,降幅為1.1%;以SDR計值的外匯儲備為22089.86億SDR,較9月末下降35.37億SDR。

  為何10月份的外匯儲備規模出現下降?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11月7日就2018年10月份外匯儲備規模變動答記者問中指出,10月份受主要國家貨幣政策、全球貿易形勢、地緣政治局勢等多重因素影響,國際金融市場波動加劇,主要國家資產價格出現調整,在匯率折算即資產價格估值因素綜合作用下,外匯儲備規模小幅度下降。

  華泰證券(601688,股吧)首席宏觀研究員李超團隊認為,綜合考慮匯率和債券收益率變動,預計10月份估值因素的負向影響在150億-200億美元左右。

  估值因素是主因

  多位國際金融領域分析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影響外匯儲備的因素主要分為交易因素和非交易因素兩類。其中交易因素主要是市場主體買賣外匯和跨境資本流動,非交易因素主要是估值因素,即貨幣價格估值和外匯儲備所投資的資產價格估值。

  “10月外匯儲備余額下降主要受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動影響,而外匯市場供求則基本平衡。”外匯管理局相關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記者表示:“從跨境資金流動形勢來看,初步統計顯示,10月銀行結售匯呈現約30億美元左右的小額逆差,較9月收窄80%以上,其中個人凈購匯環比和同比均回落,企業對外直接投資、跨境融資都保持穩定;而貨物貿易維持一定規模順差,外商直接投資繼續流入。”

  而從非交易因素來看,10月份國際金融市場貨幣及資產價格則經歷了較為劇烈的波動。數據顯示,10月美元指數整體上漲了2.1%,十年期美債利率從月初的3.06%一度升至3.21%後回落,收於3.14%,全球債券指數總體下跌1.1%,因此非美貨幣和資產價格折算後,導致了外匯儲備數值上的減少。

  四川地區一位國有大行外匯業務經理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企業和個人的購匯情況還是比較正常的,而在海外銀聯卡普及後,因為旅遊而換現鈔的反而有減少。“其實10月匯率跌破6.9後,來換匯的反而變少了,至少從個人購匯業務來看,並沒有像2015底到2016年底那樣出現恐慌性購匯,而從企業購匯角度看,目前觀察到的是遠期結匯增加,遠期購匯減少,即表示企業對未來的貶值預期減少。”

  而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多家有進出口業務的企業也發現,在10月匯率出現較大幅度波動後,出口企業的操作反而更加謹慎,匯率中性意識有所提升。

  “進出口企業首先堅持的是財務中性原則,但相較於貶值預期,快速升值的影響會大一些,從今年年初到8月份,我們采取的避險手段主要是分批結匯、降低遠期結匯、提高遠期購匯。”福建地區一家電器進出口企業表示,“但8月提高遠期購匯風險準備金後,我們遠期購匯比例有所減少,而在9月底人民幣匯率破6.9後,我們則開始增加遠期結匯來對衝可能的升值風險。”

  此外,外匯管理局相關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外匯儲備的減少並不意味著外匯儲備購買力下降。“外匯儲備在國際金融市場上投資,會受到市場波動的影響,但這種市值波動往往只是短期因素,並不意味著外匯儲備資產長期購買力的變化。在外匯儲備投資過程中,已充分考慮各類貨幣和資產之間相關性和購買力特性,通過多元化的貨幣和資產擺布,盡量避免短期市場波動對外匯儲備資產長期購買力的影響。”

  外儲有望在波動中穩定

  10月的全球金融市場頗不平靜。在國內市場上,10月上證綜指即下跌7.75個百分點,人民幣匯率也出現較大波動,最低觸及6.97;在國際市場上,道瓊斯指數也下跌超過5個百分點,標普500股票指數下跌6.9%,歐元區斯托克50指數下跌5.9%,日經225指數下跌9.1%。

  面對更加復雜的國際金融環境,10月我國跨境資本流動也出現一些調整。中債登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0月境外機構在該公司的債券托管量為14425.52億元,環比9月份僅增加2.54億元,余額增速出現大幅度下降。

  “不可否認在匯率波動,貿易摩擦前景不明,中國股市、債市波動較大等情況下,外資對增持中國金融資產變得相對謹慎。但債券托管規模余額環比增速出現大幅度減少,不一定是表示外資增持速度大幅度下降,也可能是中國債券價格變動導致的規模降低。”上海地區某券商國際金融業務分析師表示,“目前中國金融市場正在積極擴大對國際資本的開放程度和投資便利度,預計海外投資者對中國金融資產的增持趨勢短期內不會改變。”

  據招商證券(600999,股吧)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預計,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上半年,受人民幣國際化和中國債券市場開放等因素推動,國際資本仍凈流入中國債券市場;但受美國長債收益率上行和美元有效匯率走強影響,國際資本流入規模增量可能出現收縮。

  “但需註意,國際資本最重要的特征之一是‘猴性’,其流動受經濟基本面、政策、地緣政治等多因素影響,在中國資本市場開放利大於弊的情況下,關註點不要聚焦在國際資本超預期流動帶來的負面影響,應多關註提升人民幣匯率彈性,加大債券市場深度等等改革措施層面。”謝亞軒表示。

  而對於未來外匯儲備和跨境資本流動變化,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在記者問中指出,雖然外部環境仍有較多不確定因素,但我國經濟基本面穩健,隨著我國經濟轉型升級和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有利於跨境資金流動平穩運行的條件依然充分,我國外匯儲備規模有望在波動中保持穩定。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